【劉怡君觀點】國民黨要有被討厭的勇氣

圖片來源: 中國國民黨 KMT


最近一份民進黨民調顯示,國民黨在年輕世代20-39歲的支持率只有大約7%。這個數字如果將機構效應列入考量,應可以再多上調三趴,但是總體而言,殘酷的事實是,年輕人支持國民黨的比率偏低,這也揭露了國民黨可能被新世代拋棄的危機。國民黨被年輕人討厭,和「中國威脅論」有密切關係。中國大陸近年快速崛起,威脅到歐美國家利益,加上狂人川普的單邊主義,以及新冠肺炎擴散蔓延的影響下,許多國家紛紛加入美國領導的反中浪潮。當國民黨仍堅持台海兩岸法律定位求同存異的「九二共識」時,自然被對手貼上「親中」的紅標,成為可恥的「中共同路人」。

從「反共」變「親中」,路線錯亂?

令人好奇的是,為什麼國民黨在兩蔣時代堅持「反共」,現在卻被貼上「親中」的標籤?若撇開政治外交策略考量,單從歷史文化情感的角度來探討,這樣的路線移轉多少與台灣和中國大陸在守護中華文化的角色改變有關。

從李登輝1994年實施教改,鼓勵本土化,直到陳水扁執政和蔡英文的親美抗中,一脈相承,秉持「去中國化」路線。這二十多年來,教改除了將中國歷史與台灣史分開編撰,且前者的授課時數和課本內容大幅刪減,還刻意省略巨觀歷史脈絡,偏重某些微觀本土歷史事件。然而,歷史就是文化的奶水。當切斷了台灣與中國歷史的臍帶,中國成為「他國」 甚至「敵國」,年輕人對中華文化的認同感自然低落如江河日下。

反觀對岸這二十年,中共卻逐漸從文化大革命鬥爭知識份子、破壞中華文化的廢墟中慢慢覺醒,政府帶頭號招重建傳統價值、宣揚中華文化,目前全球一百五十多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超過五百多所孔子學院,雖然許多文化推廣背後有其政治考量,但是在這樣的時空轉換下,當台灣用各種「轉型正義」,以近乎「台式文革」的手段和中華文化切割時,中國大陸正好重拾中華文化,成功的取代了台灣身為中華文化捍衛者與傳承者的角色,讓許多認同並熱愛中華文化的海內外同胞,難免產生矛盾情感。

國民黨的核心價值是「捍衛中華文化」和「守護中華民國」

敗選後的國民黨亟欲順應「反共」主流浪潮,擺脫「親中」的「九二共識」,但卻在逐浪中迷失自我。一個政黨組織如果沒有中心思想和奮鬥的核心價值,其實並沒有結集為組織的必要性。國民黨若要持續生存,應該要找到永續核心價值和中心思想才行。國民黨身為中華民國的開國政黨,理當視捍衛中華文化與中華民國存亡為己任。也就是說,國民黨和民進黨最重要的區隔就是「一個中國」、「捍衛中華文化」和「守護中華民國」的價值理念。如果國民黨抓住這個核心價值,當中共對台灣文攻武嚇,威脅中華民國安全時,國民黨理當站出來守護中華民國。當中共願意和平共榮,一起捍衛中華文化時,國民黨理當尋求共榮解方。如果和平統一是國民黨的長遠願景,當中國大陸願意與台灣談判時,那麼就算可能會被貼上「親中」標籤,又何懼之有??當中國處處打壓中華民國國際生存空間,以武力威脅中華民國,那麼就算會得罪北京政府,「反共」又何懼之有??然而現在的國民黨敗選後核心價值動搖,因為害怕抵觸主流民意,不敢堅持一個中國與捍衛中華文化,但卻又在該表態反抗中國武力威脅時多所顧忌。

要有被討厭的勇氣

當一個政黨失去核心價值,只為勝選目的而迎合主流民意時,最終會被民意唾棄。許多人說,國民黨遠離主流民意。這話似是而非。國民黨身為在野黨,本來就已經不代表「主流民意」。在野時若政治路線上想要爭取主流民意,就只能和執政黨靠攏了。因為執政黨就是被當下「主流民意」票選認可的政黨。如果為了抱緊主流民意,跟著民進黨「去中國化」,恐怕順了民意,卻會失去自己的靈魂,成為有體無魄的附隨雞肋,不但無法爭取到年輕人的認同,反而有可能失去原有黨員,加速泡沫化的腳步。因此,在野時,要有被討厭的勇氣,不需在「主流民意」中丟掉自己的中心思想和核心價值。要知道,只有社會、經濟民生相關議題需要以民意為主。組黨的政治理想和意識形態本來就無關乎民意,那是一種價值與信仰,是長遠奮鬥的願景,不是因主流民意而隨波逐流的話題。所以,國民黨的價值是否符合「主流民意」是個假議題。

我國民黨,我驕傲!!

當國民黨黨員羞於在公開場合承認自己是國民黨員時,黨魂已喪、黨命已病入膏肓、危在旦夕。其實,要找到國民黨核心價值與重建黨員的驕傲感並不難。兩岸之間最大公約數就是中華文化,而能在台灣延續中華文化香火、推動台海和平統一的唯一希望就是國民黨。國民黨應該看重自己的歷史使命與角色(identity),並了解到國民黨存在的重要性。當內部共同核心價值鞏固時,才能形成共同努力的目標(此奮鬥目標不該只是表層選舉上的勝選,而是底層意識形態與理念);當核心價值與奮鬥目標明確時,才能有被討厭的勇氣,不在「主流民意」漩渦中失去方向。當角色與路線清楚時,才有可能凝聚共識者,產生使命感與認同感,為黨的生存奮鬥,以身為黨員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