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璽觀點】從川普到木蘭-美國徹底個人主義的特徵與反思

圖片來源:Donald J. Trump


川普是一個非典型政治人物,但是觀其言行,遠不必至「人焉瘦哉」的地步,就能知道川普是一個標準的徹底個人主義奉行者。根據許烺光的研究可知,徹底個人主義乃是美國人的標誌國民性傾向,因此川普不斷強調美國優先,美國第一,讓美國再次偉大,他是美國歷史上的偉大總統;甚至是他感染了新冠病毒,他宣稱他在美國卓越醫療團隊的幫助下,「治癒」了這次感染,「打敗」了病毒等等言論,都是美國徹底個人主義的一種表現。在筆者看來,美國的其他政治人物,在徹底個人主義傾向這一方面,只是通過一種繁瑣的程序,以較為含蓄潛藏、讓他人比較可以接受的方式來表達,而在本質上,他們與川普沒有什麼兩樣。若非如此,他們也不可能爬到這樣高的領導位置,因為美國人民不會答應讓一個不具備徹底個人主義思維的人當他們的領導者,這就是美國人的基本國民性。

美國的徹底個人主義的最基本特徵之一,就是自我依賴。在美國社會里,一個不能依靠自己生活的人,被稱之為不能適應環境者。徹底個人主義強調自力更生,但是沒有人真的可以不必依賴他人而獨自生活。由於無法真正否認其他人在個人生命中的重要性,自我依賴這項美國人的基本價值觀便產生了矛盾和嚴重的問題,這種矛盾的情況,所帶來的最普遍的問題就是缺乏安全感。由於缺乏安全感,使得美國人在兩種人際關係上缺乏常續性:一種是天生命定的關係,例如:美國人成年後,不管是否有生活上的實際需要,絕大多數人均會離開父母,另行創建家庭或是獨居;另一種是後天獲得的關係,例如:相對頻繁的離婚次數與變換商業合作夥伴。在國際關係上,則是毫不猶豫的根據自身需求,而變換合作或是打擊對象。

為了調和這種持續與同儕競爭的傾向與內心的不安全感,美國人會選擇歸屬於某個特定身份的團體。弔詭的是,具有「徹底個人主傾向」的美國人,此時會選擇順從所參與團體內同儕的習尚,否則將因為無法在這個團體內生存而喪失了參與競爭的機會。此外,這些同儕體對於提升和維護其身份也具有關鍵性的作用。徹底個人主義的另一現象,就是對種族與宗教的偏見。以前我們並不瞭解,為什麼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國度,會有如此嚴重的種族與宗教偏見。但是當我們認識到徹底個人主義與順從之間的關連性後,此一迷惑即撥雲見日。在一個充滿競爭的社會裡,人們必須力爭上游,以確保自己的位置能夠不斷前進或是至少不後退,為了維持自己的競爭力,加入一個團體或是維持團體成員的身份,以及順從,甚至是迎合這個團體的習尚,變得非常重要。參加或混跡於較低層級的團體,將會減損自己的社會地位,使自己的競爭力下降。

徹底個人主義在人際關係上有虛幻主義傾向,亦即以自我為中心,以自己的想像去塑造世界,力圖超越所有的障礙來提升自己,為了能夠提升自己,他甚至會願意忍受順從以達到目的。對於那些地位比較低的人,他會施予慷慨照顧,並要求他們必須符合他的期望來表現。他絕不忍受那些地位比他低的人要求與他平起平坐,如果地位較低的人有想凌駕於他之上的企圖,在必要時,他甚至會訴諸武力來確保自己的領先位置。徹底個人主義的這種虛幻主義傾向,也被美國延伸到國際關係上來,美國絕對無法忍受他與他所處的社會在國際上處於落後位置。在說明徹底個人主義在人際關係上所顯現的特點後,讀者對美國是如何考慮國際關係這一方面的問題,當有心領神會的感受。

2020年9月,全球上映了美國迪士尼公司拍攝的真人版《木蘭》;這部經過改編的電影,引起了廣泛的討論與爭議。有關這部電影的爭議,十分適合用來展示中美社會有關成功與英雄,以及男女性別之定位異同。中國語境中的《木蘭辭》,傳達出的意念清清楚楚,此乃以孝之名代父出征,因而得以傳誦千年;而「孝」正是以情境為中心的中國人之核心樞紐價值。

然而美國迪士尼的製片團隊並不考慮木蘭對中國社會的意義與價值,而是將美國社會的時代女性英雄形象,移花接木到了中國古代的木蘭身上。觀乎全片,美國迪士尼版的「木蘭」,傳達了以下兩個核心價值:

一、loyal、brave、true(忠誠、勇敢、真實):這三個英文字所對應的均是美國社會的英雄品質。劇末,美國迪士尼版的木蘭雖被添加了中文「孝」的品質,惟其對應的英文台詞,卻不是filial piety(孝),而是devotion to family(對家庭的奉獻)。這是因為在美國社會中,並沒有「孝」這樣的傳統。在中國人所盡知的「孝」,在美國社會中找不出對應的概念,因而美國人只能將「孝」解釋成了是一種對家庭的奉獻。

二、徹底的個人主義與女性主義:美國的電影套路都十分接近,一個英雄,或是少數英雄合作,就能拯救一個城市,一個國家,乃至於整個地球。美國的迪士尼版木蘭,很像是由中國女性演出的另類版「美國隊長」。劇中對女巫的同情與女性在男性社會中的重新定位與被肯定,乃至於最終被國家的最高權威委以重任,均透露出了濃厚的徹底個人主義與女性主義色彩的意象。若是推遠一點來看,美國迪士尼版的木蘭,更像是15世紀初率領法國英勇抵抗英軍,最後被英軍以女巫罪名燒死的法國民族英雄聖女貞德。

許倬雲在《美國六十年滄桑:一個華人的見聞》一書中,對美國的徹底個人主義傾向的分析和評判俯拾皆是。美國的起源是清教徒尋找自由土地,他們以決絕的勇氣,在一片全新的大陸上拓展領地,建功立業。但是隨著時代的變化與知識的普及,信仰對民眾的約束越來越小,個人主義與資產階級制度中的逐利本能高據上風。在勝者為王的競爭中,「個人主義」逐漸淪為獨佔和自私,成為美國的國家氣質,拋棄基督教核心價值觀的美國人,逐漸變化為「徹底的個人主義」。這種個人主義的失控,體現在市民生活中,是極度的享樂主義;體現在民主政治中,則是用情緒投選票的美國至上主義。美國的主流社會,赤裸裸的採取著雙重標準,偏見是隨處可見的。而美國社會的弊病禍源,即在於一個已經實質遠離了他們最初信仰的,缺乏制約的「徹底個人主義」,以及與此焦不離孟的雙重標準與偏見。

對一個仍然具有理想性,但是卻受到徹底個人主義戕害至深的美國社會,我想正處於風口浪尖的中國大陸與臺灣,不管是執政當局或是民間,都應該在瞭解美國的基本國民性之後,審慎以對。暴虎馮河只能顯示出自己的無知與洗刷不掉的義和團氣質,在這一點上,不僅適用於中美關係,也適用於兩岸關係。管見以為,治療美國徹底個人主義的藥方,其實美國人的祖先自己就有,那就是深切的反思與求索,十六世紀渡海到新大陸的清教徒們的心思意念與核心價值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