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觀點】川普敗選,菅首相仍須堅定「自主外交」

圖片來源:菅義偉 維基百科


據《共同社》報導,在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當選的情況下,日本將暫緩首相菅義偉的首次訪美行程,直至明年1月20拜登就任。此是否意味菅內閣在美國總統大選中,偏好現任總統川普連任,亦或看淡未來的美日關係?其實不然,川普2016年當選之初,安倍即異於過往對美外交的操作,在川普就職前訪問紐約,赴川普大樓(Trump Tower)與候任總統進行會談,應是日本對非典型政治人物川普的陌生與缺乏信任,為顧及日本外交的基礎,安倍須預作因應。

拜登主政美國,雖非「歐規拜隨」,但曾為歐巴馬總統的副手,日本對拜登並不陌生,且前美國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歐巴馬政府的印太政策核心幕僚坎貝爾(Kurt Campbell)可望進入白宮輔政,其對日及印太政策亦不致令日本嚇一跳。

因此,菅義偉上次後的首次訪美無須急於一時,可由日本相關省廳官僚或政務官先行與拜登的治國團隊接觸,蠡管美中關係的未來走向,預劃日本外交政策的調整,再由對外交事務較生疏的菅首相粉墨登場。

哈佛大學榮休教授傅高義警告指出,由於川普之前的紀錄太差,敗選後,不知會採取怎樣的舉動,「全球須慎防11月3日到明年1月20日,美國總統交接的權力空窗期,此將是一段非常危險的時刻。」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警告,川普連任受挫,美國將面對現代政治史上「最瘋狂的72天」。在川普僅餘約70天的任期中,日本須謹小慎為,以避免個性難以捉摸的川普在卸任前出招驚人之舉。

其實,川普所持「美國第一」不僅使得美中關係不睦,亦動搖戰後美國所建構的同盟體系。拜登批評川普貶低、削弱,並在某些情況下拋棄美國盟友及夥伴,川普發動敵我不分的貿易戰,傷害美國中產階級。此外,川普退群國際多邊組織亦損及美國與盟國間的關係。在「唐納德.晉三」的熱絡中,潛藏日本對川普的不信任。

拜登認為,美國占世界經濟的25%,但美國的手指戳到其所有盟國的眼睛,不利於形成對中國的國際壓力。拜登在勝選演說中矢言,恢復美國的靈魂,重新贏得全球的尊重。日、韓及北約等盟國亦期待拜登能恢復美國在國際的領導角色,修補與盟國的信賴關係。

菅首相祝賀拜登當選時,期待與美國進一步鞏固美、日同盟關係,因「唐納德與晉三使同盟更偉大」(Donald & Shinzo Make Alliance Even Greater)僅為安倍首相應對川普的「建前」(客套話),難掩在「美國第一」下「同盟萎縮」加速的事實。

菅義偉想為拜登外交「初登場」的座上賓,重修美日同盟中無可或缺的信實,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Paul Krugman)認為,拜登想撥亂反正,修復「川普主義」(Trumpism)對「美利堅治世」(Pax Americana)的破壞並非易事。川普陣營策士史密特(Steve Schmidt)直言,「川普敗選,但川普主義可沒輸」,政黨輪替不是仙女棒,「川普主義」仍將在美國社會餘波盪漾。菅首相仍須謹慎盤算對美外交的可能風險,堅定「自主外交」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