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觀點】國臺辦應該勇敢駁斥陳明通

圖片來源:大陸委員會 FB


五年前馬習會登場時,馬英九的身份是臺灣領導人,習近平是大陸領導人,當時國臺辦發佈新聞稿,標題是:「兩岸領導人習近平、馬英九將在新加坡會面」,內文強調:「會面雙方以兩岸領導人身份和名義舉行,是雙方商定的。」此一「兩岸領導人」的身份定位,在中共的官方言行裡一直沿用。

能把馬、習的政治頭銜談成平等、互敬的兩岸領導人,難得的談判成就,當時主談的陸委會兩位強悍、美麗女將功不可沒,其談判紀錄陸委會當然有存檔,證明馬習會的定調,絕不是中央領導召見地區領導。
馬習會五週年,北京舉辦座談會,張志軍與劉結一的公開發言持續「
兩岸領導人歷史性會晤」的定調,但國臺辦事後發佈文字,分別在劉結一與張志軍的稿子都加了上「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臺灣地區領導人」的稱呼。民進黨應當感謝國臺辦做球,讓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援以將兩岸領導人定性為中央與地方的關係,陳主委不只一次說:「這是大陸官方把馬習會定調為中央對地方領導人的會晤。」

從馬英九任職總統到離職至今,涉及兩岸關係定位,民進黨總是迎合中共的定調,拿中共的話來否定國民黨的定調,把大陸政策下的兩岸關係扭曲為中央對地方,如今再次從陸方的話語裡抓到把柄,把馬總統稱為馬區長。當中國時報記者藍孝威在國臺辦記者會一再質疑該單位「畫蛇添足」,問說國臺辦這麼做有何特殊考量時,其發言人朱鳳蓮只重複:「兩岸領導人會晤得以實現,是建立在九二共識的共同政治基礎上,體現了平等協商的精神。」

朱鳳蓮嘴巴吐出的「兩岸領導人會晤」、「平等協商」,傳播效果上弱如蚊鳴,她應該直接了當說陳明通講錯了。

國臺辦不敢駁斥陳明通,因為國臺辦自己有錯。若說習近平是大陸地區領導人,則稱馬英九為臺灣地區領導人,這沒錯;頭銜對不對,要看發言的脈絡與語境。二〇一二年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赴陸講了「一國兩區」,在臺灣引起爭議。為他辯解的人說,憲法規定,中華民國就是分自由地區和大陸地區,據此訂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吳伯雄只是重述法律規定。問題是他人在大陸,話是面對胡錦濤講的,他應該把「一國」講清楚是中華民國,這才是國民黨員應有的立場,至少也要講說,他認知的一國絕對與中共不一樣。針對此事,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賴幸媛在立法院定調為「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風波才逐漸平息。

吳伯雄昔日的「一國兩區」,與當今國臺辦稿子上的「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臺灣地區領導人」,不只放在兩岸脈絡上大錯特錯,放在國際上也不對。當全世界提到中國多認知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時,對於「一國」與「一中」,臺灣方面必須強硬表態中華民國的憲法立場,高聲喊出中華民國。中國大陸必須尊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若沒有中華民國,源自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也就沒了。大陸到底還要不要九二共識?

國民黨執政時,總統馬英九幾次說,一中就是中華民國,「沒有第二種解釋」;陸委會主委賴幸媛與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也強調:「九二共識對我們而言,指的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中指的就是中華民國,沒有第二種解釋」。對於臺灣方面「沒有第二種解釋」的講法,大陸頗有意見。陸方官員說:

「如果我們也說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第二種解釋,那雙方不就弄僵了?彼此都沒有轉圜的餘地。」

大陸官員希望兩岸基於對等原則,雙方語言都可以留下一些可以各自解釋的空間。當時我回應:

「共產黨國際上打壓中華民國,連奧會也不能用國旗,民進黨蔡英文主席則說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共產黨和民進黨聯手讓中華民國不見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的立足點不平等,你們無須強調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但處境弱勢的我們就必須強調一中是中華民國,這才是對等原則。」

我強調的是中華民國的具體處境。

朱鳳蓮面對中時記者藍孝威的追問為何迴避?藍孝威也曾追問內政部長徐國勇「說瞎話」,徐部長無能以道理回辯,就理不直而氣壯地罵藍孝威客氣點。或許朱鳳蓮的怯弱是自知理虧。

在人口眾多的中國大陸,能進入國臺辦工作,都是萬中選一的人才,畫蛇添足這種事不是聰明人應該做的,也是貶低了國臺辦自己承辦、促成的重要成就。王毅當國臺辦主任時,他說每天都看自由時報如何罵大陸,該單位領導如此熟悉臺灣輿情,單位成員當然對臺灣輿論生態與脈動多有體會,國臺辦刻意貶抑馬習會,讓臺灣人更厭惡中共政府。

畫蛇添足,或許因為國臺辦不在乎臺灣民心,嘴巴說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冀望於臺灣人民,心裡想的是,透過美國控管臺灣,是通往臺灣總統府最便捷的路徑,反正只要大陸多採買美國貨,白宮就會幫忙管著蔡英文總統。若是如此,臺灣更應看清楚,在兩岸關係裡,臺灣不是大陸的優先考量,大陸在乎的是兩岸關係的美國因素,臺灣沒那麼重要。

畫蛇添足,或許因為大陸內部政治因素,官員寧左勿右。習近平曾當著馬英九說出「你們『總統府』」,王毅曾公開說「臺灣新的執政者…願接受他們自己『憲法』規定」,這種著重大方向但不拘細節的從容,今日國臺辦比不上,也不敢比擬。

大陸政府體制的謹小慎微,與大國風範格格不入。中國大陸作為一個文明,在形式主義下抹煞了許多創見。一國兩制,就是具體的例子,鄧小平強調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並存,背叛了馬克斯、列寧,為現實找出路,何其大膽。但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催生了港獨,中共沒有勇敢面對香港治理失敗的事實,只會推給外國勢力的介入。面對臺灣,習近平提一國兩制臺灣方案,中共智庫學者們馬上寫文章強調「一國」,忽略「兩制」,指稱「邦聯」、「聯邦」都是一國兩制的誤區,不是一國兩制。學者們也拼命強調,一國兩制下,「中央」與「地方」是授權關係,不是分權關係。

若一國兩制下臺灣是地方,北京是中央,何需討論什麼一國兩制的「臺灣方案」,持這類主張者,把習近平的話當屁。當代中華民國的地方自治與行政法,趨向把中央政府和地方市、縣政府的關係界定為分權而非授權時,大陸法律學者面對高度政治的兩岸議題,還在談落伍的授權觀念。一國兩制在臺灣沒有政治市場,因為是中共提的,臺灣人民直覺就不喜歡,也因為對臺系統一直踐踏一國兩制,硬要把一國兩制描繪為猙獰的面目。糟蹋一國兩制還不夠,現在連馬習會也要糟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