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廷禎觀點】為了國民,請國民黨拚起來、撩落去

圖片來源:江啟臣臉書


國片KANO有句經典臺詞「怕輸,那就想辦法贏啊。 想贏就快攻吧!」應該是此刻最該牢刻在每位藍營黨公職,也是中間選民、討厭民進黨的選民心中不斷吶喊的一句話。

今年九月,江啟臣在全代會上,透過發表會的形式宣傳組織改革的功效、黨的定位,氣象一新,頗有科技公司產品發表會的模樣。就像3C產品的發表會,由於往往夾帶新功能、突破性的使用體驗的內容,令不少年輕族群甚至熬夜觀看,就為了搶收第一手的資訊。

國民黨歷經政黨、青年支持率雙雙探底的挫敗,終在美豬一役,無論從健康權益抑或對美經貿談判角度,打出一定成果。然而,要為藍營現在的改革進展評價,國民黨的議題回應能力,還差了一點魄力與勇氣。

猶記清末國勢衰頹之際,為救亡圖存,有識之士發起多次救國圖振的改革運動,在層次上可分為器物、制度和觀念三個層面。首在英法聯軍及太平天國運動後,開展了以「師夷長技以自強」為目標的自強運動。

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的設立標誌了改革運動的興起,除掌管對外事務,是時各製造總局、兵工廠及福州船政局等帶來的洋槍大砲與新式船艦,著實讓人耳目一新,同時,同文館等機構的設立,也被賦予培養更多外務人才的期待。然而,長達三十五的自強運動,在腐舊思維、官僚主義、舊式管理以及缺乏決心的重層矛盾下,終究曇花一現。

實際上,藍營現階段的改革,包括軟性行銷、數位化及國際事務的處理,或許有幾分亮眼之處,但與清末洋務運動的邏輯及作法,都有幾分神似,距離讓年輕人與中間選民突破傳統國民黨的想像、理念與路線的目標,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資訊時代的來臨讓議題更迭已在質量上根本改變了政治的回應循環,新一代的政治更重視的是「設定基調,球來就打」,太多的理論與艱澀的政策辯論對自身支持者都難以消化,遑論中間選民。然而國民黨根深蒂固的「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文化,讓黨本身在面對足以影響黨整體形象的議題時不是無語就是遲緩,面對根本就理虧的執政黨,槍不撿就算了,還時不時被該輸的民進黨搶占道德高地,回頭還賞一記暴擊。

舉年中爭鬧不休的考監爭議一戰為例,當國民黨黨團在立院拿著酬庸與廢考監等標籤與綠營爭打地頭破血流。但到了七月,黨內各方歧見再起,「有所保留」、「態度丕變」甚者「失和」一再躍上新聞版面,黨版共識難產,不僅黨籍立委不知如何宣傳與回應支持者,最終還奉送民進黨回應解方。

其實,考監廢不廢自有優劣,本無絕對之是非黑白,然綠營既已將人事酬庸塞好塞滿,承擔修憲議題壓力的就不會是國民黨。政黨攻防需要議題及立場設定,方有後續的輿論戰、議事、文美宣甚至群眾教育等政治攻防。黨籍政治人物帶頭喊打,結果拔劍四顧心茫然,黨體系則怨嘆前線不受控如自走砲,同室操戈,實在可惜可嘆。

再舉去年影響總統大選甚鉅的香港議題為例。香港議題原是去年蔡英文的政治提款機,文青修辭與美麗空話成功使民進黨政府豎立正邪兩分的政治氛圍。但隨著口惠不實的空話政策露出馬腳,大啃港人「人血饅頭」標籤一出,本該撿槍之時,國民黨的回應又來的太遲太慢。

五月底,民間團體辦理撐香港活動。當陳以信代表國民黨團出席時,現場一片噓聲,但在他不斷呼籲蔡政府提出制度化庇護機制,並提出港澳條例修正案的時候,確實開始為國民黨在香港議題上止血,甚至開拓了立足點。逐一檢視當時出席各黨代表,僅有民進黨未在立院有任何動作,但綠營當時亦是既不害臊、也不遮掩。

六月底,國安峻法一出,馬英九基金會主辦的「奔騰講堂」當日就邀請左正東、廖元豪、施威全等人嚴加批評並提出對策;直至九月,林奕華再提出要求建立情勢報告及建立應急方案的修正案。至此,國民黨實際上已是備足子彈,誠意實質兩樣不缺,就少了一點勇氣與聲音,沒踢出臨門一腳。然而,到了近期香港大抓捕,外國媒體爭相關注之際,除江啟臣及林奕華少數出聲聲援,國民黨再次在各種躊躇中失去角色。

有人說,在野黨資源少、沒有空間及沒有舞臺云云。但,國民黨該知道,選民的政治信任與攻防話語權,不會平白奉送在野黨。政治除了專業,更是一門行銷學,在野的執政包袱少,更有開拓客源的空間,毫不需要羞澀躊躇,拍桌吶喊更是挺身捍衛基本價值的最起碼政治行動,怕什麼?

主事者莫忘,國中公民課本就已教過,政黨的一般性功能包括公民利益的表達、整合以及社會化的動員,然而,缺乏決斷的目標與策略擬定,後果輕則個體暴衝,重則變生肘腋、自亂陣腳。敢於決斷,並非如綠營般無理衝撞,而是謀定後動,出手便是掩其無備。明明多次選定了正確的戰場,也做出了正確的論述,卻只亂揮一拳便打退堂鼓,豈不可惜?

一個大無畏、捨我其誰,精於謀略、敢於決斷,勇於衝撞的在野黨,不只是藍營黨公職或支持者的期待;有志之士、中間選民,甚至所有討厭民進黨的選民也在等。自強運動的粗淺、保守與自我侷限最終使清廷輸掉了臺灣。國民黨改革之路漫漫,為求健康的民主政治與監督原則,國民黨可沒有輸掉臺灣民心的本錢。想想國民黨的黨名,為中華民國的「國民」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