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履中觀點】美國優先換保障?同理心恐掏空臺灣

圖片來源:中國國民黨 臉書粉絲專頁


對美國政治人物而言,美國優先是再合理不過的訴求,可是這卻不該是中華民國政府官員,在臺美交流時所抱持的原則。當經濟部長王美花說,要用同理心看待拜登新政府不考慮簽訂新的貿易協議,作為即將冒著食安風險,接受帶有萊克多巴胺美豬進口的臺灣民眾,看到賠上健康風險,卻又換不到好處的政策,難道只能支持?而在談判桌上面對來自美國的壓力,其他國家是不是也都直接投降呢?

其實,國與國之間的交往,向來沒有以他國利益優先,替人設想的道理。以開放美豬來看,鄰近的日本、韓國、中國大陸,在談判的過程中,無不想盡辦法守護國民的健康。以日本為例,雖然帶有瘦肉精的美國肉品早在2004年就已經開放,但是日本從政府到民間,透過標示和宣導,有效建立起消費者保護機制,阻止了較低價的美國肉品佔據日本市場。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也同步尋求更健康的肉品進口來源,積極與加拿大和其他國家簽訂肉品協議,確保進口肉品價格穩定,並建立起消費者食用習慣。日本的做法,當然不是美方所樂見,所以在2019年底所簽訂的日美自由貿易協議中,被美方施壓要求逐步移除保護機制。同樣依賴美國保護的日本,雖然最終仍難擋美國壓力,但官方和民間的努力,至少為日本消費者爭取到十多年的調整時間,也因此就算現在帶有健康疑慮的美國肉品進口,日本消費者也早已做好了準備。

不只是日本政府在美國壓力下想盡辦法守護國人權益,從中美貿易談判當中,也可以見到中方保障國家利益的不同手法。根據中美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中共政府看似接受美國要求,願意開放帶有萊劑的美豬,可是仔細研讀協議的文字,就會發現中方雖然在協議中同意美方加入要求以國際標準開放萊克多巴胺肉品的條款,但是在後半部,中方加入附加條件,要求美國肉品必須先經過由中美雙方共同建立的食安檢驗機制進行最後篩檢,合格之後才能放行。然而,在條約中所謂的中美共同建立檢驗機制,完全沒有設定時間表,換句話說,這是中共政府的緩兵之計,只要審查機制一天沒有建立,美國肉品就難以進口中國。為了要盈利,美國肉商根本不願意等待審查機制建立,所以,從去年開始,全美各大肉商都宣布不再使用萊克多巴胺,寧可提高成本,也要換取及早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與美日談判不同,中方用廣大市場做籌碼,表面上讓美國政府爭取到開放的契機,但實務上卻是以拖待變,迫使美國肉商為了利益做出調整。這是中共政府在談判桌上捍衛自身利益的手段,可惜部分臺灣政治人物將此協議片面解讀,合理化臺灣開放萊豬的決定。

坦白說,不論日本或是中國大陸,國家實力不同,市場大小也有差別,但是在面對美國的談判過程中,根本的原則都是在捍衛自己國家的權益,絕對不可能在談判桌上,用同理心接受對方全部的要求。臺灣確實不大,可是中華民國的國力,並沒有弱到在談判桌上必須全面退讓。透過各式內外宣傳,政府一方面要民眾相信臺灣有能力走出國際,可是另一方面,當政治人物真有機會守護臺灣利益對外談判的時候,卻又完全看不到在國內慷慨激昂捍衛臺灣的霸氣。既然美國是臺灣的盟友,臺美關係又是史上最佳,未來面對拜登新政府,應更有自信的要求美國理解臺灣的需求,為了臺灣利益,就算困難也要嘗試。為政者該捫心自問,要求臺灣人用同理心看待銷售萊豬、大批昂貴武器給臺灣的賣家之前,是否有先將同理心用在自己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