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雅娟觀點】教育不只是培養菁英

圖片來源:Flickr


「行行出狀元」,這句話不陌生,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聽過。社會上不能只有菁英,它需要靠大家分工合作才能夠運轉。當老天爺賜予你這個生命的同時也賦予你這輩子的位置,每個人擁有屬於自己的「專屬位置」,只要能夠在自己的位置發展到發光發熱,我想這輩子也精彩充實。

但,為什麼許多人(尤其是教育決策者)眼睛看到的都是「菁英」?為什麼每次談論教育問題時,菁英的理想往往壓過平民的需求?這些年談的教育改革,講了許多理想,說是要讓學童擺脫技術訓練,在全球化時代培養更多知識與文化素養。但,這些觀點,有多少是從基層、底層人民「多賺點錢」、「改善生活」的角度出發呢?

教育的主要目的,並不是在培養每個人成為社會菁英—畢竟菁英永遠是少數。教育最大的目的,是在協助每個學生「正向發展」,陪伴學生走在正規的軌道上。不管是哪一條路線,只要是正向的路都是好事。在此之上,給予學生最起碼的謀生能力—包括適應這個社會。有人當醫生、律師、教師,也有人當市場攤販、工地工人、清潔員等等,理想上來說,職業不分貴賤。但是許多臺灣人心中還是有一把評價高低職業的尺。同樣都受過國民教育,為什麼他是菁英我是基層?人人都想成為社會中被看得起的一份子,想當上層、領導者,但現實社會卻不可能如此。為什麼?我只能很現實的說,跟你出生的原生家庭有太大的關係了。教育社會學的研究指出,單靠教育,很難大幅度翻轉階級;相反地,大部分時候,教育體制是複製了階級—能夠讀頂尖大學,將來走向所謂菁英之路的,多半都有著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庭結構。但你也不用抱怨命不好,而是要「認清自己,做自己」不受風吹而草動,活出自己這輩子的色彩。不用念茲在茲要作「人上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觀念,已經荼毒了我們太久。它也使得所有的教改都窒礙難行,走一步退兩步!

臺灣的教育界人士與社會領導階層,經常倡議一種觀念:教育學習不要太功利,培養好自己的分析欣賞能力,充實自我最重要,「不要窮到只剩下錢」!這句話當然有它的道理存在,但是有另一群人聽到這句話,恐怕也很無力。生活在都市城鎮的人,與住在山林或偏遠鄉村的人,基本上是兩個世界!生活富裕,家庭收入穩定的孩子,無法體會「下一餐在哪裡都不知道」的困苦生活!舉一個我看到的實例:在臺灣偏遠山區的部落學校,每當採水果的季節一到,一個班級原本的8位小孩,可能只剩2位出席,剩下的6位呢?當然是去幫家裡務農了。如果老師不允許學生去採水果,而要求他來上學,學生的回答會是:「老師,如果不讓我去家中會沒人幫忙也沒有錢,連下一餐在哪裡都不知道,你要我怎麼讀書?」我相信許多人聽到這句話的當下反應跟我是一樣,好震撼!學生說的也沒有錯,三餐都吃不飽了哪來的能力上學讀書求知「充實自我」?身為教育實務工作者的我,聽了真是心痛。

教育之目的,在培養人們具有三大能力:知識、態度與技能。然而所有受過教育的人都能夠順利擁有三項特色嗎?有的人三項兼具備,有的人有知識與態度卻沒有技能,更有一種人有技能有態度,但知識量是不足的,這些知識量不足的人能夠順利生存在社會上嗎?有權利享受物質生活嗎?當然是沒問題的。回到上段提的部落孩子,許多部落孩子確實(課本的)知識量不足。在他們的世界裡,或許連臺北市長成什麼樣子,101大樓到底有多高,大臺北的捷運搭乘是什麼感覺……都不知道。而來臺北體驗一趟,就能夠成為他們這輩子的夢想清單。他們擁有良好的學習態度與務農、批貨、叫賣的技能,長大後到山下市場工作賺取收入,等到經濟穩定後攜家帶眷環遊世界。對貧困的人來說終於有錢了,是多的可貴,沒錢的生活是多的痛苦,因為「窮怕了」。經過努力,終於有機會來享受人生的時候,卻又被社會菁英人士看輕,認為這樣的教育沒有培養孩子足夠的知識與「素養」,只有現實需求的賺錢。身為教師的我替社會貧困者打抱不平,對他們來說這輩子清清白白的做一位認真努力賺錢的人,只因為以前「窮」連帶知識量不足而被社會否定,會不會太可悲了?學術性質的知識教育或所謂「素養」,與現實生活的技能相比,何者重要?為什麼我們的教育、教改,這麼鄙視現實世界的謀生能力?

再舉一個我親身接觸的實例:我的阿嬤出生在戰亂的年代,家裡很窮又重男輕女,因此不被允許接受教育。但這位文盲阿嬤是一位女強人。即便不識字,她仍為了讓家裡過好生活,努力做生意賺錢,買了天龍國市中心三間不動產。一個不識字的阿嬤能買三間房子,你覺得她沒能力嗎?她不能享受一下有錢後的生活嗎?我阿嬤也去過美國、加拿大、日本。她是文盲,但她有權利也有能力去開眼界看世界。去年我阿嬤過世了,而她生前跟我說,她這輩子最大的願望是能夠受教育讀書。可見「讀書」在我們這個社會,是多麼根深蒂固的渴望!而我們的教育體制,真能對他們有幫助嗎?

在此呼籲大家,這輩子做人無論你的成就地位或高或低,都不需要瞧不起看輕任何人,只要是堂堂正正走正路,都應該要被祝福。人生的際遇很難說,未來會是過什麼日子沒有人能夠解答,當你在高山上也有失足摔進山谷的一天,當你一步步踏實的走在步道上有一天也會攻頂,我們唯一能做的事是「有能力就多多幫助別人」而「不求回報」,為自己未來理想鋪路的同時,也請留一條路給別人走。而教育改革的崇高理想,也請納入基層、底層、後段人民的心聲,不要讓人們覺得教育於我何有哉。一個能造福所有社會成員的教育體制,才是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