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觀點】食安不應再淪為外交祭品

圖片來源:謝長廷粉專


在美國萊豬及30月齡牛肉在2021年開放進口後,日本福島及其周邊茨城、櫪木、群馬、千葉受災5縣核災區農產食品扣關應是接踵而至的食安問題。「311東日本大震災」將屆10年,但災變的福島第一核電廠仍難以善後,其中不僅106萬噸的福島核污染物、核污冷卻是否「排入海洋」引起南韓等周邊國家的關切,臺灣及中、韓對福島核災區食品的貿易管制措施亦未見解除。

在日本對外貿易中,農產食品並非大宗,但其攸關日本311災後重建是否克盡全功的指標,安倍晉三雖創下史上連續在位最久首相紀錄,但此應為任內的遺憾,繼任的菅義偉接手處理,但此問題依舊難解。

目前,中國大陸為對日本核災區管制最嚴格的地區,其管制範圍為福島周邊一都9縣,但在2018年11月解禁新潟米,但仍必須符合大陸食安等法規要求。此外,南韓對日本核災區食品之管制仍嚴,目前仍禁止福島周邊8縣市所有水產品及14個縣市27個產品項目出口南韓。

日本認為,對核災區食品的貿易管制違反世貿組織(WTO)的《SPS協定》,並選擇南韓向WTO提告。日本自信勝券在握,並揚言若臺灣一味抵制,將不排除尋求WTO爭端解決小組仲裁。然而,日本事與願違,WTO終審認定韓國對日本產食品採取之進口管制措施符合SPS協定。

駐日代表謝長廷對南韓的勝訴回應指出,「臺灣和南韓情形不一樣」。謝代表似乎忘記其為我國駐日代表身分,而非日本的委任律師,其辯稱,「WTO的判決並未認定日本的水產品有污染,而是認定在一時沒有科學根據證明有污染前,依WTO相關規定,可允許當事國暫停進口」。

綠色消費者基金會祕書長方儉表示,歐洲進口日本的食品極為有限,各別國家、地區對於風險評估及其消費行為,須整體考量,不能質疑歐洲人可以食用,為何臺灣人一昧拒絕。南韓海洋與漁業部官員表示,所有國家皆有不同的標準,不能按照同樣的標準判斷。福島危機在鄰國爆發,南韓須以更嚴格及徹底的方式設定保護標準。

謝代表主張,臺灣應參考歐盟、美國或加拿大等國的作法,而非參考中國大陸或反日國家。謝長廷言下之「反日國家」應意指南韓,但南韓對日本核災區食品的嚴格把關,不為「反日」,而是基於南韓國民對日本農漁產食品的消費習慣所採行的管制措施,目的不在「反日」,而為「食安」。

謝代表意有所指認為,此將影響日本對南韓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支持,臺灣若持類似的態度,亦恐招致相同的後果。誠然,謝代表所言不虛,日本將臺灣開放日本核災區食品與推進台日自由貿易掛鉤,但此為對我國之差別待遇,因中、韓的管制未構成日、中、韓FTA談判前提。

謝代表為日本說項無助於臺灣民意對日本核災區食品信心的恢復及問題的解決,其應要求日本將此議題與臺灣參與區域多邊自貿體制脫鉤,並在後續的台、日經貿對話中爭取建立類似「日中食品農水產品合作跨部門磋商機制」,以求確保「食安」下解禁日本核災區食品,莫使「食安」再淪為外交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