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觀點】認為美國「抗中友臺」太自嗨

圖片來源:President Biden on Twitter


美國川普(Donald Trump)的時代過去了,甫上任的拜登(Joe Biden, Jr.)團隊已大致鋪陳外交政策原則與作法,與川普時期相比,或可謂原則同中有異,作法異中有同。

拜登政府對中國大陸的政策,目前已將其「一中政策」的內涵表述了一遍,會維持就美陸三公報、臺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的長久承諾。

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同意川普時期對中共當局較為強硬的原則,但在作法上有部分不敢苟同,他還舉例在例如氣候變遷等重要議題,仍需與中共當局合作。

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與布林肯口徑一致,將美陸關係視為大國競爭關係,要在先進科技上取得領先,並聯合盟邦阻止中共過於侵略性的作法,同時又必須在影響到美國人民生活與安全的議題,與中共當局找到合作的空間。除氣候變遷議題外,他還舉例如核武擴散、網路攻擊、傳染病防治、預防全球經濟惡化等方面。

對臺灣,如同筆者之前推斷的一樣,拜登政府目前採行所謂的「歐巴馬(Barack Obama)2.0版」的對臺政策。

與歐巴馬時代(或前面幾任美國總統)相同的是,基於臺灣關係法、「六項保證」,協助臺灣自我防衛,支持臺灣不以主權國家身分參與重要國際組織,臺海應和平穩定,兩岸應展開對話;同時,蔡英文政府也不要像第一任的後半開始處處與中共當局針鋒相對,臺美重要官員的接觸則要盡量低調,沒必要以此激化美國與中共當局關係。

之所以是「2.0」,因為拜登政府受到美國國內整體政治氛圍的影響,以及若干重要成員對民主、人權價值的相對重視,所以會更清楚、更頻繁的發言支持臺灣的民主及與美國共享的價值。就像蘇利文最近在視訊會議上說的,美國要準備回應中共當局對新疆(維吾爾人)、香港、臺灣的作為,並讓中共當局為此「付出代價」,雖然他未闡明「代價」可能是什麼。

以上的變與不變,在臺灣被許多媒體、名嘴說成拜登政府「抗中友臺」。有些臺灣人民很信這一套,因為多年被中共當局打壓,找不到真正願意挺身而出的大國幫忙,也因為在過去幾年有太多被海內外政治人物操弄的臺美陸關係虛幻設想。

說拜登「抗中友臺」,其實是刻意放大了美國與中共當局在關鍵議題「競爭」的部分,以及刻意忽略了美國對中華民國「有限度(道義)支持」的一貫立場。

即便川普在任對中共砲聲隆隆,對臺「口惠」不少,卻仍與中國大陸維持正式邦交,遑論拜登政府已重申要既競爭又合作;而美國就是以實質、非正式關係對待我國,又不直接槓上中共反對的「臺灣獨立」、「一中一臺」、「兩個中國」,這是不爭的事實。

把這樣的美國稱為「抗中友臺」,也太自嗨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