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履中觀點】拜登的戰略清晰,臺灣看清楚了嗎?

圖片來源:編輯部資料庫


美國總統拜登日前對國務院發表首次的外交政策演說,在演說當中拜登強調未來美國面對中國大陸的挑戰,會用外交的手段來處理爭端,而不會以全面對抗的方式放棄交流機會。從拜登的談話,不難推測未來四年美國很可能會回歸傳統的一中政策。回顧川普時代,臺灣曾經一度期盼美國對臺灣的支持,從戰略糢糊轉為戰略清晰,而拜登政府目前對臺灣的態度,看來是越來越清晰,只不過拜登希望臺灣與中國大陸展開對話,而不是支持對抗!

從去年十一月大選後,拜登組織外交團隊的過程當中,許多學者專家就曾分析拜登未來的中國政策將會走回歐巴馬時代的策略。不論是國務卿布林肯、國安顧問蘇利文,還是亞洲事務主管坎貝爾,清一色都是當年推動重返亞洲策略的老將。由此觀之,走回歐巴馬時期重返亞洲的策略似乎沒有意外。不過,拜登的中國政策會不會跟歐巴馬時期雷同,恐怕還有待觀察。因為拜登從川普手上接下的美國,是正遭到疫情重創,內部族群分歧,貧富差距懸殊,導致社會信任極度不足的國家。相較於當年歐巴馬時期手上有足夠的資源,可以用來在外交上展現強硬手段,現在的拜登,打出每一張外交牌,對於成本都必須錙銖必較!

如果從拜登的演說中還不能清楚看出美國的中國政策已經轉向,國安顧問蘇利文在參加美國和平研究所的會議上,強調美國如果要向世界展示美國民主優於中國的制度,拜登團隊的首要工作,就必須要先處理內部的族群爭議,和經濟不平等的問題。其次是要確保美國能跟歐盟國家站在一起,共同面對中國大陸的挑戰,而且還要在科技戰中保持優勢,做到了以上幾點之後,美國才會思考對中國應該設下哪些明確的限制。簡單來說,拜登政府的中國政策,在手上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恐怕就算要對中國大陸強硬,也只會是言語上的交鋒,而必須避免實際的抗爭。這樣的轉變不是因為拜登親中,而是美國實在沒有籌碼可以跟中國進行無謂的對抗。

因為一直很期待美國可以強力支持臺灣,所以我們總是把華府政治人物表面上的客套話,用最樂觀的方式,讓民眾覺得每一位拜登政府成員都對中國大陸發言嗆辣,以為拜登團隊會跟川普一樣抗中。事實上,幾乎每一位新政府的官員,都是一邊說明美國將依據臺灣關係法協助臺灣,但另一邊也都沒有忘記強調臺灣必須要有自我保衛的能力。

其實川普和拜登政府在中國政策上最大的差別,在於雙方對於中國大陸有著截然不同的目標和想像。拜登政府對中國大陸的外交目標,是要想辦法讓中國大陸能坐上談判桌,再利用手段透過談判來達到成效;而川普時代鷹派的中國政策則認為,在雙方談判之前,必須要逼中國大陸答應特定條件,再來決定有沒有上桌談判的必要。姑且不論哪一種方式可能比較有效,臺灣必須理解拜登時代的美國核心利益重點是要對話中國!因此,美國一方面需要對中國大陸表現強勢,但另一方面又必須在有限的資源下,確保兩國仍有合作和談判的空間。

毫無疑問臺灣希望美國繼續挺臺抗中,所以讓民眾認為拜登會向中國大陸施壓可以讓大家更有信心,可是,把拜登包裝成川普,恐怕不僅偏離事實,也會對拜登政府出現過高的期待。對臺灣來說,如何讓美國看見臺灣的重要,卻不阻礙美國與中國大陸的對話機會,讓美國對臺灣的支持就算轉為低調但絕不會跑掉,完全取決於臺灣是否願意先誠實面對,拜登真的不是川普,抗中不等於挺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