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觀點】朝野都要加強假訊息的預防策略

圖片來源:flickr


最近有三則熱門新聞,看似無關,其實有關:第一則是Clubhouse這款最新的聲音社交平臺爆紅,第二則是趙少康掀起2024年的大選話題,第三則是涉及假訊息案的楊蕙如原本否認養網軍,但日前出庭時承認「有提供打工機會」。

三則新聞的核心交集,沒錯,正是假訊息。假訊息被認定影響了2016年的美國總統選舉,到目前為止,影響力方興未艾,必然還會在接下來的選舉當中發揮重要作用。隨著Clubhouse等新興社交平臺的興起,未來要如何有效預防假訊息影響言論市場與民主選舉,這是朝野都必須面對的重要議題。

過去的假訊息以文字為主,在防制上其實已有方法可以快速找出源頭,這就是利用大數據之中的「社群傾聽」(social listening),以輿論監測的方式找出源頭,從而促使言論與責任相符,以落實言責的方式來減少假訊息的傳布。

臺灣已有的社群傾聽平臺頗多,各擅勝場,藉由良好的爬蟲程式、廣泛的網路論壇與資料庫、再加上語意分析技術,從而可以掌握各種輿論風向。只要設定好搜尋的關鍵字,爬蟲程式就可以掌握各種訊息的出現時間,從而使得各種真假訊息的演變軌跡無可遁形。如此一來,要知道假訊息是由誰開始傳播,過程中誰接棒、誰加油添醋,都可以一覽無遺。在證據湮滅之前抽絲剝繭,假訊息案件就可以偵破。

刻意傳播假訊息者,當然也可能使用假帳號,但是在爬蟲程式的追蹤之下,就算使用假帳號要傳播假訊息的難度與成本也會提高很多。 要有效預防假訊息的傳播,關鍵之首是速度,技術上已經可以透過社群傾聽平臺立即辦到,但還要看朝野負責輿情監測的人士能不能迅速對有陰謀的假訊息產生警覺,進而反擊並且結合警方快速偵辦,這才是重點。過去網軍一詞被認為有負面意涵,因為主要功能是在傳播假訊息,但面對未來的選戰,各陣營都應該要組織網軍,最起碼要發揮防禦(defense)的作用。在總統與政府首長層級的選戰,任何陣營沒有這方面的概念或組織,恐怕都難以勝選。

文字的假訊息容易預防,但是新的科技又帶來了新的挑戰,例如「深偽」(deepfake)可以製造假影像,目前還很難有效預防,還好這項新科技有技術門檻,一般人不容易使用。不過Clubhouse就不同了,這款聲音社交平臺,人人可用之,如果有心人要以聲音傳播假訊息,尤其是用「間接影射」的方式進行,目前的社群傾聽程式還不太容易掌控,先前的做法是先把聲音轉換成文字,才能讓爬蟲程式偵測,但如果要全面收錄Clubhouse 各個房間的音訊再轉換文字,工程恐怕太浩大。

無論如何,未來選戰都離不開假訊息攻防,必須預先籌劃。《孫子兵法》有云:「多算勝,少算不勝。」雖然是古話,但是運用在最新的假訊息戰場仍然有其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