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觀點】NCC應拒絕臣服於蘇貞昌

圖片來源: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是獨立機關,依照〈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規定,獨立行使職權,自主運作,不受其他機關指揮監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也明定NCC委員應超出黨派以外。所謂獨立機關,就是不對黨政勢力屈膝,拒絕黑手染指。

依法獨立行使職權,已作古的監察委員陶百川是典範。身為國民黨員,他曾經公開聲援涉及美麗島案的黨外人士。在任職監察院時,陶百川提案反對報禁、為雷震案糾正行政院,國民黨內有聲音要開除他黨籍,他卻堅持「把國家利益置於黨誼、黨德與黨紀之上」,辭掉監委。

丁渝洲也是努力將機關中立化、排除政治干預的典範。陳水扁贏得總統、政權易主的第十任總統選舉,國安局長丁渝洲在大選期間推動「國家安全情勢簡報」制度,向各黨總統候選人報告國家處境,以利候選人擬訂政見,形成臺灣民主政治的慣例,力求讓情治機關政治中立。自允為國民黨終身黨員的丁渝洲,當時被國民黨陣營批評,指控他為民進黨造勢。

獨立機關堅持獨立行使職權,就如同駕車不能闖紅燈、當官不能貪污,只是基本的法律義務,不是高尚的道德要求。前美國聯邦調查局長詹姆士·柯米,一再抗拒與總統川普單獨會面,一直到他被開除。柯米堅持,只有總統與局長兩人在場的深談,會讓總統有機會干預聯邦調查局的獨立性。柯米憤怒地向他的直屬上司—司法部長抗議,他要求司法部長必須擔任總統與聯邦調查局長之間的緩衝,不能讓總統和局長私會。

柯米的看法,前美國副總統高爾在擔任參議員時便主張過,討論美國〈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獨立性時,高爾認為緩衝是維繫獨立機關獨立行使職權的重要機制。

因此,當今NCC失去獨立性,聽命於政治操弄,這罪不能全歸咎於NCC的主委與委員們。NCC組織法少了套機制,讓在野黨與社會輿論有效監督並協助NCC獨立行使職權。但也因為形勢艱困,NCC要避免民進黨的黑手干預很難,NCC委員們若能在逆境中依然勇敢擔當,背脊挺直的風骨將更令人景仰。

可惜,NCC裡不見陶百川,沒有丁渝洲,華視硬上有線電視52頻道案,NCC向政治低頭的痕跡更明顯。

去年十二月中天新聞被迫從52頻道下架,NCC主委陳耀祥於記者會上公開宣稱 「希望給公廣集團新聞頻道一個機會」,自毀獨立機關的中立立場。接著與中嘉有線電視高層喝咖啡,當面要中嘉撤回剛送出的寰宇新聞臺,改送華視新聞臺,並表示讓華視上52頻道已經得到黨政高層的支持。身為獨立機關首長,對業者如此坦率,開誠布公,表態NCC正任由黨政勢力踐踏。

因為NCC的表態,中嘉數位有線電視集團等十二家公司在二月八日向NCC申請華視新聞資訊臺上架52頻道,之後進度神速,NCC 三月十日就排入委員會審議,但極不透明。華視上架案在審議過程中,中嘉執行長揭朝華、華視總經理莊豐嘉、公視代總經理徐秋華都到會說明,地方政府以及某些NCC委員有意見,委員要求補件、續行審議,但NCC罕見地以不方便透露為由,不正式說明各地方政府的意見為何?NCC委員對此案關注的議題為何?華視需再補充什麼資料?面對疑問,NCC態度隱諱。

華視案之前,便有好幾個新聞臺案在NCC排隊審查,有等了一年多還沒機會審,華視新聞資訊臺案才一個月就排上了。華視案不透明,因為疑點重重,可能原因有幾項。一:華視新聞資訊臺沒有自己的執照,而是華視主頻道的一張執照下有四個頻道(臺)。作為申請上架的主體,資格有疑義。二:華視新聞上架的營運計劃,抬頭是「華視新聞資訊臺」,但計畫內容有些不是新聞節目,必須要再修改。

按理,NCC應該要求華視變更營運計劃內容,改為全新聞臺後再通過。NCC為了向行政院長蘇貞昌交待,卻讓華視插隊,目前各系統業者也正等著看,NCC會不會讓華視新聞資訊臺先搶到52頻道,再慢慢來變更其營運計劃內容。

新聞節目品質不錯的華視很無辜,被NCC扯進來攪局,完全被動,以致於什麼都沒準備好。NCC主委其實也啞巴夢到親娘,有苦說不出,覬覦52頻道的民進黨派系多、力量大、拼命施壓,既然難擺平,乾脆讓華視上,大家都吃不到。

現任NCC主委很苦,但也是咎由自取,自己惹出來的。就好像酒店公關,有的願意被帶出場,有的只陪坐並不出場,可是一旦破例,此後就不可能守身如玉。NCC主委一開始就臣服於蘇貞昌,一開始就讓人帶出場,蘇貞昌可以在NCC主委身體上下其手,各派系都看到了,當然紛紛伸出鹹豬手大摸特摸。

NCC必須像柯米拒絕與川普一對一會面一樣,NCC主委從此拒絕被蘇貞昌叫到行政院;若主委要拜訪立法委員,就一定要有屬下在場紀錄談話內容,或者學柯米被迫與川普單獨會談的作法,事後記下會談內容,並把內容發給所有的委員存參。期待NCC能在十分的恥辱中,還能留下一分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