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鴻慶觀點】核四不安全?蔡英文應當污點證人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蔡英文總統說核四「不安全、核廢料無法處理」。我們很難想像,2006年的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居然為同樣的一個核四追加448億元預算。如果蔡總統所言為真,那當年的蔡副院長似乎有瀆職之嫌,建議自請當污點證人,把所有相關人士繩之以法。

核四是在扁政府執政時從無到有。2006年因為預算用完了,時任行政院長蘇貞昌、副院長蔡英文還聯手追加核四448億預算,蔡副院長親自到核四工地加油打氣,要求「如期如質」完工。

難道2006年的蔡英文,也認為「核廢料無法處理」?如果是,蔡副院長為什麼要追加一個無法使用的核電廠預算,浪費公帑;如果不是,又為什麼當時可以處理,現在不能處理?

同樣的,核四也是民進黨執政時蓋的,民進黨說核四是「拼裝車、爛尾樓」,那應該要出面自首「就是我把核四蓋的這麼不安全」,然後追究偷工減料的法律責任,不是這樣子嗎?

可見核廢料與安全性,其實都是假議題,核四決策反覆唯一的正當性,就是福島核災事件之後,民意的變化。但這個變化還在持續之中。在福島事件十年之後,世界各國從保持疑慮到重新啟用核能,有了更深刻的思考。

而對臺灣來說,三千億元的停用核四學費,至少證明了:非核家園,有太多沒有說的代價。

非核、減煤、減碳、藻礁永存、不漲電價不缺電……民進黨選前支票開得洋洋灑灑,現在我們知道這是無法兌現的芭藥票, "too good to be true"。

為了非核家園,民進黨先是要新蓋燃煤電廠,之後又強硬推動觀塘三接站,燃煤電廠無法降載,中南部空污嚴重,外木山天然氣接收站居民抗議……這些都是「非核家園」直接的影響。

能源政策是選擇題,核能好不好,要看跟誰比。「你支持用再生能源取代核能嗎」,這個問題很簡單,卻沒有政策上的意義。再生能源可以發多少電,來自客觀技術上的限制,2020年再生能源發電佔比5.8%,就算未來在民進黨的理想情境下是20%,剩下這80%的火力發電,特別是其中30%的燃煤發電,才是核能要比較的對象。

反核的民進黨,很少敢將核能與燃煤作比較,一比,非核家園就顯得蒼白無力,民意不喜歡核廢料,但是更畏懼要吸到自己肺裡面的燃煤空污。

而在空污之外,考量到減碳對地球的責任,燃煤與天然氣都屬於高碳能源,在排序上還在幾乎零排碳的核能之後。民進黨喜歡說自己親美,那麼拜登為了減碳,要以核能加天然氣,讓美國「2035發電零火力」,為什麼不學一學呢?

民進黨質疑核能,其實也就是質疑拜登的能源政策。世界各國的趨勢很清楚,核能優於燃煤,那麼「重啟核四」公投,也就可以想成「中火減半」公投。

核四的發電量,足以讓中火半數的機組停機,若再讓核一、二、三延役,整個中火、大林、興達的燃煤機組都不需要使用。為了臺灣的下一代,是否我們可以把核能視為「必要之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