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觀點】新冷戰下臺灣的選擇

圖片來源:Antony Blinken twitter


最近美國和中國大陸的競爭與衝突,就算是「新冷戰」好了,讓有些臺灣人覺得民進黨政府可以暫時高枕無憂了。

這些人有時超級簡化前述的競爭與衝突,將兩岸關係的影響視若無睹,而且還譏笑想法不同的人,說他們理念、膽識、判斷力與意志力太弱,像是「被貧窮限制了想像」。

那些認為可以高枕無憂的人,為了合理化自我想像,即使川普私下貶抑臺灣為「筆尖」般的小,都可以只正面看待他任內臺美互動的部分解禁,而不考慮其他人指稱川普政府「用臺鬥『中』」的戰略動機。

那些人大概為了刻意突顯民進黨政府的膽識和判斷力,會說國民黨動輒以中共當局一定會不高興或考慮動武,因此不敢堅持,甚至用廉價的標籤策略,直接把「媚『中』」、「舔共」送給國民黨。

如果那些人可以確定中共當局不放棄武力解放臺灣、2005年的《反分裂國家法》都是說說而已,如果他們還可以確定兩岸開戰,美軍一定馳援的話,那種只「親美」或「抱美」、忽視兩岸關係惡化的後果的路線,底氣尚稱勉強。

問題是,他們知道中共當局會放棄武力解放臺灣?他們確定美軍一定會而且來得及介入臺海軍事衝突?他們真的知道嗎?

倘若這些問題都沒有確定答案,我們怎能說「親美和陸」是不好或是錯的?

反而主張當前是「新冷戰」,而且「親美反『中』」可以讓臺灣在印太區域覓得相當空間,是標準的「超越現實的想像」;主張臺灣即便變成棋子也會是重要的一顆,則無疑是「唾面自乾」。

只重「親美」,為臺灣帶來的外交空間,不僅只限於有明顯「天花板」(國家主權領域)的臺美互動,而且還刻意不計兩岸關係呈「向下螺旋」,臺灣會受到的負面影響,例如兩岸功能性的協商與合作停滯、國防預算排擠到其他重要預算、憂心開戰時臺灣能撐多久而非討論兩岸如何繼續和平、民眾及外資對臺灣未來的信心降低、他國不敢提升對臺關係以免開罪中共等等。

再者,中華民國建立於1912年,是主權獨立國家,若臺灣變成美國的(重要)棋子,值得高興嗎?而且棋下到了欺敵或關鍵時刻,連重要的棋子都有可能被拋棄,不是嗎?

所以,認為民進黨以「親美反『中』」的策略可以讓國家暫時安穩,就必須確定急遽惡化、互信不存的兩岸關係對臺灣並無大礙。「親美和陸」,其實不一定會遭美國拜登政府的反對,因為就像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說的,「競爭」、「合作」、「對抗」都是對陸關係的政策選項,而且也鼓勵兩岸有意義復談。

看看南韓外長上任選擇首訪中國大陸,東協四國(星馬印菲)外長最近分別赴陸與中共外長王毅會面,可知「一面倒」的策略是東亞國家少有,恐怕只有北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