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連結太平洋與海峽兩岸的「飛虎隊」

圖片來源:作者攝於2016年9月亞特蘭大飛虎年會


在當今美「中」新冷戰尚未退卻的局勢下,共同研究「飛虎隊」的歷史或許能為太平洋還有臺海兩岸的關係帶來緩和。回顧80年前的這段歷史,國軍、美軍還有共軍都曾經為了打擊軍國主義奮鬥。「飛虎隊」不只能化解美國、中國大陸與臺灣三方的對立,還能讓中華民國政府重新奪回對美還有對陸關係的歷史話語權,應該得到國人不分黨派的肯定。

今年是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也就是「飛虎隊」成立80周年的紀念日,無論是美國在臺協會還是國防部都將舉辦慶祝活動,可見美臺雙方都相當重視這段歷史。因為當今美臺的安全合作關係,都可以追溯到1941年8日1日這個80年前志願隊成立的日子,此為羅斯福總統、蔣中正委員長還有陳納德將軍三人共同的功勞。

「飛虎隊」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的前六個月,也就是日軍在東南亞戰場上一路勢如破竹的時候不斷取得空戰勝利,激勵了盟軍的抗戰士氣。美國參戰後,不再需要在中華民國空軍編制內維持一個由美國人組成的志願隊白手套,於是「飛虎隊」在1942年7月4日編入美國陸軍航空軍,成為駐印度第10航空軍編制下的駐華航空特遣隊(China Air Task Force)。

後來陳納德將軍得到羅斯福總統與蔣中正委員長的共同支持,脫離第10航空軍的編制,成立獨立的第14航空軍,專門負責中國戰場上空的對日作戰。他將赴美留學的中華民國青年飛行員組織起來,與第14航空軍的美國飛行員共同組織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為中華民國空軍的戰後重建打下基礎。

從志願隊到第14航空軍,這一切都是在國民政府領導下,代表中華民國與美國合作完成的豐功偉業。抗戰時的中共尚無空軍,無法參與中美兩國的對日空戰,更別提領導雙方的軍事合作了。「飛虎隊」的事蹟,恰恰證明了對日抗戰為蔣中正委員長所領導,希望對岸能夠正視並盡早還原這個歷史真相。當然這並不表示,中共在這段歷史中完全缺席。

除了美國飛行員參加對日作戰,協助中華民國奪回戰場制空權外,中國軍民對落難美國飛行員的救助也為這段歷史增添了更多感人色彩。根據美國空軍飛官Dan Jackson的研究,二戰時總共有1,750名盟軍飛行員在中國戰場執行任務時被回報失蹤,其中有549人事後被證明死亡,還有385人直到今天都還處於失蹤狀態。

換言之,有高達50%的盟軍飛行員在飛機墜毀的第一時間就已經死亡。剩下816名沒有當場摔死的飛行員中,後來被日軍捕獲成為戰俘的僅有81人。換言之,有735人在中國軍民幫助下平安回到基地。只要沒有當場摔死,美國飛行員在中國戰場的獲救率高達90%。盟國飛行員同一時期的歐洲戰場獲救率,只有25%。

而營救盟軍飛行員,在抗戰末期屬於全民運動,無論是國軍、共軍甚至於汪精衛政權的和平軍都有參與。Dan Jackson指出,獲救的735名盟國飛行員中有80名是由中共的8路軍和新4軍所救,占整體數量的12%。筆者曾透過電子郵件,從第14航空軍第76戰鬥機中隊P-51野馬式戰鬥機飛行員本內達(Glen Beneda)的妻子艾莉諾(Elinor Beneda)口中得到驚人的消息。

原來本內達最好的朋友,在法國上空遭到擊落,結果卻被地下抵抗運動份子出賣給了納粹,最後慘死布痕瓦爾德(Buchanwald)集中營。本內達本人則得到新4軍第5師師長李先念救助,平安返回了後方。本內達曾於1968年來臺拜會蔣中正總統,而李先念後來又成為中共國家主席,讓他成為少數同時與兩岸領袖都結緣的「老飛虎」。

今天無論是美國與大陸,還海峽兩岸之間的關係都非常緊張,甚至讓許多人有戰火一觸即發的感覺。筆者認為,這段三方都沒有缺席,並且攜手團結抵禦日本軍國主義的歷史,能在當中扮演促進太平洋兩岸還有臺海兩岸關係的催化劑。所以從臺灣的角度出發,如何運用「飛虎隊」成軍80周年的歷史來拉近世界兩強的距離,也是一種政治軟實力或者巧實力的展現。

1968年,本內達曾獲邀來臺紀念第14航空軍成立25周年,並得到蔣中正總統接見。(照片來源:國史館)

2012年,美國空軍太平洋航空軍邀請本內達夫人艾莉諾(左二)與李先念之女李小林齊聚夏威夷,紀念中共救助美軍飛行員的歷史。(照片來源:太平洋航空軍)

Dan Jackson所著的新書《殞落飛虎:二戰期間美國失蹤飛行員的在華命運》(Fallen Tigers : The Fate of America's Missing Airmen in China during World War II),即將於今年5月份在美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