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元豪觀點】一中「各」表,不是要叫對方表!

圖片來源:flickr


「九二共識」到底是定海神針,是毒藥,或是可有可無的廢物?其實重點是要先了解它的核心:一中各表!

批評者常說,「中共沒有承認過『各表』」,所以一中各表只是國民黨自欺欺人的把戲云云。日前又因為國台辦一席「1949年國民黨政權戰敗退居臺灣」的話語,被解為「不承認中華民國」,更讓部分人士覺得「一中各表」已經不存在。然而,這樣的解讀,似乎以為一中各表就是要對岸承認我們的一中,也承認我們的各表。這根本就誤解了「一中各表」,反而比較像是「一中『同表』」了。

什麼叫做「一中『各』表」?「各表」就是說,雖然兩岸都說「一個中國」,但那個「一中」到底是中華民國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或是某種「大屋頂中國」?就此,雙方各說各話,南轅北轍也沒有關係。只要兩邊都形式上說「一中」,而且不要當面爭執、打臉「一個中國」之定義就好了。

依據中華民國憲法,我們的「中」就是「中華民國」,法律上的固有疆域依然包括全中國大陸;而對岸雖屬中華民國,是憲法統治權未能施行的「大陸地區」。依此,只有一個中國,叫做中華民國!而依對岸的官方觀點,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是尚未統一(但又不可分割)的國家一部份。這就是他們的「一個中國」。依此,兩岸各有各的「大是大非」和「國家認同」從來沒有改變過。

這也體現在法律和官方文件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字樣,不會出現在我國的法律上。最懂這個眉角的陸委會,不管怎麼和中共對罵,都鮮少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號拿出來講。為什麼?因為在中華民國憲法下,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空間,那是「大陸地區」的政權自稱而已。我們在表面上把「那個國家」或「那個政府」當成不存在的東西。但也因為動員戡亂時期已經結束,所以法律上也不把對岸政權當成要用軍事武力消滅的「叛亂」。這是中華民國政府的「表」:不能承認有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同樣的,要中共官方在口中、文中、法律中,大剌剌地承認「中華民國」,同樣是不可能的。

批評者(包括綠營與部分國民黨人士)最大的問題,就是在讀「一中各表」時,忽略了「各」字。硬要叫對方依照我們的邏輯來「表」。這種逼人說話的態度看來強悍,其實反而軟弱。因為這等於把自己的地位身分繫諸於「對方怎麼說我們」,而不是「自我認同」。你是一個人,不會因為壞同學說你是貓是樹是石頭,你就喪失了人的身分。你也真的不用哭哭啼啼、氣急敗壞地吵著要他承認我是「人」。就當那個人是瞎眼是笨蛋不就得了?

說實在,忘了「各」表,卻一定要中共表中華民國,骨子裡不是尊嚴,而是根本就不想要兩岸正常交流。一旦「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時出現,那就意味著某種「兩國論」,「一中」的前提就被破壞。有些人咒罵當年的國民黨「漢賊不兩立」,害臺灣失去聯合國席次。然而他們硬要叫對方承認中華民國,把事情都搞砸,其實也與「賊立漢不立」沒啥兩樣。

在「一中各表」之下,雙方可能(至少可能)建立默契:你表你的,我表我的。在這個「不言可喻」的諒解下,雙方各以白手套(海基會、海協會)來簽訂協議,用「海峽兩岸」彼此稱呼。臺灣人民到大陸去,就遵守大陸地區(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大陸人民到臺灣來,也受中華民國法律的規範。到過對岸交流的人,無分黨派,都很清楚地玩這個遊戲。即使是陳菊在當高雄市長時,到對岸訪問也稱「中國大陸」。這就是形式、名稱上「互不承認」,但實質上「互不否認」。

你說中國大陸根本沒有不接受「各表」?接不接受不一定看「嘴上怎麼說」,而要看「實際做什麼」。這就是一種默契。而一中各表由於是個相互給面子的諒解,多年來在兩岸關係是走得通的。除了前述各種「協議」的簽訂之外,還有很多例子。前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在 2014年至中山陵謁陵,公開說「中華民國已經103年」,中共並未高調反駁。而2015年的「馬習會」,馬英九與習近平互稱「先生」,但在會後記者會的名牌上,出現「總統」與「中華民國」,則互不干擾,相互諒解。這,就是「各表」默契的效果。和平、友善、交流、共存,就是這樣維繫的。中共始終不願意面對中華民國,近年來又繼續給臺灣穿小鞋,言詞方便諸多傲慢,固然令人反感。但民進黨政府從一開始就不願意承認「一中各表」,也給了對方不表友善的藉口。然而即使如此,馬曉光最近說的是「國民黨政權」失敗,而未說「中華民國」消滅;而國民黨江啟臣主席強烈表示絕對捍衛中華民國,雖然沒有對焦,但也是某種不破臉且留餘地的「各表」。退萬步說,「萬一」有一天中共真的毀約,那自然就沒有「共識」,此一默契當然就不存在了。屆時,翻臉就翻臉,誰怕誰?只是今天明明還不到這個地步,只因各表不同,就說對岸沒接受,那就是錯判形勢了

這種「不說破」的諒解與默契,不止在兩岸關係,也是國際關係上常見的現象。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美國的「臺灣關係法」。這部法律一方面說美國已經終止與臺灣統治當局的政府關係,但又把很多應該用在「國家」、「政府」的規定適用在對臺關係上。到底臺灣(或中華民國)是不是美國所承認的國家呢?形式上,不是;但實質上極為接近。所以美國可以給我國國民免簽證待遇,這明明就是主權國家才有的待遇,但只要你「不講破」,就可以享有。充分體現了美國法律文化中,「法律的生命不是邏輯而是經驗」的精神—法律是用來解決問題的工具,能用就好。兩岸的定位其實更是如此—拼命要「說明白講清楚」,其實就是破局,何苦來哉?

除非「一中」的框架能夠改變,兩岸各自憲法也能大改,要不然「一中各表」這種諒解,還是兩岸交流的必要前提。在「各表」的架構下,我們可以從我方的角度,批評對岸的史觀錯誤,但並不需要以對方「跟我們同表」作為進行對話的要件。

此外,「一中各表」不表示我們就要對中共屈膝讓步,出賣尊嚴。相反地,要表現中華民國,我們當然要捍衛「自由地區」的安全自主,所以要嚴厲斥責對岸的軍機騷擾與武統言論,並強化國防備戰能力。我們不改國號不更動領土範圍,不作軍事與政治挑釁(畢竟動員戡亂時期已經終止),但面對侵犯的意圖,我們絕不避戰也不畏戰。就此而言,唯一與中共打過仗的中國國民黨更無須膽怯心虛(畢竟民進黨還沒跟共產黨交戰過呢)。在此同時,一中各表由於仍有「一中」的願景和關懷,所以跟獨派最大的不同,就是維繫著與「中國」概念的聯結:對中國大陸「人民」有著兩岸一家親的情感,進而支持大陸的民主化、法治改革,以及人民爭取自由的行動。政府也可以對香港等各地的民主運動表示同情與支持,但仍能與各種激進獨立主張切割。進可攻退可守,何必那麼快拿掉?修辭與敘述方法可以調整,但不用自己把定海神針拔掉。

就此而言,陸委會表示「中華民國成立迄今已110年,台灣從未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段話就有對有錯。「中華民國成立已 110年」這句話充分顯示「中華民國」就是那個西元 1912年成立的國家—它不是 1949年冒出的新國家,亦非1991年制定增修條文確定兩岸分治後從「中國」分裂出來的特殊國家(此為前總統李登輝「兩國論」之主張),而是曾經發生辛亥革命、北伐、抗日的那個「中國」之延續。而說「臺灣從未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從國際法與國際現實來看好像也沒錯。可是冒出個「中華人民共和國」,似乎就不是陸委會(或任何中華民國政府機關)宜用的官方用字。而且中華民國之主權、自主,以及兩岸分治的地位,並非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曾征服統治臺灣,而是由於在中華民國憲法的「一中」原則下,臺灣本來就是中華民國的一部份,台澎金馬更是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的全部!陸委會後半句話,一不小心會被誤解為「臺灣的地位繫諸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

至於那些拿中華民國政府薪水的公職人員,自己不依中華民國憲法大聲地「表」,說個「中華民國」非加個臺灣不可,而國慶 logo 看不清哪一國,護照上的中華民國愈來愈小…..在此同時卻拼命要叫別人表,這根本只是找理由拖延兩岸交流對話。您相信中華民國是他們的真愛嗎?

本文精簡版曾以〈一中「各」表,何必管「他」怎麼表?〉為名,刊登於中時電子報與中國時報(2021.5.1,A14時論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