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雅娟觀點】教育前線的直播主

圖片來源:作者自行提供(畫面經由當事人與其監護人同意公開)


一向平凡的教學日常,先是得知缺水(需分區供水),再收到缺電消息(注意資料存檔及教室學生),最後在5月18日接到19日開始停課通知才意識到連疫苗都缺乏。

我是一位國小低年級導師,因為一場COVID-19疫情,打亂原有的生活步調。5月14日竟成為全班最後一次到齊的日子,17日班級人數少了三分之一,18日全班人數剩二分之一,許多家長擔心小朋友染疫,協助孩子請了防疫假。接到停課通知的當下,距離放學只剩90分鐘的時間,念頭一轉請小朋友將所有教科書及作業本帶回家,未到校的學生一律打包放置警衛室請家長來領取。

消息來的非常臨時,相信許多老師當下跟我一樣情緒極為緊繃,中央宣布「停課不停學」採用線上教學方式,但實際上許多校方考量較低年級的孩子不適合線上授課,因此決定復課後採實體補課方式。停課幾天後,眼看疫情嚴峻,數字居高不下,5月28日要復課似乎已成夢想。加上許多家長反映不太懂如何教孩子課業較為適當,決定開啟本班線上課程,讓自己也成為一位線上直播主。

停課期間的每一天,電話接不完、訊息閃不停,除了影響學生、教師外甚至連家長也受影響。成為直播主前,必須花費比平時更長的時間來完成前置作業。身為一名教師,需確認班級學生每日的學習、健康、心靈、家中設備狀況,以及與家長一同協助孩子準備好學習設備。畢竟孩子才低年級,對於設備認知不足。使用線上授課對於弱勢家庭的孩子更是一大困擾。舉一個實例:本班上有一位孩子,媽媽是新住民,對於許多事物不太了解,爸爸對於電腦一竅不通,身為老師的我必須設法解決那孩子的學習問題。若因父母不懂電腦而失去學習機會,對於孩子來說非常不公平,最終是拜託班上熱心家長,到對方孩子家中協助設定好所有過程,讓孩子開機後以最簡易的步驟能夠順利上課。

疫情停課下更有老師們身兼數職而產生角色間衝突,身為老師要直播教學並顧及學校交辦事項,同時要當媽媽顧小孩,又要照顧家中長輩打理三餐,比起沒停課期間來得更忙更辛苦。

家長請防疫照顧假的程序繁瑣,也讓身為老師的我看了很難過。部分公司會要求家長提出證明,說明您的孩子目前是停課的狀態。我想這一場疫情並不是大家所期待的結果,班上的家長許多採輪流上班方式來工作兼顧小孩,像是一三五媽媽工作,二四六爸爸工作,週日才休假,有一位家長跟我說,只能用上述的方式才不會工作量累積太大,一直請同事協助幫忙也不好意思,聽了無限感慨,各行各業在疫情的衝擊下都有說不出的苦衷。

「教師」雖然不是搶救生命最前線的醫護人員,但我們依然盡心盡力的守在螢幕前揮灑對教育的熱忱,更有趣的是鄰居會上門來按鈴說「老師您在上課呀!」但願COVID-19疫情早日平息,還給百姓平靜、自由的生活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