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渡觀點】防慈善如防賊,這個政府有病

圖片來源:賈永婕的跑跳人生 臉書


已經有許多書(包括卡謬的小說《瘟疫》)討論過,瘟疫不是造成人類最大傷亡的主因,主因在人性。

什麼樣的社會,在病毒的衝擊下,就會顯現出什麼樣的弱點。那些弱點,是平時早已存在於社會、政治、經濟的結構之中,平時不以為意,瘟疫來臨時,那結構性的病灶,尤其是人性的貪婪,往往成為致命的破口。

臺灣在應對從去年以降的新冠疫情,一開始表現可圈可點,但後來卻被衝擊得破口全開,全面慌亂,又是為什麼?臺灣的病根何在?優缺點何在?現在其實正是重新檢視臺灣社會的好時機。

首先,應該肯定的是臺灣民間對瘟疫的應變之速、防堵之快,可謂超出全世界。2020年春節剛過,武漢發生疫情剛開始,我記得從臺中過完春節一回到臺北,才年初四,竟然在藥房裡已買不到口罩。臺灣人的警覺性之高,防疫之快,超出想像。我仍記得當時的一間耳鼻喉科醫生說,因為戴口罩,流感都減少,他的診所少了很多病患。

雖然臺灣的入境圍堵政策也發揮功能,但我以為臺灣防疫最厲害的,仍是民間的強大自覺力量。與此相比,政府顯得被動。

然而終究出現防疫的破口,原因何在?病根在政治。整個中央控制系統自滿、傲慢,自以為是,完全聽不下民間的任何建言。事實上,臺灣有強大的民間慈善力量,從歷次災難事件中,我們都可以見到慈善團體、民間企業的溫暖與善念,如何幫助臺灣民眾、幫助政府,去彌補政府力所未及之處,從民間的需要出發,主動解決問題,修補那些傷痛。

可是這一次,政府完全把慈善團體、民間力量當成了敵人。這是最不可思議的地方。慈善團體要進疫苗,政府竟不是協助各團體,反而是在阻擋。民間力量要協助,捐獻物資,政府竟然不是說「謝謝感恩,我們一起努力」,反而是怕被搶了功,爭相表態說政府有買了。

一個政府變成和民間慈善團體為敵,防慈善如防賊,這真是舉世未有的詭異。這個中央政府是中了什麼病毒呢?

中央的最明顯病根,而且是病入膏肓,其實卡謬在《瘟疫》裡早已寫過了。有人為了發災難財於是發明種種關卡,讓治療的藥物、生存的物質,變成一種稀缺物品,他們可以壟斷價格,哄抬價格。這個古老的人性之惡,文學上早已處理過。想不到,於今為烈的顯現在中央政府之中。他們壟斷了疫苗的進出口審查,對救命的疫苗,用行政手續、法規限制、公文旅行,硬生生擋了下來。

當民間從質疑到憤怒,群怒難犯之時,這個政府才宣佈可以開放進口申請。但申請的手續,可以用公文旅行,讓你繼續卡關,無法進口。而一切,就是在等待,等待他們投資的疫苗宣告二期解盲通過。

這麼強大的民間慈善力量,卻被這個貪婪無恥、公然撒謊的政府給拖住了。而防慈善如防賊,這個政府是有病嗎?

而有辦法的人,早已逃走,自己跑出國去打疫苗,然後,繼續鼓吹民眾要愛國,繼續等待臺產疫苗。這種政客的嘴臉,不是所有小說早已描述過了?

任何一本描述過瘟疫的小說,所有的人性之惡,所有政客的嘴臉,臺灣這一次全部重演一次。

說得更明白一點,政治就是瘟疫的最大破口,這個破口不改變,慈善力量出不來,人民還要受苦到什麼時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