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筱婷觀點】G7對上中國大陸,七打一的較量

圖片來源:g7 Instagram


前陣子知名美劇《王冠》,有一集的呈現是48國對1的比數,要求當時英國首相簽署有關協定。隨著劇情走入尾聲,48國皆質疑在眾國的壓力下,英國這「一國」應當有所妥協。但有鐵娘子稱號的柴契爾夫人,卻認為這是以一抵四十八的對抗,並該以最大限度保障英國國家利益。

這樣的劇情不禁讓人想起近日國際現勢的發展,隨著G7七大工業國峰會在英國圓滿落幕,各方放下歧見,把矛頭對向崛起中的中國。如同美國貿易代表戴琦,在布魯塞爾與歐盟理事會所共同召開的峰會上表示:「我們終於團結起來對抗共同威脅,而非與最親近的盟友之一對抗。」 究竟這是七個西方強國家圍毆一個東方國家,還是中國大陸以一打七的霸主爭霸戰呢?

以新興強國身份躥起,從早期的中國夢,到現如今一再聲明的「和平崛起」。近年來中國大陸發展趨勢包括,一帶一路、亞投行、上海合作組織,無不顯示這是一個大國嘗試扮演,過去美國在國際間所處的領導地位。

根據中央社新聞報導G7會議提及臺海和平後,28架共機擾臺創國防部統計以來最多架次記錄,以及王毅於上合組織表示組織國應「捍衛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反對外部勢力干涉各國內政,將前途命運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並遵守「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弘揚真正的多邊主義。王毅提及聯合國憲章的部分,也回應到日前中駐守英使館館方所發表,「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國際法為基礎」而不再由少數大國所操弄。

自1960年代,隨著越來越多的早期被殖民國家紛紛獨立建國,聯合國在一國一票票票等值的機制下,西方國家反倒變成「少數」。所以,中國大陸所聲稱的以聯合國為指導原則,就是選了一個有利自身的競技主場。無論是世衛組織或軟性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都鑲入了中國的大國影響力。今年五月初,中國商務副部長張向晨獲任命為世界貿易組織副秘書長,得以看出國際組織勢力的此消彼長,已非同小可。川普喊出的「美國優先」口號,是否還能持續,實所難言。

中國大陸的這個「1」使眾西方工業強國,深感已經是該表達關切的時候了。美國總統拜登的外交修復之旅,除了與英國女王會面等外交場域軟實力體現之外,與歐盟也達成共識,不再針對因波音補貼而起爭議,並終止衍生的系列報復關稅。七國聯合的力量,與其意識形態較接近的民主自由國家,無疑相互締結了聯盟,與中方所強調的「結伴不結盟,對話不對抗」有很大反差。但實質上權力較勁,和大國利益卻又是各方所呈現的不爭事實。

這個看似7:1的較量,並沒有確切的答案,若要解釋以「極性」的概念倒可好好討論一番,是如未來走向會以冷戰時期的雙極體系,又如是後冷戰時期美國獨大的單極體系,就如同修昔底德的陷阱,大國政治的崛起是否可避免無謂的戰爭興起,還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