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鴻慶觀點】蔡英文,欠香港一句道歉

圖片來源:總統府 Flickr


堅持理念的人,永遠值得尊敬,這是指黎智英,也是指蔡衍明。

僅管黎智英與蔡衍明的理念南轅北轍,但兩人都富甲一方,都站在政府的對立面;如果選擇「順服」,他們這輩子的物質生活,都可以非常的富裕、安穩,但他們都沒有這樣做。

從中天的關臺與港蘋的停刊,證明了臺灣的民主,與香港,乃至於整個中國,是互相影響的。

馬英九剛上任總統時,陳水扁的官司開始進行,一開始大陸媒體也很喜歡報導,「哈哈,搞臺獨的陳水扁坐牢了」,但漸漸地發現不對,大陸人民感受到,原來同樣是華人社會,真的可以「總統犯法,與庶民同罪」。

馬政府執政八年,「三民自」照三餐把馬英九當孫子罵,沒有被政府怎麼樣;國民黨雖然完全執政,但是在立法院照樣受到民進黨的掣肘,然後太陽花連立法院都占領了。

三權分立、民主制衡,對言論自由的保障,對司法獨立的尊重,臺灣像華人世界的民主實驗室,讓每一位中國人,都能夠一窺民主的形狀。

也因此,在馬英九執政那八年,香港的自治,還維持著「下限」;筆者認為一部分的原因在於,北京還是希望香港能夠作為一個「櫥窗」,不要跟臺灣差距太遠。

而在民進黨上臺之後,情勢有了變化。民進黨似乎幫北京,開了許多的「綠燈」:民進黨修國安五法,香港也有了「港版國安法」;民進黨用社維法查水錶,港府用國安法干涉言論自由;民進黨關中天,港府關蘋果。

對大陸人民來說,這等於是「民主的幻滅」,而臺灣網友則是把民進黨安上了「綠共」的綽號。當然從程度上來說,民進黨還是比港府收斂的多,這不見得是因為民進黨不想,只是臺灣數十年來留下的民主遺產,還有黨外前輩的血淚斑斑,讓民進黨一時之間,還不能這麼做。

臺灣的蔡英文總統,常常說要撐香港,但是她到底撐了什麼?香港朋友看得很清楚:「當初蔡用香港示威的影片來做選舉宣傳,這是我們流的血,選贏了之後卻沒有具體作為。」

民進黨為了選舉的利益,給予香港朋友高出現實的期待,就算這不是香港今天「兩敗俱傷」的原因,還是有道義上的責任。

一個國家,不可能只有一部分的人民主,所以「撐香港的民主」這句話本身是矛盾的,沒有民主的中國,又怎麼可能會允許民主的香港?如果要只追求香港民主,那論述到最後必然導向港獨。不說港獨好不好,就說連民進黨在臺灣都做不到臺獨了,港獨有可行性嗎?

臺灣要撐香港,其實是要撐所有的中國人民-從習大大到廣場大媽—都對民主產生期待,抱持信心。就拿臺灣來說,蔣經國也是專制者,但是他用專制結束了專制,只要條件允許,沒有道理認為未來的中國領導人,不會有一樣的想法。

臺灣有部分支持香港民主的媒體,認為「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所以對民進黨非常的友善,乃至於有些縱容的程度。今天我們不妨回想,這種縱容,對臺灣、對香港,到底是幫助,還是減分?

如果臺灣的所有媒體,能夠像當年監督馬政府一樣監督民進黨,筆者相信從臺灣開始,整個中國對民主的期待,會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