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觀點】太陽光電可以部份遞補核二廠一號機的供電嗎?

圖片來源:經濟部官網


核二廠一號機於7月1日夜晚降載停機,有可能自此功成身退邁入歷史。機組裝置容量98.5,與核二廠二號機同為臺灣電力系統中裝置容量最大的機組,年發電約為80億度,單一機組的年發電量已是蔡政府2025年規劃太陽光電發電量的30%。相同發電量的太陽光電裝置容量需630,土地面積為6,300公頃,相當於240個大安森林公園。民國108年臺灣發電碳排放為每度電509克二氧化碳,核二廠一號機繼續運轉,每年可以減排400萬噸二氧化碳。

一座正值壯年,安全可靠、可調度的大型基載核能發電機組,在世界其他國家可以再使用20年,甚至40年,我們卻決定要停役拆除。核二廠是全民的資產,繼續使用,可以為國家、為地球節省龐大的資源。為了挽救地球的氣候危機,2050達到碳中和或零碳排放的境界是國際的共識,除了積極開發再生能源外,節約與物盡其用也是必要之路,一個無碳排、安全、可靠、可調度、經濟的基載發電設施為何要廢棄不用!少了核二廠98.5的可調控的裝置容量,能源局說增加的太陽光電可以部份遞補,所以不必擔心缺電問題,正確嗎?可信嗎?讓數字說話。

根據能源局網頁資料,民國109年1月與12月的太陽光電的裝置容量分別為419.9與509.4瓩,年均容量因數為14.5%,換句話說,等同於每年全功率發電1,270小時;2~11月的月均容量因數介於14.4%與17.5%間,7月最高;12月與1月的容量因數只有9.2%與9.7%。依能源局公布的108/109全國電力資源供需報告的數據,推估110年5月的太陽光電裝置容量為704.1瓩,5月23日與25日太陽光電最大發電能力發生在12:40與12:30,為338.9瓩及346.3瓩,比裝置容量的一半還略低。實績顯示,即使在大晴天的白天,太陽光電最大供電能力只有號稱裝置容量的一半。5月31日與6月6日為陰雨天,太陽光電最大發電能力只剩164.9瓩及94.8瓩。

再來看看太陽光電供電能力與系統負載的關係。根據臺電網頁5月24日的發電資訊,當日太陽光電最大供電能力為中午12時的334.9,當時的系統負載3,660.4瓩,太陽光電貢獻為9.1%。當日的尖峰負載3,776.9瓩,發生在下午1:40,此時的太陽光電發電量為314.5,貢獻佔比為8.3%。負載尖峰過後,負載降低,但太陽光電發電也在減少,需啟動可調度發電機組供電。當日可調度發電機組最大需求量為3,506.7瓩,發生在下午3:40,此時的負載為3668.6萬瓦千,太陽光電發電量為202.4,貢獻度5.5%。對電力系統供電能力的挑戰發生在此時。

再來看看6月18日的數據,當日下午1:49分用電量達3808.4萬瓩,為歷史第二高,1:50分太陽光電發電量為318.9瓩,貢獻度為8.4%當日太陽光電最大供電能力為12:40的329,系統負載3,607.3瓩,太陽光電貢獻9.1%。這些趨勢與5月24日並無太大差別。但當日可調度發電機組最大需求量3585.7瓩,發生在下午7:00,此為當日負載的第二尖峰,為第一尖峰的94.2%。6月18日狀況已是臺灣電力系統的常態,每日有兩個峰值,第一個發生在下午1:30左右,第二個峰值發生在晚上7:00左右,第二峰值與第一峰值差異,發生時間都受氣溫影響。

增加太陽光電可以用於第一個尖峰,但對晚上第二尖峰毫無助益。如果我們有足夠的儲電設施,或許可以將白天的太陽光電存起來,晚上使用。但目前臺灣電力系統最大的儲電設施為日月潭的抽蓄發電,總裝置容量260瓩,110年~114年新增的儲電設施59瓩,只是同時期增加太陽光電設施的4%,杯水車薪。報載德基水庫要建一個大型抽蓄電廠,裝置容量也只是36.8瓩,還要到2034年才能啟用。

今年5月13日與17日的分區輪流停電,一個發生時間接近傍晚,一個發生在晚上,原因都是可調度發電機組裝置容量不夠。根據經濟部108、109年全國電力資源報告的規劃,114年12月5月,全國電力系統中可調控裝置容量都低於今年6月的水準,114年5月核三廠二號機停止運轉後,差距達到348.2瓩,幾乎是核二廠與核三廠裝置容量的總和。從今夏開始到民國114年、115年臺灣都有缺電的顧慮,分區停電會發生在夏月的晚上,甚至會從偶然發生惡化為常態。

報載,「原能會表示,核二廠1號機將於7月1日晚上開始降載停機,隨後即進行機組大修作業」,「受限於用過燃料池貯存近滿儲,該機組爐心內用過核燃料於停機後暫時無法退出爐心,因此仍須維持安全重要相關設備的可用性,進行必要大修維護、測試、保養作業」,換句話說,原能會要求核二廠一號機維持在可運轉的狀況。

臺灣電力公司前董事長黃重球先生接受平面媒體採訪時說,臺灣電力系統的缺電情況「無解」,我基本上同意。但想要在較快的時間脫離泥沼,現有核能電廠延長使用年限是最務實、最經濟的電力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