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觀點】不安籠罩下的東奧

圖片來源:tokyo2020 instagram


好事多磨的2020東京奧運終於將在7月23日登場。東京3度獲得奧運舉辦權,但卻僅在1964年如期舉行一次,此為奧運史上絕無僅有的紀錄。1940年東京奧運正值日本侵華戰爭,日本以是年將紀念神武紀元2600年舉行大規模軍演為由,放棄奧運舉辦,但實為1938年中,日本傾全軍之力投入武漢會戰,無力兼顧需投注龐大人力、物力的奧運籌備。2020年,東京奧運再度受武漢延宕,此次肇因被形容為「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新冠疫情。

新疫病毒不斷變種,加上疫苗研發、製造與分配的高度政治化,疫情難以有效控制,東奧雖延期一年,但當下的全球疫情較諸去年更為嚴峻,若去年無法舉辦,今年更缺乏條件。然而,國際奧會(IOC)不願承受主動停辦東奧的財損,日本礙於合約更難扛起打退堂鼓後,粗估近1兆日圓的天價違約賠償,菅內閣只能被IOC趕鴨子上架,且戰且走,在新冠疫情肆虐及逾6成日本民意反對下,東奧決定以8成比賽無觀眾的「空場」方式登場。

東奧雖箭在弦上,但反對的日本國民直到開幕前,仍堅持不應使市民及參賽選手的健康,甚至生命安全曝險,IOC主席巴赫上週走訪廣島和平紀念公園及在都內出席東奧組委會舉行的歡迎宴會場外,皆出現抗議活動,希望最後仍有機會阻止這場奧運。

日本共同社17、18日實施的全國民調顯示,87%受訪者擔心東奧及帕運造成新冠疫情擴大。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強調,奧運須優先確保安全安心。《奧林匹克憲章》亦明定,IOC應確保「運動員的健康」並且推廣「安全競技」,但連日新增確診數破千人的東京實難確保賽事安全。17日,東京新增染疫達1410例,此為半年來新高,近一週平均確診數更高達1068人,東京新冠疫情在奧運開幕前再拉警報,平添日本國民不安。

在各國入境運動員及相關人員陸續傳出確診個案下,日本公衛專家擔心東奧「防疫泡泡」阻絕不了病毒,何況日本社會對疫苗存在疑慮,施打速度緩慢,目前接種率僅34%,為先進國家中的後段班,在未形成群體免疫下,東奧確實構成日本防疫壓力,無法說服民意熱情相挺。東奧最大贊助商之一豐田汽車決定抽掉在日本的奧運相關電視廣告,社長豐田章男也不出席開幕式,豐田執行役員(董事)長田准直言,東奧成為不受理解的一屆奧運。為顧及日本國民的觀感,豐田以抽廣告對東奧設下防火牆,以免損及企業形象。

東奧能否扭轉民意端賴賽事期間防疫成敗,挑戰難度不小,菅義偉首相已成過河卒子,菅內閣與IOC「同船一命」。內閣支持率下探3成,進入危險水域的菅義偉在東奧中背水一戰,若疫情因奧運失控,日本不僅將付出遠甚於停辦東奧之合約賠償金額的經濟損失,菅義偉亦恐斷念連任自民黨總裁,以保「自公聯合政權」。

命運多舛的東奧,觀盤重點不在各國累績的獎牌數或選手挑戰體能極限創造的新紀錄,而是日本的每日染疫人數,此決定東奧後日本政權誰主與經濟榮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