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大年觀點】301條款陰影下的越南

圖片來源:Pexels


2018年美中貿易戰後,不少跨國企業調整在中國佈局,越南基於地緣優勢及其他有利條件,吸引不少由中國移轉的跨國企業投資,越南可說是美中貿易戰主要受益國。由於大量外資擁入,再加上轉單效應,越南對美國貿易順差也不斷增加。由2018年的395億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558億美元,在2020年更高達697億美元,2021年前5個月也有349億美元。美國對越南貿易逆差占美國總貿易逆差比重,也由2018年的4.5%,劇增到2021年的8.7%。越南已經超過日本及德國,僅次於中國大陸及墨西哥,成為美國第三大貿易逆差來源國,引起美國高度關切及不滿。

美國認為越南對美國貿易順差增加,不單純是因為生產據點移轉;越南刻意壓低匯率,以及干預貿易政策,也是其中重要原因。所以在川普時期,即指責越南操縱匯率及存在不少不公平貿易措施。2020年10月美國財政部將越南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越南也成為繼中國之後,第二個被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進行301條款調查的國家。

在2021年1月川普總統卸任前,USTR公布301調查報告,認定越南不合理外匯政策使匯率低估,因而影響到美國貿易利益;但是否要對越南加徵關稅制裁,則由拜登新政府決定。

在拜登上任後,要求越南政府具體改善,雖然2021年4月財政部報告說明沒有足夠證據顯示越南操縱匯率,但仍將越南列入觀察名單。另外拜登政府也沒有排除對越南課徵懲罰性關稅,但是大多數美國企業,並不支持美國對越南加徵關稅,因為不但增加生產成本,又會衝擊才重建的供應鏈。所以最近美國76個工商團體聯合致函USTR,強烈建議美國不要對越南課徵懲罰性關稅。

美越在協商後,近日在匯率方面達成協議。美國財政部與越南國家銀行(SBV)的共同聲明中,越南承諾以更透明匯率政策,來維持金融市場穩定;不會以貶值來促進貿易,此可以緩和雙方經貿情勢,並降低不確定性,對在越南的臺商也較為有利。

美國與越南雖然沒有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但美國一直將越南視為重要經貿伙伴;在美中貿易戰後,越南更成為美國推動「印太戰略」的重要盟友。另外越南與中國在南海的爭議,特別西沙群島的主權糾紛,雙方更是寸土不讓毫不退縮,越南也需要美國支持,預期美越關係會持續升溫。

雖然美越初步達成匯率協議,越南暫時不會受到美國制裁,但是未來美國還是會持續關注雙方貿易失衡問題,美國仍有可能會對越南提高關稅。越南必須增加對美國採購,降低政府干預並進行結構改革,以有效抑制貿易順差成長。因為不論是川普還是拜登政府,將美國貿易赤字,與對手國不公平貿易政策連結,仍然是美國一貫的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