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振華觀點】防疫三級警戒下,政治攻防誰失分?誰得分?

圖片來源:中國國民黨 全球資訊網


自從五月中本土新冠疫情大爆發後,在野黨或地方政府皆針對過去的防疫缺失及未來的防疫規畫,與執政黨及中央政府爭奪政策話語權。在這兩個多月的政治攻防裡,究竟誰失了分?誰得了分?

儘管防疫理應是一個科學問題,但人類在面對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時,所能做的任何舉措都充滿了不確定性,就連發明了疫苗也不確定是否真的有效果,或即使證明了有效果,也無法確知是否存在長期的副作用。在這樣不確定的狀況下,過去一年半以來,世界各民主國家政治分歧的現象都更加劇烈,畢竟沒人能夠很確切地說出某個政策一定有效,且政策在實際執行時又往往需因地制宜,自然讓防疫措施產生諸多爭辯,甚至出現政治凌駕科學專業的情形。總之,當人們透過自身的政治濾鏡來檢視防疫措施時,原本專業的公衛問題也成了政治問題。

在今年五月之前臺灣一直是全球防疫的模範生,中央政府的各項防疫措施雖然偶爾受到挑戰,但因為疫情始終控制得宜,各種挑戰的聲音一直無法成為氣候,連帶使得蔡英文政府享有極高的施政滿意度。當疫情出現破口後,原本的措施自然受到檢視,民眾不滿意的聲浪也隨之而來。因此過去兩個月的各類型民調皆顯示,不論是衛福部長陳時中的滿意度,或是以蔡英文總統為首的政府施政滿意度,甚至民進黨的支持度,都有明顯下滑的跡象。不過,根據政大選研之友協會在五月底所做的網路調查顯示,即使當時在疫情高峰期,但仍有超過五成的受訪者認為,臺灣的防疫表現與一般國家相比仍然比較好。當然,透過網路調查結果來推論整個母體需要特別注意,但至少顯示諸多民眾仍未對臺灣的防疫作為徹底失望,對於未來的防疫措施也仍有信心。因此近來臺灣疫情受到控制,可以想見整個綠營執政團隊的支持度已獲得支撐點。總之,這兩個月的疫情大爆發的確讓陳時中跌下神壇,也讓綠營的施政滿意度重挫,但不是無量下跌,而是回到「執政vs. 在野」對抗的基本面。且由於防疫政策已高度政治化,未來即使臺灣的防疫績效重新站上先前的高標準,執政團隊的滿意度頂多微幅提升,要回到過去動輒六、七成的滿意度幾乎不可能。整體來說,民進黨政府在過去兩個月是失分的。

那究竟是誰得分了?基本上,不分藍綠,各個地方政府首長都有加分。疫情爆發後,各級地方政府肩負起防疫政策執行的角色,在防疫戰爭當中的存在感大增。現在疫情要是控制得好,已不完全是中央政府的功勞,地方政府也是每天以該地區「+0」做為戰功,加上疫苗施打同樣由地方政府執行,於是地方政府有更多向民眾「邀功」、甚至利用疫苗「綁樁」的機會。至於疫情的重災區雙北,兩位屬於在野黨的市長更是頻頻挑戰中央的政策,防疫話語權大增。因此即使處在疫情最嚴峻的地方,兩位市長的支持度並沒有顯著下滑,甚至有上升的跡象,成為對抗執政團隊的領頭羊。

進一步從政黨競爭的角度來看,近來討論最多的莫過於民眾黨是否隨著柯文哲市長的聲量大漲而獲利?或國民黨是否因民眾黨的崛起被邊緣化?還是國民黨的聲勢趁著民進黨支持度下滑而有所提升?事實上,柯文哲長期以來在全臺就有約20%的支持度,這也是為何2019年時,兩大主要政黨在總統民調初選當中,都把柯市長納入並列為假想敵的主因。不過,柯市長始終未能成功地將民眾對他個人的支持度,轉化成他屬意的候選人、或其所創政黨的支持度。的確,近來有些民調顯示,民眾黨的支持度似乎有上漲的跡象,但這樣透過柯文哲拉抬政黨支持度的趨勢是否能持續下去,亦或只是短期的現象,其實現在還很難評估。至於國民黨在這場防疫戰爭中,顯然是獲利最少的。不論從網路聲量或是民調支持度來看,即使不失分,但也沒能得分。從過往經驗來看,臺灣政黨的支持度其實都需要政治明星來拉抬,而不是政黨來拉抬政治人物,就像約20年前的宋楚瑜之於親民黨、2008年的馬英九之於國民黨、及2016年的蔡英文之於民進黨一般,政治明星的支持度一定要比政黨的支持度要高,也才能替黨在一對一的選戰中爭取中間選民,開疆拓土。國民黨下一個政治明星在哪?又這個政治明星是否能和黨連結在一起達到拉抬的效果?這兩項因素或許是未來國民黨支持度能否真正提升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