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文蔚觀點】藝文紓困外請規劃藝文工作者駐校

圖片來源:文化部


疫情衝擊下,表演藝術活動停擺,電影院門可羅雀,原本就已經體質不佳的藝文環境,遭遇了巨大的衝擊,原本就薪資不高,工時過長,以及工作機會不穩定的表演藝術工作者、作家、音樂家、畫家與設計師等,更面臨了失業乃至製作成本無法回收的窘境。雖然政府頻繁推出藝文紓困政策,但重點放在藝文「產業」,加上缺乏跨部會的力量推動,能夠協助到藝文「勞動」層面的力道,恐怕有限。(參閱:吳亮賢,藝文工作者難申請紓困 怨嘆「被政府踢來踢去」;劉馬利,疫情冰河期重創藝文工作者:紓困不等於布施,而是倍增藝術價值的開端。)

去年年中,國際新聞就傳出好萊塢電影產業的哀鳴,因為映演業的休息,加上影展的停辦,好萊塢電影產業的停工狀態,預估已經造成近20萬人失業。電影《永不屈服》監製馬修‧貝爾(Matthew Baer)說:「如果你遇到颶風侵襲或演員身亡,電影史會告訴你解決方式,但是沒有人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次的瘟疫。」充分顯現出好萊塢影視帝國的窘迫(參閱:少了強片與觀眾 美國戲院疫情下前途茫茫);而在臺灣的文化產業中,電影、電視、劇場、出版業與創作圈,恐怕更是雪上加霜。蔡蕙如與林玉鵬最新的研究《後疫情時代下「脆危的」影視勞動—臺灣影視文化產業紓困政策再思考》指出,目前短期救濟、紓困產業的補貼政策下,文化創意產業工作者的身分認定不易,引發不少公部門補助程序上的紛爭,常使得弱勢的藝文工作者無法請領,讓年輕與原本就工作狀態不穩定的工作者,離開崗位。文章中也提醒,疫情期間,影視產業下的自雇者與自由工作者在不穩定的產業環境與非編制內的工作保障下,成為產業中最脆弱的一環。如果再審閱近半年來有關失業率與無薪假人數不斷飆高的趨勢,更對臺灣的藝文工作者感到擔憂。

文化部與勞動部如果能拋棄本位的思考,與教育部協調研商,不僅僅以產業紓困為對象,而是讓藝文工作者能到大專院校與高中職駐校,擔任一學期或一學年的駐校作家、駐校藝術家,協助開發創意寫作、戲劇表演、美術設計、民俗傳承、電影製作、多媒體設計以及音樂演出等課程,將有助於改善在藝術工作者層面的職業困境。特別是在108課綱之下,各高中都面對了跨領域教學,以及在下學期推出加深加廣課程的挑戰,師生在人文藝術以及與社區文化的議題開展上,都亟需有創作、策展以及展演經驗的藝術工作者指導,為校園注入結合生活經驗與藝術創意的新課程內涵。

放眼未來,一年之內,疫情應難以解除警報,藝文扎根教育環境,讓藝文工作者有機會實踐理念,且因為教學與服務得到穩定的工作機會,應當是解決藝文工作脆危(precariousness)現況的一個解方,有待政府正視與提出具體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