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元豪觀點】你今天反共了嗎?

圖片來源:馬英九 粉絲專頁


「反共」是很夯的政治正確口號。在今日的臺灣,很多人「反中」但可能不好意思說出口;但換成「反共」就絕對佔據道德高地,人人鼓掌。「反共不反中」也成為某些政治人物用來掩飾自己反中懼中的面具。

然而,說著要反共的人,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你真的在反共,或只是直覺的口腔反射動作?或說,反共只是掩護「反中」的障眼法?某些人只是用反共的姿態在爭取政治利益,骨子裡根本「愛共」愛得半死?(因為有中共在,他們選舉就永遠有素材可以打)甚至還有些原本不反中也不反共的人,因為看到綠營靠芒果乾選贏了,很想投靠又不好意思髮夾彎,就拿「反共不反中」當作煙幕彈,想要兩邊討好。

說實在,反共不反中是很困難的。邏輯上,這兩者可以分開中國絕對不等於中共但現實上,一個不「共」戴天,對中共所有政策發展只會說「他們不民主所以都沒意義」的人,如何接觸現在的中國大陸,如何進行兩岸交流?您走進大陸一步,每個機構、組織、法令措施,都是共產黨制定執行的,每個重要據點與組織都要中共領導的政府核准。如果你反共反到底,那恐怕就得老死不相往來。然而,臺灣做得到嗎?這跟反中有何不同?

在我這一輩(五年級後段)成長的歷程,還是受到反共教育浸淫的。「共」字就是「共匪」的簡稱。「反共復國」、「消滅共匪」的教育標語漫天蓋地,「仇匪恨匪」還是軍中每天呼口號的內容。小學生寫作文不知如何結尾,就寫一段「消滅萬惡共匪,解救大陸同胞」即可。而多少破壞民主、限制自由、戕害法治的政策,都可以在「反共」的大旗下暢行無阻。這就是可笑的反共時代。這也讓從小聽著反共口號長大的筆者,現在聽到反共就想吐。

在那將中共視為叛亂團體,認定兩岸還在內戰狀態的「動員戡亂時期」,反共反到腦殘,也沒有關係。因為反正兩岸不相往來,「三不」政策牢牢地卡著臺灣人民與大陸人民之間的交流。但在今日,這麼多的臺商、臺生在對岸發展;即使在兩岸暫停官方交流的今日,臺灣對中國大陸的貿易順差依然有780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00億美元。請問,您怎麼可能不相往來?你又怎麼可能跟自己痛恨,念茲在茲要「反」的組織,一直打交道?

更核心的問題,是很少人把「反共」的定義弄清楚。

我們來看看「反共」這個詞的意思。反共的「共」字,指的是什麼?是共產主義?是所有與共產主義沾上邊的左派思想?全世界共產黨?中國共產黨?共產主義政權?中共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所有附隨組織?支持或不恨中共的所有人士?還是說,反的不是共產主義,而是專制極權?「共」有這麼多可能的涵義,您反的是哪個?

有人說,反共是指徹底反對「共產主義」。但共產主義的內涵非常廣泛多元,馬克思主義、左派思想,一直是世界各地勞工運動、青年反體制運動的重要基礎,在1990年代臺灣的各項社運學運,都是以左派自稱。孫中山先生還曾經說過「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又名共產主義」。中華民國憲法前言就規定中華民國是基於「三民主義」而建立之民主共和國,憲法中的基本國策更有強烈「生產工具公有化」的共產主義精神。請問,您要反「共產主義」的哪一部份?司法院大法官釋字 445, 644兩號解釋,甚至將集會遊行法與人民團體法中,禁止傳布「共產主義」的規定宣告違憲,認定共主義也是一種受憲法保障的思想價值。可見反共的「共」不該是「共產主義」。

反「共產黨」?要知道動員戡亂時期結束,對岸的中國共產黨及其政權,並不是我們要消滅對抗的目標。而臺灣合法承認的政黨之中,還包括「臺灣人民共產黨」以及「中國國家社會主義勞工黨」。共產黨在美國(Communist Party USA)、法國日本等民主先進國家,同樣是合法政黨,甚至在議會取得席次,在地方有執政地位。所以「反共」也不可能是反一切的共產黨。

也許反共的人所要反的,只是對岸的「中國共產黨」。或說,反的不是「共」,而是「專制集權」的政治體制。那這樣似乎就合理得多,但那就不是反共,而是反集權專制因為共產黨或共產主義都有可能符合民主價值的要求。用「反共」這個詞,徒增困擾。更可能把所有跟中國大陸接觸,主張和平的人都打成「共」(或舔共),而使得反共變成政治鬥爭工具。

「反共」的「反」字,學問更大。反共,是說單純地對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不表同意?是說絕不與中共接觸?是要用各種手段消滅共匪?是如余英時先生那樣,在共黨倒臺之前不踏進大陸一步?還有,這個「反」的強度有多高?是單純的「意見不同」(類似英國「工黨反對保守黨」)的那種反,還是誓死敵對,相互消滅,像是動員戡亂時期「仇匪恨匪」的那種反?

如果您不是「仇匪恨匪」的那種反共,而只是對大陸地區的政治體制不表贊同,不要在臺灣適用那個體制。那就算自認反共,還是可以與對岸的人民交朋友,依然可以去求學工作投資旅遊,更可以繼續兩岸交流。只要堅持在中華民國自由地區仍然該實施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人,不管他與中國大陸有多少交往,他如何看待中共政權,都不該成為「反」的對象,都不該被扣帽子、污名化。至於自己的夥伴去大陸投資,與中共幹部把酒言歡,但是在臺灣成天拿著「反共」大旗批判別人親共,那就更等而下之了。連自己在反什麼東西都不知道,卻動輒罵人親共舔共,那和威權時期成天扣人「匪諜」的帽子,有何不同?

「反共」是一個光譜,也有著多層次的複雜意義。但太多人沒有想清楚「反共」的定義,只是隨口念個反共咒語,就咒罵任何願意與對岸和平交流的人。這樣根本不能溝通,因為不同定義下的「反共」根本是雞同鴨講。有鑑於此,反共這個詞,恐怕要更謹慎地使用。或許「反專制」、「反併吞」,會遠比「反共」這個模糊不清又造成混淆的詞,更能避免不必要的仇視,並減少不良政客操作鬥爭的空間。

臺灣現在該做的,是要確保憲法上的「自由地區」(臺澎金馬)全體人民,都生活在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下,絕不接受專制政體的統一,也不在臺澎金馬以反共為名去復辟動員戡亂的紅色恐懼。這樣就夠了。被濫用的「反共」,只是扣帽子的工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