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葛雷觀點】有必要急著「斬草除根」,走私貓立即正法?

圖片來源:Flickr - Three innocent kittens


821日,一起154隻走私貓即將遭安樂死的消息,劃破了悠閒週六假日之平靜。

消息是早上出來的,出面疾呼的動保團體聲嘶力竭,強調他們願承擔全部的檢疫費用,確保不會花到國家的錢,然而到中午海巡署即宣布154隻貓已全數安樂死。

說句最難聽的話,這根本是「斬草除根」,與清末山東巡撫丁寶楨以順治帝祖訓「宦豎非經差遣,不許擅出皇城」,在東太后允許下,故意指控西太后寵愛的太監安德海因「出現在京城外,必是假太監」,進而直接處斬的事件多麼相似!

人死已成不可逆轉,西太后再生氣也無法讓安德海復生,只能接受結果。這一百多隻走私貓也一樣:哪怕晚半天安樂死,政府就可能克服不了外界壓力,而必須刀下留貓了,所以十萬火急立刻斬草除根。

154隻貓值不值得留命下來,到底法律規定有無留彈性,或有可商榷之處。「安樂死」本身未必罪大惡極。愛貓人士主張合理與否,亦應一併供大眾嚴格檢驗。然而民主國家總要留給公民討論空間吧!政府以最快速度直接安樂死,算準貓死不能復生,民意頂多吵幾天「還能怎樣」,此類用心,實非正派政府所應為。

整件事發展至今,筆者最為痛心的是網路上許多討厭動保人士的網友,對動保人士的聲援與憤怒冷嘲熱諷。一句話,快速安樂死若真這麼具正當性,那蔡英文總統臉書發文說她也很難過,說要修法,又是所為何來?說明愛護動物人士具一定民意基礎,與道德正當性。有權改變制度的蔡總統可以愛貓,可以表示「非常難過」;沒有修法能力,無力回天的小民不能哭喊一下嗎?

然而,在網路上,許多毫無同理心的網友(數量不比愛貓人士少)滿是冷嘲熱諷,什麼這就是依法執行啊,你這麼有愛心只是因為愛品種貓啊,收容所這麼多貓為何不去認養啊,或者酸說什麼過去海巡查獲過大閘蟹,怎就沒人惜蟹命啊等等。

我們社會已經冷血到這種程度,連動保人士「傷心」、「發洩情緒」幾天都不行嗎?對貓有愛,不捨貓命逝去,認為在法律沒規定無論如何都得安樂死(本年6月就有刀下留貓先例)的情況下,政府應留下貓的命,有這麼可惡嗎?動物傳染病防治法第34-2所稱的「必要之處置」,明明就有好幾種選項,而並非規定一律即刻就地正法(撲殺)……那讓大眾討論一下處理措施,不行嗎?

海巡署冷血火速處死貓,網友冷嘲熱諷只為挺政府,這情景讓人心碎,但仔細想想也不意外,本波COVID-19疫情死800多人,都還這麼多人認為沒什麼,繼續力挺陳時中了,這也不過是154條貓命,豈會因這種「小事」動搖對民進黨的全力擁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