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請國民黨主席參選人「講經濟」

圖片來源: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將於本(9)月底選舉新主席。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說「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想以臺灣的處境,更難置身於這個變局之外。因此,國民黨雖居在野地位,但這屆黨主席選舉非常重要,新任黨主席將集全黨之力,迎戰明(2022)年地方選舉和2024年的國會及總統大選。如果最後贏得勝利,國民黨將領導臺灣,因應世界百年變局的挑戰。

在民主國家,組織政黨的目的就是取得執政地位。沒有執政權力,再怎麼偉大的政治理想,都將淪為空談。欲取得執政地位,國民黨必須改頭換面,以扭轉社會對其根深柢固之不良觀感。民調顯示,僅管民進黨執政以來,在許多公共政策上「失分」;但國民黨扮演的在野監督角色,卻未因此而「得分」。未來新任國民黨主席的當務之急,就是改變人民對民進黨失望、但對國民黨也不存希望的心理。

有人說國民黨缺乏論述,不錯,我認為國民黨需要建立一套論述,讓民眾在國家面臨生存危機時,根據政黨政治的遊戲規則,擁有更大的政策選擇空間。此外,國民黨不應有「認同」論述的爭辯,因為涉及國家、民族和文化歸屬的問題,國民黨黨章和憲法就有章法可循。至於兩岸關係的定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也已說得清楚明白,國民黨不必另做文章而旁生枝節。

新加坡最重視生存政治。前總理李光耀在他的回憶錄中指出,新加坡的生存原則只有一個:「新加坡必須比本地區其他國家更剛強勇猛,更加有組織和富有效率;儘管我們缺乏國內市場和天然資源,我們一定要提供條件,讓投資者能在新加坡成功營業,有利可圖。」所謂「民之所欲,長在我心。」李光耀就靠這個簡單的生存原則,獲得新加坡人民的擁戴,並且經過世代相傳,讓李氏父子能長期維持執政地位。

《紅樓夢》說「大有大的難處,小有小的好處。」小國有小國的生存原則,大國也有大國的生存之道。中共面臨錯綜複雜的外在形勢,習近平近期把「共同富裕」視為優先課題,因為它與人民的生存權有關,也影響習個人的權力和共黨的執政地位。習近平倡議「共同富裕」,是為了解決發展不充分、不平衡的問題;前者需要保持較高經濟增速,目前對中共而言難度較高,故習先從較易也較為急迫的後者下手。例如,習以加大反壟斷監管力道、依法查處不正當競爭等,來處理不公平的社會矛盾問題。

我期盼國民黨主席參選人能苦民所苦,在政見辯論中多講經濟。經濟和疫情一樣,都是民眾最關切的問題,也是攸關臺灣的生存問題。真理是愈辯愈明的,如果辯論激出的火花讓人民有感,並能夠提出切中時弊的主張及解決問題的辦法,則這場黨主席的君子之爭,可能就是整個黨的浴火重生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