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葛雷觀點】國民黨怎樣擺脫紅帽?—臺灣民主自由是最高價值

圖片來源:國民黨官網


今年429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Avril Haines出席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時表示:「我覺得臺灣已經在某種程度上加強了走向獨立的立場,他們看到了香港所發生的事情,我認為這是一個不斷增加的挑戰。」Avril Haines並強調,美國若表明會協防臺灣,將使臺灣跟中國的關係更加分離,並使中國四處威脅美國的利益。

Avril Haines的發言中,我們可以看到兩個重點,一個是美國認為臺灣人因香港情勢而日益往臺獨發展,另一個是美國認為這對他們來說是「挑戰」,意指美國並不樂見這情勢發展。亦不打算表明協防臺灣,以免臺灣跟對岸的關係更加分離。

美國視臺灣民意發展為挑戰,當然與美國長期「不支持臺獨」之立場有關。特別是在美國倉皇退出阿富汗,拜登總統宣布「美國用軍事力量重塑其他國家的時代已結束」之後,美國不願在臺海開戰,不願表態協防臺灣,只願在其他領域與大陸激烈競爭。這樣的路線已然確立。

然而,這是不是代表國民黨或其他在野勢力,有機會從美國反對臺獨中找到發展機會呢?以現在臺灣人高度信賴美國(美麗島電子報1月份國政民調顯示6成民眾贊成美國居中協調兩岸談判)的情勢來看,美國願意採取緩和兩岸緊張的路線,自是給了在野勢力喘息之機,至少比川普時代美國成日大分貝嗆中,高調歌頌臺灣,公然強調臺灣非中國一部分來得好得多。

然而,請別忘記Avril Haines的「臺灣人傾向臺獨為美國挑戰論」。這代表「美國認為臺灣人日益傾向臺獨已是事實」。而參考國內2份民調,包含6灣民意基金會民調顯示,47%臺灣成年人對中國共產黨反感,10%有好感,32%無好感也無反感。而美麗島電子報1月國政民調也顯示,僅10.9%民眾贊成統一或考慮統一。拿這兩份民調來對照,可以彰顯出一個現實:無論我們喜歡不喜歡,Avril Haines的判斷是大致靠譜的。

臺灣人對中國共產黨是如此的厭惡,對統一支持度是如此的低,偏偏國力懸殊,對岸經濟與軍力快速增長,軍機又成日繞臺,大陸政府又成日對臺放狠話,拼「戰狼外交」。再配上大陸政府持續推出限縮人民自由的各項政策(限制補教業上課時間、未成年人玩遊戲時間、點名「娘炮」藝人),並在未經審判下讓諸如趙薇這樣臺灣人熟識的藝人「網路消失」的作法。這一切的一切加總起來,都不斷加強臺灣人被大陸併吞的恐懼。

而恐懼偏偏不是一個理性的情緒,人一旦恐懼起來,往往選擇的是最激進,立場最鮮明的主張。在這種情況下,民進黨批判國民黨與柯文哲「不敢批中國」的論述就非常容易讓許多民眾覺得很有道理:「中國這麼壞,你還在說要與它談兩岸和平?」、「國民黨竟相信中共會遵承諾?」這些標籤貼下去,國民黨真的在年輕票上面非常難以招架。而年輕人偏偏又是最有網路活動力與影響力的群體,對於選舉「空戰」有巨大影響力。

對於這問題,某些國民黨從政人員可能希望以革命性的方式,一次推翻九二共識等傳統兩岸關係元素,向反中路線大幅度靠攏,以藉此取得臺灣國族意識認同。姑且不論這樣的立場調整對或是錯,國民黨黨名就是掛中國二字掛了幾十年,主張九二共識也10多年了,立場在極短時間內大幅改變,能取信於人嗎?恐怕不行,品牌形象是時間累積出的。就與任何一個人在社會上混,都得背著過往的履歷與前科一樣,不可能隨時「砍掉重練」,這畢竟不是遊戲。

但,國民黨的兩岸政策論述,必須好好面對以下現實:越來越多的中產階級在自身與大陸人互動的經驗中感到不愉快,更因香港反送中、國安法等事件,開始對主張與大陸和解的政黨不信任,甚至懷疑這樣的政黨在促統。

這,絕對是國民黨需要極其嚴肅去面對的。本來九二共識就僅只是「兩岸同意口頭表述一個中國」的共識,不是「國民黨不得讓共產黨不開心」的共識,更不是「國民黨有義務達成統一」的共識。國民黨原先的政策主張中,本來就反對急統,也有許多足以防衛臺灣的「拒統」成分,與中華民國憲法完全相符臺澎金馬乃是中華民國「自由地區」,而且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是自由地區的核心,以「民權主義」、「民主自由」為核心的憲法,絕對不可能與當前愈發專制的中共謀統!本就具足的東西,能不能拿出來強調?當然可以!這本就是「既定主張」,國民黨堅持民主自由與臺灣安全,拒絕與專制政體討論民主,這有什麼好客氣的?有什麼好自卑的?與大陸交流,但堅拒一國兩制,強調自由地區兩千三百萬人的尊嚴與意願,一向都是國民黨的精神,怕什麼?

展望未來,國民黨一定要凸顯自己既有政策中「拒絕與在現行中國制度下統一」的部分,且要把它放在報告第一頁,開誠布公,一再又一再的說。以這樣的態度面對20222024,適度回應、同理國人對大陸的恐懼,重新與日益恐中的中產階級建立情感上的聯繫與認同感,擺脫掉「親共」的帽子,國民黨才可能再獲新生。民主自由體制乃是臺灣的底線,也是國民黨兩岸政策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