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立誠觀點】氣候帝國主義—忽視發展差距的減碳瘋

圖片來源:earthjustice


今日氣候變遷成為全球顯學,全球各地天災及減碳報導無日無之。政客媒體無不為其搖旗納喊,但絕大多數人完全不知道目前西方國家推動的氣候政策對開發中國家極不公平,完全可以稱之為氣候帝國主義。

巴黎協議訂定了極為嚴苛的溫升目標,在此一目標下,大氣中可以容納的碳排嚴重受限,在強力減碳壓力下,首當其衝的就是燃煤電廠。

美國拜登總統上臺後,任命前國務卿凱瑞為美國氣候大使。凱瑞風塵僕僕與全球各國共商減碳大計。目前中國大陸為全球最大碳排國,當然被美國視為頭號目標。凱瑞已兩度造訪中國討論減碳。凱瑞第一次造訪中國時,提出的要求即為中國金融機構不得貸款國外新建燃煤機組。這要求合理嗎?

全球瘋狂推動減碳者,都有一個極大的盲點。這些人都住在先進國家,享盡價廉化石能源帶給文明社會的好處。但這些人不但不知能源轉型極為困難,也完全忘了世界上還有近10億人無電可用。要拯救這10億人脫離極端貧困落後的生活,提供穩定價廉的能源是最基本的條件。不幸氣候極端份子大力推動的太陽能及風能均靠天吃飯,根本無法提供穩定的能源。

非洲大陸煤礦儲量豐富,天然氣資源稀少,能夠提供廉價燃料,幫助人民脫貧的唯有燃煤發電。但今天西方世界,為了減碳抗暖,全面停止對新設燃煤電廠貸款。非洲及其他落後地區由中國金融機構取得建設新燃煤電廠貸款,成為其獲得穩定價廉電力的唯一途徑。但西方國家拒絕貸款煤電的政策,完全斷絕了身陷極度窮困的10億人脫貧的任何希望。「犠牲非洲救地球」這種說法還不是空穴來風。

個人感覺中國也深受西方國家蠱惑,承諾2030年碳排達峯值,爭取2060年淨零排放。美國將氣候政策與地緣政治一鍋煮,凱瑞第二次到中國即要求中國將淨零排放目標提前10年到2050年。

為了減碳,中國不但已大幅減緩國內燃煤電廠建設,近日又大幅度削減鋼鐵生產。一方面再生能源撐不起中國,盲目減碳,經濟成長必將減緩甚至停滯,失業增加,正中美國下懷。另一方面中國城鎭化比率依然偏低,未來仍將有數億農民進城,住房需求極大。今日為了減碳鋼鐵減產,鋼筋與鋼材等建築材料價格必然上漲,導致房地產上漲,深化社會矛盾及不安,不利社會和諧發展。

七月份國際能源總署IEA出版了一本報告「2050淨零排放———全球能源界之減碳途徑」,暫不提該報告一廂情願天方夜譚似的減碳路徑,單看該報告規劃2050年全球電力展望即令人深感不安。IEA乃先進國家OECD成立之國際最大能源智庫,其電力規劃極為不公。

該報告將全球電力消費分為先進國家與發展中國家。2020年先進國家人口14億,電力消耗10兆度。發展中國家人口64億,電力消耗13兆度。每年人均用電,先進國家7000度為發展中國家2000度的3.5倍,但此乃過去歷史發展所造成,雖然不公,也無可奈何

但報告中規劃2050年碳排歸零時之全球電力消耗令人極為詫異。2050年先進國家人口未成長維持14億人,但電力消耗倍增為20兆度。發展中國家人口增加20億成為84億人,電力消耗增為40兆度。每年人均用電,先進國家14000度仍為發展中國家4700度的3倍,這就令人難以接受。以往歷史造成的不公也就罷了,吾人總希望未來世界能趨於公平,但依IEA規劃,30年後的世界仍極為不公平。先進國家永遠先進,落後國家永陷貧窮。誇張的是IEA公然如此規劃未來世界,好像本該如此,不以為有什麼過錯。

目前暖化災難被極度誇大,巴黎協定訂定之溫升目標為1.5攝氏度及2度,過於嚴峻,有很大的檢討空間。諾貝爾經濟獎得主,耶魯大學諾得豪斯教授被尊為氣候經濟學之父,根據諾氏獲得諾貝爾獎獎之氣候經濟模型的成本效益分析,諾氏建議以攝氏33.5度作為溫升目標方為正確。

先進國家已高度發展,社會富裕,節能減碳較易達成。但許多開發中國家仍極為貧窮落後,正有待大量使用穏定價廉的化石能源以達成脫貧目標,那有什麼節能減碳空間?但一樣被西方國家趕鴨子上架承諾減碳。

今天全球溫升主要乃因歷史上西方國家碳排所造成,目前大氣中二氧化碳北美及歐洲國家各超過1/4,中國累積碳排只有美國一半。在上世紀末簽署京都議定書時還強調「共同,但有區別的減碳責任」,與目前不談歷史責任,強力要求各國在規定年限達到淨零碳排目標,對追求世界公平而言,遠較京都議定書時代為退步。

不提本身為歷史上碳排罪魁禍首,堅持極為嚴岢之增溫目標,阻擋落後國家赤貧人口脫貧,目前西方世界主導的全球減碳完全是種氣候帝國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