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鴻慶觀點】朱、江能延續「連胡五項願景」嗎?

圖片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 臉書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朱立倫、江啟臣與張亞中都主張要延續「連胡五項願景」,而其中最敏感的就是「促進終止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只是朱立倫、江啟臣既然宣示要走「親美」路線,這與「兩岸和平協議」不是矛盾的嗎?

不論是從國際框架,還是臺灣社會的民意結構,兩岸要談成和平協議,至少需要美國的「不反對」;就如同2010年兩岸簽署ECFA前夕,AIT公開表態「ECFA是對美國企業有利的協定」,讓當時的馬政府吃下定心丸,也使得民進黨的杯葛,難以著力。

同樣的,如果國民黨執政,與對岸開啟談判「和平協議」,一定會被民進黨說成「出賣臺灣」,屆時如何讓美國認知到「兩岸和平符合自己的利益」,將是克服阻力的關鍵之一。

或許有人懷疑,美國真的希望看到「兩岸和平」嗎?還是美國希望的,是一個持續對抗、衝突的兩岸,才能以「仲裁者」與「保護者」的身分,從中獲利?

衝突的兩岸,對美國是有利益,但也有危險。在阿富汗撤軍之後,拜登已不能再給外界「放棄臺灣」的印象;但卻也因為臺灣(跟其他許多其他議題)卡在中間,拜登希望與北京合作的許多議題,例如氣候變遷,因此觸礁。地球是大家的,北京不配合減少碳排放量,美國自己做再好也是白搭;但氣候變遷畢竟是後代子孫的事,拜登若再對北京讓步,當下的政治能量就會消耗殆盡,一事無成。

簡言之,拜登在「裡子上」,是需要中國大陸的合作,但是「面子」上,則不能表露出半點讓步。民進黨是巴不得中美越僵越好,而國民黨的「親美和中」,則可以幫拜登的兩難解套,讓北京、華盛頓各自有下臺階。

說實在,以臺灣當前的民意結構,「親美和中」也是能接受的底線了。臺灣的未來,有國際政治的客觀限制,也有臺灣民意的主觀框架,國民黨領導人必須在這兩者當中取得平衡,偏執一邊,都只是嘴砲。

朱立倫、江啟臣宣示親美路線,或許北京有些不是滋味,但只有親美的國民黨領導人,才有可能落實「連胡五項願景」,才能在兩岸關係發揮影響力,如同馬政府時期。

2005年的連胡五項願景,「儘速恢復兩岸談判」,馬政府時期兩岸簽了23項協議;「促進兩岸經濟全面交流」,民進黨有聽起去,對大陸出口依賴節節升高;「促進協商臺灣民眾關心的參與國際活動的問題」、「建立黨對黨溝通平臺」,這也都有了先例。

唯一最敏感的深水區,還是「促進終止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即便是在馬政府任內,也難以開展。

和平協議,就如同2018年簽署的南北韓「平壤共同宣言」,雖然非常困難,可能走一步退兩步,但取法於上、得乎於中,還是會有其作用。北韓在簽署完和平協議之後,雖有點反反覆覆,但是當年追求和平的氛圍,到現在還是影響著兩韓當局。

民進黨一直質疑,即便兩岸簽署和平協議,北京也可能反悔;筆者以南北韓來舉例:只要協議是互惠的,北京就不需要反悔;就算北京如同北韓一樣反覆,最差也不過是退回到沒有簽署和平協議的原點。

這樣連胡五項願景,有什麼好擔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