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觀點】沒有「中華民國」的和平協議,悖離臺灣人民

圖片來源:中國國民黨臉書


二〇〇八年國民黨執政後,總統馬英九幾次說過:「九二共識對我們而言,指的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中指的就是中華民國,沒有第二種解釋」。對於「沒有第二種解釋」的講法,大陸頗有意見。

大陸官員說如果我們也說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第二種解釋,那雙方不就弄僵了?彼此都沒有轉圜的餘地。」大陸希望兩岸基於對等原則,雙方語言都可以留下一些可以各自解釋的空間。

大陸哪裡需要強調「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全世界提到中國,講的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臺灣,年輕世代與綠營支持者也是。中共在國際上打壓中華民國,連奧會也不能用國旗;在臺灣,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說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共產黨和民進黨聯手讓中華民國不見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的立足點不平等,中國大陸無須強調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但處境弱勢的臺灣就必須強調一中是中華民國,才是真正的對等原則。馬英九的「一中就是中華民國」,是面對大陸時臺灣應堅持的立場。

中華民國政府與大陸交手,必須盡量彰顯我方的官方身份,呈現中華民國政府存在的客觀事實。

馬政府時期曾有某部會首長赴大陸參與會議,當時陸委會建議他必須以官方身份與會,該首長也承諾會遵守對等原則,但到了大陸後情況就變了。該首長與大陸的機關首長共同主持會議,兩人的名牌上都沒有官銜,只各自掛著民間團體的榮譽頭銜。這安排表面上看起來對等,但違背我方必須彰顯官方身份的立場。

慶祝中華民國建國100年時,國立故宮博物院舉辦活動,故宮院長親自主持,有大陸官員出席,故宮的活動看板上就不放「中華民國100」的標誌,只因為上面有國旗圖樣。故宮的解釋是,大陸貴賓出席故宮活動,並沒帶他們的國旗出席,為了對等,故宮也不放中華民國國旗,以免貴賓看了不舒服。這樣的態度,若是民間、學術單位,為了相互友好互留餘地,那沒關係。但若是政府單位正式官方身分出席,恐怕就要小心些。

中華民國政務首長,不管到哪裡,身份只有一個,就是部長或主委或院長,當陸方刻意貶抑我官方身份時,不該接受。馬政府時,多數政務首長嚴守紀律,卻還是有上述例子,個案極少,但屈己從人,確實不當,違反總統馬英九宣示的立場。

兩岸交手,我方應該盡量彰顯官方身份,但是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提議的兩岸和平發展基礎協定草案》,兩岸簽約主體的頭銜分別是「北京中國之政府代表」、「臺北中國之政府代表」,看似對等,但「中華民國」不見了。國際現實,「中國」兩字的代表權幾乎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壟斷,「臺北中國」四個字,只會被世界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下的臺北政府,無法彰顯中華民國,張亞中的提議自我貶抑。

馬政府時代,已達成陸委會主委與國臺辦主任互訪,相互承認對方機關。馬英九以總統身份出席馬習會,在新加坡的國際記者會,桌牌印有國旗,職稱為總統,這些既有成果不能倒退。

兩岸政治爭議,關鍵在於對岸不承認中華民國,我方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兩岸往來,要完全符合我方意旨很難,只能盡量協商、爭取,日後兩岸再恢復互動時,應該在馬政府已創下的基礎上,官方與官方互動。但張亞中的主張,沒有前進,只有倒退,抹煞了馬政府創下的先例。

兩岸和平協議,真正重點在兩岸的政治定位,大陸如何看待中華民國,以及臺灣如何看待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定位沒共識,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協議。屈從大陸政治立場的和平協議,只是投降協議,不可能獲得臺灣民意支持。

如果要進行兩岸和平協議的談判,就得要凸顯中華民國的存在事實,起手式絕對不能是「臺北中國」。陸委會與國臺辦都曾以官方機關身份往來了,任何兩岸之間的政治性商談,就應該以此為起點,我方代表的身份,至少應該是陸委會官員,我方的協商團隊,至少應該是陸委會以機關名義領隊。

兩岸的政治定位,不可能只是某個專家學者的聰明創見,就一舉解決了兩岸政治爭議,一定要有厚實的民意基礎,否則協議也只是廢紙。兩岸政治定位,需要藉著兩岸官方互動與磨和,彼此逐漸摸索出對應方式。馬政府時期,透過制度化協商,簽署23項協議,兩岸建立機關對機關的聯繫機制,中華民國政府存在的事實,呈現在協議聯繫機制裡,兩岸互不否認治權,循序漸進、逐步累積良善互動。讓中華民國消失的兩岸和平協議,無法帶來穩健的兩岸關係;恢復機關對機關的制度化協商,才是通往臺海和平的務實可行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