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郁媗觀點】崛起中的東南亞

圖片來源:Flickr


面對中、美兩強的競逐,遊走於抗衡與扈從之間的避險(hedging已成為許多國家的政策主流,透過與中、美兩強皆保持友好關係,不得罪任一方,也不完全扈從於任一方的方式,以獲取最大的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

談及避險,不可不提到近來發展蒸蒸日上的東南亞。由於地緣及資源等優勢,許多東南亞國家,例如:印尼、越南等,往往成為近年來大國拉攏的對象。通常他們都會在安全上依靠美國,經濟上則較靠攏中國大陸。而筆者也認為中、美兩大強權的角力大多只會出現在其中一方做出令對方感受到威脅的舉動之時,以2014發生的HD-981事件為例,中國大陸因981鑽井平臺至越南聲稱的專屬經濟區鑽油,引起越南國內大規模的反抗。此事發生前,雖然美國與越南在雙方關係上仍有所成長,但未見突破性的發展,此事發生後美國意識到中國大陸對於其印太戰略的威脅,與越南的關係有了突破性的發展,例如解除對越南的武器輸出禁令等,藉由拉攏越南,作為平衡中國大陸的籌碼。

除此之外,近兩年正如火如荼實施的「疫苗外交」,更為兩強在東南亞地區競逐之例子。上個(8)月底,美國副總統賀錦麗(原譯為卡瑪拉·黛維·哈里斯)於會見越南總理范明正時,宣布將於24小時內贈送100萬劑疫苗予越南,同時並宣稱美國將在許多關鍵領域給予越南支持。此事發生後不久,910日中國大陸外交部長王毅也在越南展開一連3天的訪問,並宣布今年會再援助越南300萬劑疫苗,如此中國大陸給予越南的疫苗總量便快速地來到570萬劑,直逼美國給予的600萬劑,兩強較勁意味濃厚。

筆者認為若中國大陸於2014年未於具有爭議的地區鑽油,則美國未必會於短時間內與越南拉近關係以制衡中國大陸;且若美國沒有於8月底宣布贈送疫苗予越南,中國大陸也不會那麼快地就宣布贈予疫苗與越南以回應美國的作為。而觀察此狀況後,值得注意的是:越南在當中遊走於避險光譜上的策略,並未明確表達自身的立場,並強調不會與任何國家結盟對抗其他大國,在得到國家利益的同時,也得取相對應的政治籌碼。

雖然若非必要,兩強仍然不樂見雙方關係的持續往低點移動。不過,雙方若真要一决雌雄,東南亞國家不失為雙方競逐下的有力籌碼,而東南亞國家也因此於兩強競逐中得利,從而獲得許多支持與協助。東南亞地區近幾年不但經濟成長突飛猛進,其挹注於國力的資金更是隨之提升,若是加上中、美兩強權的資源挹注,其進步速度將會更加迅速,也將會成為未來最有前景的地區之一。

而筆者發現談到東南亞,許多臺灣人普遍都對其持鄙視之態度及想法,甚至覺得自己永遠比他們高一等,這點著實十分令筆者憂心。如今東南亞的發展程度已今非昔比,觀察許多東南亞國家的首都,例如印尼雅加達,放眼望去皆是高聳入雲的高樓大廈、百貨公司,其許多富裕人家所過的奢華生活更是筆者在臺灣從未遇過的。雖然此觀察可能受制於個人因素,但筆者仍認為這種現象至少足以證明東南亞國家發展之迅速著實已難以望其項背,若臺灣人持續對東南亞地區懷有此種刻板印象而忽視之,著實非明智之舉

疫情爆發已將近兩年,眾多國家都已慢慢恢復軌道並與東南亞地區進行高層間的實體互動,而臺灣近幾個月卻因受困於疫情,不但無法提供疫苗援助東南亞的新南向夥伴國,也無法與其進行實體交流,因此錯失許多良機。如今美國,中國大陸對於東南亞地區的影響不容小覷,談到這裡,筆者不禁擔憂若是臺灣繼續維持近幾年與美國幾近扈從的關係,而罔顧中國大陸的影響力以及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則未來臺灣若要繼續推動與東南亞國家的合作時,則似乎會受制於更多東南亞國家因應中國大陸在此地區持續擴大的影響力所實施的避險政策,而使臺灣面臨更多艱難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