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良觀點】疫苗時代對青年的不公

圖片來源:行政院 臉書粉專


COVID-19在去年便開始擾亂大家的生活,持續至今也已經有一年半。這段時間些許民眾生活不好過,有些行業還受到嚴重的負面衝擊。在疫情後期,各國政府採購疫苗,讓國人能夠陸續接種,希望藉由疫苗的覆蓋率來減低傳染的危機,以及減少重症的發生。

目前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規劃以種類、年齡為優先順序,廠牌也有AZBNT、莫德納、高端供民眾施打。因為每個人的體質不同,所以在疫苗接種後,有些人會發生副作用,而有些人沒什麼事,而所產生的副作用則相當廣,有發燒、肌肉痠痛、血栓等,也因為這些副作用的發生讓一些人怯步了,因為如發生副作用勢必會影響到工作,而為了避免有這種顧慮,勞動部也已規劃疫苗接種假,讓勞工施打後至次日24小時是能夠請疫苗假。

只不過,不論是疫苗施打順序,還是疫苗接種假,對於青年來說,這些規畫並沒有很完善。有些政策如施打順序和疫苗接種假等,對青年是相當不公平的,政府應該要有更完善的配套措施,才能夠在拚疫苗施打覆蓋率的同時,也兼顧對於青年的公平性。

在疫苗施打順序是經過專家建議而規劃的,以尊重專家的角度思考或許能夠接受。因為初期施打疫苗時,疫苗供貨不足,所以才有這些優先順序。但是有工作種類優先順序的同時,又以年齡為施打順序,所以二、三十歲的青年除了特殊行業外,其餘僅能慢慢等候。到了現在,因為前面已經打過第一劑的人到了要打第二劑的時候,而陸續進貨的疫苗會以第二劑為主,結果呢,青年若要選擇自己心目中的疫苗,只能持續等候或者是排殘劑。而前面這些施打過第一劑的人,當時除了優先順序外,一般高齡長輩是能夠自行選擇經WHO認證的國際疫苗。相較於高齡長輩,青年的選擇變少了。而現在BNT疫苗,又是以在學學生為主,甚至大學教授在這次疫苗之亂裡,也是要自己去登記。錯過了登記時間所以也只能等。此外,這次BNT的施打年齡是以1222歲為主,但在大學還是會有一群超過22歲的學生!如研究生、延畢生等,這些僅能自己循一般民眾的順序打。您看,亂不亂?

而疫苗接種假,對於職場青年就相當不公平。當時疫苗接種假的設計是除了能夠提高疫苗施打意願外,更能夠避免員工在施打疫苗後,有副作用的情況下仍然上班而不幸發生意外。大多雇主都僅依勞動部指示,容許施打「當日」和「隔天」能請疫苗接種假。然而,從各種數據比較,新冠疫苗許多廠牌通常都是對青年較有副作用,且這些副作用未必一天就結束。所以疫苗假(當日與隔日)的設計對於這些青年絕對是不夠的。行政院今年因應疫情,提出許多應屆畢業生能參與的方案,不論是尋職津貼還是青年就業獎勵,都是希望能夠幫助應屆畢業青年投入職場,也讓這些青年在職場上能夠穩定就業,但是政府的疫苗政策卻忽略了這一部份,配套措施應該要更加完善。疫苗接種假的「天數」,政府恐怕需要再思考一下,畢竟副作用不適症狀若超過疫苗接種假的話,員工是還需要自行請事假、病假或特休,難免會有一些人考慮到全勤獎金、不休假獎金等而不想請假。若在工作時發生意外,是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此外,對於剛踏入職場的應屆畢業生,在疫苗接種假的政策下更處於劣勢。因為許多剛踏入職場的青年是近期才施打,有些甚至踏入職場未滿三個月,還是處於試用期期間,那超過疫苗接種假的時候勢必只能請病假或事假,而許多企業在試用期滿後會進行調薪,通常「出勤率」又是重大考量。也就是說一旦病假請超過時數,對於剛踏入職場的新鮮人調薪是相當不利的。

施打疫苗是國家的政策,也算是國安問題,要有完善的疫苗施打配套措施才能夠促進民眾施打疫苗,而疫苗接種假的政策政府也能夠思考是否應該要放寬改為三天或四天,畢竟學生族群的疫苗接種假是三天,依法規而定疫苗接種假是否給薪是不強迫,但是若疫苗接種假若不修正,不僅對於職場新鮮人是不公平的,也有可能有潛在的工安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