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震生觀點】教師節請Professors Profess the Truth

圖片來源:Flickr


教師節早已不被正式紀念,不過我這學期上課的學校(清華大學),仍然選擇在這一天放假,表達對老師的尊重,非常難得可貴。現代的老師,從幼兒園到大學,都面臨相當大的挑戰。新冠疫情的期間,各級學校的實體上課,改為線上教學,不僅在教材的準備上要多花時間,還要隨時依學生的學習反應做調整,工作量增加,但效果並不如預期。經過了一個暑假的三級警戒、居家隔離後,臺灣的家長們突然覺得老師的不可或缺。

根據許多專家的觀察,一些好的老師具有下列的特質:教學的熱誠、專業熟習度、對所有學生及其潛能不具歧視的尊重、謙卑、正直、注意到學生的需要、合情合理且公平、並且永遠追求成為更好及更達到最佳教學效果。除了這些人格特質外,二十一世紀的老師還必須在課堂管理和教學技巧方面達到一定的水準,才能成為知識的有效傳播者,這些包括教學解說及方向的清晰、建立有目標的課堂氛圍、採用多元的學習活動、建立並維持上課的動能和速度、鼓勵並且儘量讓所有學生參與課堂討論、確認學生的進展並隨時注意他們的需要、傳遞有系統和有組織的教學內容、提供學生正面和有建設性的回饋、確保涵蓋所有的教學目標、及採取並有效使用不同的提出問題技巧。

不過,除了這些人格特質及教學效度外,個人認為好的老師,特別是大學中的教授,更應追求的是真理。中世紀的神學家阿奎納(Thomas Aquinas)曾對教學做了如下的註解:「教導的真正意思,發生在當它臨到聽者,不是靠著一些個人的吸引力或是不可思議的言辭, 而是所傳播的真理達到聽者時就是真理。」

英文的大學教授(professor)一字的動詞(profess),原有誓言下「公開宣稱」(publicly declare)的意思。在中世紀時公開宣稱的主題許多時候是宗教,而宗教經常談的多半和真理有關,如聖經中耶穌宣稱的「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這個定義與韓愈師說》所言的「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中的解惑有關,唯有真理能夠解開我們的疑惑。

臺灣的大學教授有不錯的社會地位,在一個享有言論自由的環境中,也能從專業的角度,對許多重大的國家政策提出看法,享有說明甚至主導議題的地位。他們的意見受到重視,常常被媒體引用,政府也經常參考他們的研究成果。不過,他們是否每次都能夠以追求真理或真相(truth)的態度,至少將事實(fact)說明清楚,或是至少活在真實(reality)世界中,則是令人質疑。

許多教授或是離開學界進入政府的博士,通常因為政治考量,就不再根據事實做出政策建言或決定.反而是根據自己或執政者屬意的意識形態,提供意見(opinion)。阿奎納認為「只有愚者才會將他們的孩子送到學校,聆聽一些教師的意見,除非這些意見剛好就是真相」,不知臺灣人是否如此看待我們的大學教授?

這幾年看到許多應該傳講真理、或是至少根據事實作出評論的學者,竟然放下原有志業的的期許,經常作出似是而非或毫無事實根據的談話。我們懇請這些目前及曾經在大學任教的professors,思想得到的哲學博士(Ph.D)學位是要你profess,並且profess the tru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