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大年觀點】CPTPP臺灣談判的挑戰

圖片來源:澳大利亞國際貿易事務部


中國大陸與臺灣先後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各方對兩岸申請時點解讀不一,對於申請動機也有所討論。但是無論如何臺灣既然已經提出申請,就應該向前走,以順利入會為終極目標。不過未來將面對複雜申請及談判流程,可能非一任政府可以完成,必需做好長期的準備。

CPTPP是一範圍廣、高標準的自由貿易協定(FTA),要求成員必需一體適用共同遵守,例外豁免的情況較為有限。與世界貿易組織(WTO)針對發展程度較低的開發中國家成員,規定可以有特殊待遇,例如較長調適期,較有彈性的做法不同。

與目前CPTPP 11個成員相比,臺灣經濟發展程度,若以平均GDP為例,臺灣低於其中6國,高過另外5國,剛好是位在中段班。未來可以爭取到CPTPP例外情況會更為有限,甚至需要幾乎全盤接受CPTPP標準;再加上臺灣又是新申請加入,不排除還要做更多承諾。

臺灣除了遵守CPTPP既定制度規範外,在市場自由化也必須以更高標準開放。以國人最關心的農業及工業產品,在CPTPP生效日大約已有85%零關稅,5年內增加到90%,而最終降到零關稅比率高達98%,其中工業產品較農業產品降得較快較多。臺灣雖然已經接受WTO洗禮,但已相隔20年,與CPTPP標準還有一段距離,未來要有全面自由化的準備。

由於CPTPP2018年生效,包括日本等6國已經開始降稅,與未來臺灣完成談判,開始降稅的時點會有不小差距。CPTPP原有成員基於公平原則,可能要求臺灣扮演追趕者,先降足降滿,再與原有成員在相同基礎下降稅。臺灣在加入CPTPP時絕大部分產品就必須降為零關稅,對國內產業衝擊會更高,相關因應配套必需納入考量。

另外目前CPTPP針對各國最敏感農業及工業項目,最長降稅時程分別為21年及16年。爭取較長調適期一直在是臺灣核心談判目標之一,但是臺灣同樣需面對降稅時程,要由原先成員開始降稅時點起算,敏感項目調適期因而縮短,面臨立即開放壓力。

未來CPTPP談判,將會是臺灣加入WTO以來面臨最大規模的談判,除了傳統貿易項目,也包括過去臺灣在WTO未曾接觸的議題,例如數位貿易、勞工及競爭政策,會面臨更大壓力。特別是臺灣將要與CPTPP各國談判好手過招,所以更要做足功課。各部會在談判過程,會盡全力來爭取最大利益;不過談判是一體的,臺灣在這邊少讓一點,在其他地方就要多開一些。所以要站在更宏觀的制高點訂立策略,對於如何以「優勢支撐劣勢,強項掩護弱項」也要有全盤準備。

英國較中國大陸及臺灣更早提出申請加入CPTPP,目前已經成立工作小組,進入正式談判階段。英國會成為第一個加入CPTPP的新會員,談判歷程有很高的參考價值,也是臺灣必須掌握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