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磊觀點】美國軍演、其他強權也能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公有領域


1015日上午,中俄兩國正式在俄羅斯彼得大帝灣附近執行2021海空大操演,1018日中俄兩國共計十艘軍艦首度穿越日本的「津輕海峽」,雖然中俄航行於該海峽上的「公海領域」,但仍不免引起日本政府的高度關注。

中俄結盟早已超過數十年之久,隨著美國逐漸擺出與中國進行強烈競爭之姿,美軍不但持續拉攏日本、印度、澳洲與新加坡於「印太地區」水域進行軍事操演,遠在歐洲的英國、法國與德國也順勢加入美國的陣容,美國積極透過傳統盟國的合作,刻意與中國大陸維持在激烈的競爭態勢。

然而,不能否認的,英德法長期身為美國的盟友,先天上較為熟悉歐洲大陸事務,早在冷戰期間便是美國於「北約組織」中重要的軍事合作成員。但這些歐洲國家縱然在政治制度、軍事戰略上向美國靠攏,但先天上地處歐洲。若印太地區發生任何軍事衝突,美國短期內仍須印太地區盟友換言之,日本是美國在東北亞地區極為重要的合作夥伴。

可以發現,即使此次中俄軍演的規模、時間相對較短,但仍舊引發日本與美國的高度關注,即便俄羅斯海軍的實力早已非昔日的蘇聯時期,中國大陸海軍的科技實力仍與美軍有相當程度的差距,但因中俄地緣優勢,兩國刻意選擇在「彼得大帝灣」進行軍演,該海域恰為公海,如同美軍與亞太、歐洲盟國於南海演習一樣,皆是在公海上進行演習。為此美日兩國無法在實務面做出太多反應(例如戰術反制),中俄兩國完全遵守國際海洋法的相關規定航行於此,美軍與其他盟友亦能在印太地區軍演,同樣的道理適用應在中俄兩國。

從國際政治的角度來說,大國於區域內舉行軍演之目的乃為秀肌肉。對於中國大陸來說,美軍長年在印太地區的軍演,到近半年高頻率的軍事演習,對於北京來說皆屬於戰略嚇阻,其警告的意味濃厚;中俄因屬於鄰國,長年在經濟發展、能源運輸、軍事合作等有著密切互動,雖然中國大陸對於此次的兩國軍演並無做出太多的宣示,但我們依稀能嗅出北京拉攏莫斯科與美國較量的意味兒。

美國從2017開始將中國大陸與俄羅斯視為「修正主義國家」與「戰略競爭對手」時,即展開大國之間的區域較量。雖然美國仍舊是世界上的霸權,但部分行徑早已引發中國大陸的強烈不滿,隨著美中兩強競逐日益強烈,無論是俄羅斯或是日本,皆以不得不在戰略上選邊結盟,這不但是大國政治下的無奈,也是當前亞太地區因大國競爭所衍生出來的軍情動態。

可以這麼說,全世界已非美國說了算,當美軍能在公海軍演,任何一個區域強國同樣能如法泡製,國際關係固然仍是權力對抗之格局,但基於中俄也為區域中的強權,只要在不違反國際法的條件下舉行軍演,美日兩國實在是沒有刁難的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