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觀點】「宏池會」實現隱性政黨輪替

圖片來源:岸田文雄 臉書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初試啼聲,領軍自民黨投入眾議院大選。自民黨不僅掠過單獨過半的233席門檻,且單獨獲「絕對安定多數」的261席,達到掌控眾院17個常設委員會人數皆過半的優勢,且與共同執政的公明黨共獲293席,執政聯盟在眾院的勢力未如選前預期的大幅衰退。

岸田文雄再獲民意授權,得以再續首相,雖根據眾院出口調查,岸田內閣支率僅6成,以新內閣支持率來看不算太高,但該黨幹事長甘利明在所屬神奈川第13選區敗給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新人太榮志,創下自民黨黨史上首位幹事長在選區落選的紀錄。確定敗選後,甘利明決意辭任幹事長。甘利明馬失前蹄,在黨內難以頂下前幹事長二階俊博的權位,與安倍晉三及麻生太郎並列為自民黨的「3A連線」,左右自民黨。此結果對選後試圖展現個人施政色彩的岸田首相而言,未必負面,岸田應較菅義偉更具政策揮灑空間。

甘利明去職,遺缺由外相茂木敏充入替,岸田自行先暫代外相,待10日國會重新推舉為首相後擬任命此次大選由參議院轉戰眾議院成功之「岸田派」2號人物林芳正出任外相,此為第二次岸田內閣最受注目的人事佈局。林芳正雖為「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與中、韓兩國關係良好,韓國視之為自民黨內少有的「知韓派」,但其留學哈佛大學的背景及曾為美國國會議員工作並參與立法的經歷,亦不乏美國的政治人脈,深諳美日同盟。

岸田亦如安倍,為熟稔外交事務之首相,但其「宏池會」(按:日本自民黨之重要派系)的背景,使「岸田外交」可望別於「安倍外交」,在強化美日同盟的同時,更將透過對話穩定日中關係,並打開因歷史問題陷入僵局的日韓關係,對立、對抗與衝突應非「岸田外交」的字眼,此為「宏池會」一貫的鴿派形象。

其實,「抗中保臺」急先鋒,五連霸的前副防衛大臣中山泰秀在大阪第4選區亦告落敗,凸顯日本國政選舉中,選民固然關心國家安全,但最在意的仍是經濟財政、新冠防疫對策及社會福利保障等攸關生活切身利益的政策。政治需服務於人民的日常,想以「抗中保臺」拉高聲量催票恐力有未逮,無法調動日本選民的熱情

然而,打出與日本共產黨合作,打出「在野共鬥」的立憲民主黨繼7月的東京都議會選舉再嘗敗績,眾院席次較改選前大幅減少13席,僅獲96席,此反映在比例代表議席從62席驟減至39席,與極左的日共合作顯然難獲支持者認同,導致「日本工會總聯合會」的組織票流失。

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決定請辭負起敗選責任,在野陣營不僅整合未果,恐在立憲民主黨的黨魁之爭中,再陷分裂危機,此將不利於來年7月的參院選舉,岸田淪為「短命首相」或然率驟減。

屬自由黨系的「宏池會」在宮澤喜一首相後,近30年未曾執政,眾院大選雖未實現形式上的政黨輪替,但實質為自民黨內的權力交班,民主黨系的「清和會」讓位給「宏池會」的結果,形同隱性政黨輪替。岸田首相須在內、外政策上展現「岸田色彩」,回應民意期待,而非「安規岸隨」,換湯不換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