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震生觀點】臺灣獲邀參加民主峰會不意外,不被邀才奇怪

圖片來源:游錫堃臉書粉絲專頁


美國總統拜登舉辦民主峰會(Summit for Democracy),或許因為身分過於敏感,蔡英文總統未能與會,我方由駐美代表蕭美琴及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出席。個人覺得如果這是一個峰會,唐鳳的層級顯得太低。

基於政治現實,臺灣參與具有政治意涵的國際峰會,確實受到限制,但這不表示我們不能有比唐鳳更適合的人選。個人就認為立法院長游錫堃應當出席,因為他不僅是臺灣最高民意代表,在推動臺灣民主化的過程中也扮演一定角色,又身兼臺灣民主基金會(Taiwan Foundation for Democracy)董事長。以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到美國訪問都沒問題,這次峰會採視訊會議方式進行,更不會引發爭議。

這次視訊會議有超過一百個國家受邀,一定備有翻譯的服務,因此我們大可不必擔心游錫堃院長的演說或談話。不過除了正式大會外,或許還有一些所謂的邊會(side meeting),可能需要更直接的溝通能力。如果有這方面的考量,前副總統呂秀蓮是最佳的人選。她對臺灣民主的貢獻、她的政治分量、以及曾發起並推動民主太平洋聯盟(Democratic Pacific Union)的國際能見度和與國際民主人士的交情,絕對能夠充分代表臺灣與會。不知蔡政府和外交部為何捨棄這樣的人選,自我矮化?

這次峰會邀請上百個「民主」國家參與,但實際上超過三成並非民主國家,因此當臺灣也受邀時,我們的自由民主表現似乎就顯得沒有那麼重要了。就以個人研究的非洲地區來看,五十四個國家中,有十七個獲邀,其中有許多如安哥拉、尼日及剛果民主共和國是威權體制國家(authoritarian regimes),後者還在經濟學人民主指標(Democracy Index)的一百六十六個國家中,敬陪末座。其餘十三個僅有模里西斯是完全民主(full democracies)的國家,迦納、南非、納米比亞、及維德角屬於部分民主(flawed democracies),肯亞、賴比瑞亞、馬拉威、奈及利亞、塞內加爾、及尚比亞屬於混合政體(hybrid regimes);聖多美普林西比及塞席爾則沒在統計在內。

如果我們用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自由國家分類來看,自由(free)的國家有維德角、波札那、迦納、模里西斯、納米比亞、聖多美普林西比、塞席爾、及南非等八國。另外九國中,肯亞、賴比瑞亞、馬拉威、尼日、奈及利亞、塞內加爾、及尚比亞屬於部分自由(partly free),剩下的安哥拉及剛果民主共和國則被視為不自由(not free)國家。

最後,以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sans frontiersRSF)所做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標(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來看,這十七個國家的新聞自由程度沒有一個屬於狀態良好(good situation),僅有波札那、維德角、迦納、納米比亞、及南非五國屬於狀態滿意(satisfactory situation);安哥拉、肯亞、賴比瑞亞、馬拉威、模里西斯、尼日、塞內加爾、塞席爾等八國則是狀態有問題(problematic situation);剛果民主共和國、奈及利亞、及尚比亞被列為狀態有困難(difficult situation),聖多美普林西比未被統計在內。

在這三項指標中,我們可以看出在十七個受邀的非洲國家中,真正屬於自由民主的國家僅有一半。臺灣在前兩項指標都遠遠優於這些國家,但在新聞自由排名方面,臺灣雖然屬於狀態滿意,但排名卻輸給同屬此類別的非洲五國,全球排名為四十三。

從非洲被邀的國家名單來看,民主及自由的程度並非唯一的考量,拜登政府顯然有拉幫結派、對付中俄的考量,臺灣獲邀完全不意外。不過,儘管認識到蔡英文與會的難度,民進黨政府應當能推出地位更崇高及更適合的人選,而不是派政務委員唐鳳代表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