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興觀點】大清鴉片館重現?

圖片來源:vancouver coastal health


晚清末年國力不振,列強豪取強奪,大清割地賠款。不但在國家層面喪失了東北與臺灣、澎湖等土地,在個人層面也因戰亂導致生靈塗炭,侵略者姦擄燒殺,幾代人的命運悲慘。其中鴉片戰爭以來種種屈辱,發生距今不到兩個世紀,至今仍讓人不敢須臾忘懷。

維基百科中「東亞病夫」的條目提到,當時西方世界將中國稱作「病夫」,也有嘲諷中國人因吸食鴉片導致的「面黃肌瘦」有關。冼波所著的《煙毒的歷史》記錄了那段令人不堪回首的歷史。鴉片煙毒導致國窮民弱,也間接造成大清帝國的傾覆。

令人驚嘆的是,當今世界第一強國即將要出現「毒品安全注射中心」。羅德島州州長麥基Dan McKee七月簽署法案,九月啟動,明年初試辦運行,預計三月正式開張!雖然美國不是全世界首個容許「安全注射中心」的國家,但美國世界第一大國的地位,還是令這個舉措被各國媒體廣泛報導。

「安全注射中心」safe-injection sites還有個更政治正確的說法:「輔導消費中心」supervised consumption sitesSCS,其宗旨也是保障生命權的人權理念。既然毒品濫用造成的死亡逐年增加,不如透過專業的輔導,適當地使用毒品。畢竟,早自2003年開始就在溫哥華創立的「毒品安全注射中心:Insite」,由於毒品使用者可以在醫護人員監督下安全及衛生地注射毒品,研究發現,溫哥華市總體因毒品過量致死的案件下降了9

在新冠疫情暴發期間,全美有高達9.6萬人死於吸毒過量。提出這一試點計劃的羅德島州眾議員阿潔洛Edith Ajello表示,好朋友的兒子在疫情期間因為吸毒過量而死亡,促使其認識到設立SCS的必要性,這「體現了人道主義精神」。當然,人口大州麻州和加州也都有類似立法跟進的計畫。

當然,美國輿論界對羅德島州的舉措引發激烈爭議。支持者認為,SCS的設立可有效防止吸毒過量所導致的意外死亡。反對者表示,該類機構會導致犯罪率飆升。據瞭解,海洛因等毒品在羅德島州屬於違禁品,「毒品安全注射中心」卻公然鼓勵癮君子攜帶該類毒品吸食,無異為毒品不法分子提供了一個庇護所。社交媒體上也有不少網友批評,癮君子最終的歸宿應該是戒毒所或監獄,而不是用納稅人的錢讓他們「健康吸毒」。

以歐洲國家及加拿大的例子來看,毒品安全注射中心雖降低了毒癮者的意外死亡率,但對是否增加了吸毒人口、是否提高了相關的犯罪率,卻似乎有待更多客觀嚴肅的研究。

姑且不論海洛英、冰毒等強烈毒品,去年底美國眾議院通過大麻合法化法案,刺激全球大麻的交易所買賣基金(POTX.US)大漲,一個月內漲幅近三成。《香港經濟日報》就有專文提到大麻的投資吸引力,不僅短期而言,受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封鎖措施帶動大麻銷量上升。例如,安大略省的大麻網購量飈升了6倍。文中相信,大麻普及化必然刺激更多人嘗試,政府立法核准的「安全注射中心」恐怕也有推波助瀾的潛力。

從股市來看,人類歷史上令人上癮的行業,往往取得長期超越市場平均回報的表現,從糖(如可口可樂)、咖啡因如星巴克、魔爪Monster Energy能量飲料、電子遊戲(如騰訊)等皆然。相信大麻亦不例外,因為法規只能短期延緩人類本能,卻無法長期阻止其擴散的人性基因需求。

然而,亞洲國家對西方毒品普及化趨勢仍然抗拒。一些國家主管官員們出面表示,對聯合國表決結果感到失望。例如《南洋商報》報導,馬來西亞內政部長強調,聯合國將大麻從麻醉品公約移除,並不會改變該物質在馬來西亞受嚴格管制的狀態。

《聯合早報》也報導新加坡內政部長兼律政部長尚穆根說:「醫學證據顯示會危害人體,我國打擊大麻立場不因商業利益動搖。」他提到去年美國醫務總監Surgeon General點出大麻的三大害處:影響青少年學習、造成智商下降,以及增加精神疾病風險。並以美國鴉片止痛劑藥物opioid危機為例說,這場危機影響了許許多多的人民,製藥公司獲得了數十億元的利潤,公司之後被起訴和申請破產,但要挽回後果卻為時已晚。尚穆根說:「這類公司的遊說無法滲透新加坡的立場,我們清楚地審視公共利益,然後採取立場。」

尚穆根還以2014年實行大麻合法化的美國科羅拉多州為例,說明大麻對社會造成的成本,遠高於從銷售大麻獲得的稅收。因為當地的罪案和死亡人數也都有所增加。他說:「我們必須堅守新加坡的底線,這當然取決於我們能否用理性論據和科學說服人民,也嘗試說服國際社會。」

兩個世紀前亞洲人沉迷鴉片,同時國力衰竭。固然兩者孰因孰果,有待推敲。不過今日亞洲各國對毒品擴散保持警惕,確實顯示出東西有別的國家方向。如今西方多國高舉人權大旗的「毒品安全注射中心」,會不會是大清帝國鴉片館的翻版?相信時間自然會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