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葛雷觀點】寧作挺公投護民主的深藍,也不為當權塗脂抹粉

圖片來源:馬英九臉書


文章開始前,先拋出兩個問題:

第一,批評臺灣不夠民主,點出臺灣民主實踐上的問題的人,是否就是臺灣的敵人?

第二,國際社會肯定臺灣民主,所以最了解臺灣的臺灣人,就不配批判民主的問題?

以上兩個問題,如果直接以是非題的形式,逼問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回答,敢直接回答YES的人是非常少的。再怎麼有主觀政治立場,用簡單的是非題語境,赤裸裸地把批判者當國家的敵人,並拿遠在天邊的國際評鑑封殺人民批判自己國家的權利,邏輯上都說不通。為了維護自己「知識分子」的形象,多數人不會敢以YES回答這兩個問題。

然而,現實世界中的論述不是是非題,中文字博大精深,因此有著很多「溫柔而婉轉」的說法。表面上看似站在超越藍綠的高度,實際上卻是扣人帽子。滿篇「我是為你好」溫婉建言風格,實際上卻是羞辱人民智商。

日前前總統馬英九投書媒體,舉出卡管、張天欽東廠、蘇宏達遭約談等九個具體案例,強調「臺灣已經是不自由的民主」,媒體人蔡詩萍於臉書發表「抱歉,馬總統,我真的沒法同意您:您掉入了『深藍語境』的夢囈裡」一文,就是最好的範例。

蔡詩萍在他的評論中,創造了高深莫測的「深藍語境」一詞。而他定義的「深藍語境」是什麼?蔡詩萍文中,強調「深藍一直對民進黨執政有強烈排斥」、「反對到,連『臺灣』都不願意多講,多談,多愛!」、「就是這種心態才對『民主臺灣』挑三揀四,最終不能理解為何國際評價高的『臺灣民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只如此,蔡詩萍文中更強調「我最擔心的,是因為『政黨惡鬥』,進而,否定了臺灣民主的價值,再進而,去肯定或無視於『極權中國』的陰暗,最終,來詆毀或不珍惜臺灣的民主成就!」換言之,蔡詩萍認為由於國際對臺灣評價高,所以臺灣民主不應該被批判。馬英九批臺灣是不自由的民主,就是掉入這種深藍語境!就是因政黨惡鬥否定臺灣民主價值!就是詆毀或不珍惜臺灣民主成就!甚至就是幫「極權中國」說話。

蔡詩萍這些批評,都沒有具體論證,也沒有邏輯推論,基本上就是扣帽子。戒嚴時期的國民黨把一切批評者都說成「中共同路人」,民進黨現在也成天抹紅說別人是中共滲透者。然而,這種貼標籤扣帽子之風,豈是民主時代的知識人所應為?馬英九原意是關切臺灣民主,不希望民主走回頭路,結果被說成否定民主?這不就是民進黨經常罵人「唱衰臺灣」的老套?

就筆者一開始提出的兩個問題,蔡先生其實(自覺或不自覺)地都答了Yes。說實在,這才是站到了「反民主」的一面:正常的民主國家,豈會不允許自己人民(前總統也是人民)質疑自己國家不夠民主?一個人民不配質疑民主與否的國家,與對岸又有啥差別?蔡先生也是政治學方面的頂大博士班高材生,一向讓人覺得學問淵博、文筆流暢,絕非招搖撞騙的林秉樞所能比擬,您豈能不知民主政治本就有自我檢討的成分?美國近年來對於為何會冒出個川普,以及川普時期的倒行逆施,就有諸多嚴厲的自我批判。「國際民主及選舉協助研究所」甚至在「2021全球民主現況」Global State of Democracy 2021的報告中將美國列入民主倒退名單!人家美國民主都可以自省或被批評,臺灣人不能批判自己的民主?類似的擔憂,吳玉山教授早在2019年就曾提醒;就連綠營的游盈隆也說馬英九「不全錯」。蔡詩萍怎能這樣全稱式的否定加上扣帽子呢?

同樣的,正常的,真正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又豈會視某些「外國評鑑」如同聖旨,無視本國國民(再說一次前總統也是人民)具體舉出的卡管、張天欽東廠、蘇宏達遭約談等九個具體案例?徹底抹殺人民對政府具體施政的質疑?何況,到底誰比較了解「我國情狀」?難道美國一定比臺灣人更了解臺灣嗎?

蔡詩萍文中,還把馬英九舉出的九個案例輕描淡寫為「民主實踐過程中的歧途亡羊」,更暗示臺灣沒有因為這些「歧途亡羊」,就停止民主化的步調。民進黨政府有對這些「歧途亡羊」,做了補救,承擔了代價,且臺灣已有「自我調節」的「監督機制」了……總之無論如何,臺灣民主就是不能被質疑,不能講。這到底是在幫臺灣民主說話,還是拐彎抹角地為執政黨、當權者護航?這種「當權語境」,恐怕遠不如挺公投、批判政府的深藍吧。

這更近似耍賴了!九個案例裡,除張天欽有下臺外,誰有為造成這些案例付出任何政治代價?蔡詩萍說民進黨有為這些承擔了代價,究竟是什麼代價?君不見民進黨仍行政立法一把抓,下週即將舉行四項公投,民進黨政府動員極大量行政資源下廣告,國營事業宣導四個不同意,中油動員補助團體聽親執政黨的公投說明會,這些叫做「補救與代價」?

最後,筆者要奉勸蔡詩萍先生,反對一個人就堂堂正正來反對,具體拿邏輯、數字、事實,或學理來討論。動輒拋出「替馬英九覺得可惜」等空洞的肉麻語句,實在是淪為吃人豆腐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國民黨更是百年老黨,每個成年人作自己的選擇,為自己的命運負責即可。反正在蔡先生眼中,民進黨的執政下的臺灣極為OK,民主現狀如此良好,深獲國際肯定,又何必在意臺灣其中一個在野黨—國民黨會不會自絕於選民?

筆者不知道自己算是什麼顏色,但看了蔡詩萍洋洋灑灑扯了一篇看似深奧的「深藍語境」,只想在此召告世人:我寧當挺公投護民主的深藍,也不要陷入扭扭捏捏的「當權語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