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鴻慶觀點】民進黨竟覺得同意萊豬是「侮辱」

圖片來源:趙少康 臉書粉專


蔡詩萍先生《給深藍的公開信》一文,語重心長;筆者自認自己也是深藍,拋磚引玉,分享另一面的觀點。

事後諸葛,民進黨的公投策略很清楚,利用25%的門檻、政府資源以及政黨對決,讓國民黨處在兩難局面:理性論述,投票率無法拉高;政黨對決,又會讓中間選民卻步。

這次四項公投的結果非常接近,可見大部分的人都是包裹投票,不太在乎內容。反萊豬的不同意票19.86%/同意票20.84%,可以解讀為藍/綠基本盤,或者是蔡政府的滿意度/不滿意度的比例;不論是何者,都表示民進黨的基本盤並不「穩」,會有國民黨大敗的感覺,是因為投票之前過度樂觀。

趙少康說「高雄人讓全臺灣人吃萊豬」,民進黨認為是「侮辱高雄人」,可見也知道開放萊豬是不對的,是「侮辱」,覺得投下不同意票「很侮辱」。主流民意反對萊豬,是客觀的事實,那為什麼出來投票的,還是不同意比較多?

除了一部分是民進黨資源、組織的力量外,也應該要承認,許多綠營支持者,還是願意包容民進黨的雙標與反覆

四項公投,國民黨提出了「反萊豬」、「公投綁大選」,這是支持度穩定領先;而民間提出的「珍愛藻礁」、「重啟核四」,的確存在縣市之間的矛盾。但反過來講,最大在野黨可不可以只挑勝仗打,可不可以因為怕輸,而放生公民團體的公投案?

朱立倫定調「四個同意」,表示國民黨不會拋下任何一位被壓迫的人民,這也是一種形象;最大在野黨可以戰死,不能投降。

其實綠營的支持者,也不會認為民進黨做的都是對的,只是選擇原諒。綠營不會認為「養網軍」、「查水表」符合民主價值,也知道民進黨在公投案前後不一致,只是為了一個「更大的價值」,選擇包容民進黨的錯誤。

這個更大的價值,當然是「抗中保臺」。「抗中保臺」讓臺灣人民心甘情願吃萊豬,繳稅給民進黨養網軍;「抗中保臺」成為民進黨的金鐘罩鐵布杉,再怎麼胡作非為,還是可以輕鬆過關。

那,深藍該怎麼因應呢?蔡詩萍的建議,有點像是—就向民進黨投降吧,跟民進黨一樣講「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一樣動不動戳老共一下。

藍營的共同價值,在於認知臺灣沒有跟大陸對抗的本錢,為了保障臺灣的和平繁榮,下一代的健康成長,有時不得不委屈求全。放棄這樣的理念,是不是就能幫助選舉?這是一個問號。衝鋒陷陣倡議公投,並且嚴厲批判民進黨的人,真的就該叫做「深藍」嗎?這樣的深藍該被檢討嗎?對民進黨惡形惡狀一言不發,就是中間、淺藍嗎?

或者謀事在人,國民黨堅持「原汁原味」,讓臺灣人民至少擁有一個「和平」的選項;至於臺灣人民如何選擇,那就成事在天了;這也是另一種思維。

「深藍」與「中間」的矛盾,在國民黨存在已久,但不能否認的是,如果在野黨每一個人都「中間」,那「中間」只會被視為軟弱;「中間」的溫和理性,是「深藍」的衝鋒陷陣襯托出來的,這是中間路線(如果忍耐不發言叫做中間)對於深藍,應該要有的一些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