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良觀點】超高齡化社會下的時間銀行的重要與挑戰

圖片來源:台灣全人關懷照護服務協會


臺灣目前為高齡化社會,按照推算在2026年則有可能會進入超高齡化社會。面對未來的超高齡化社會,我國的社福系統是否能支撐的住呢?現行階段政府提出所謂「長照ABC」的政策,從C級單位的巷弄長照站、B級單位的複合型服務中心,到A級單位的社區整合型服務中心,在每個級次的資源服務下,讓失能長輩、高齡長者有更適合的長照服務,而這些服務是能夠讓照顧高齡長者的家屬有一些喘息服務。其中在C級巷弄長照站數量相對多,許多轉型為讓社區長者走出戶外的聚會點,不僅能讓長者藉由參與社會活動預防及延緩失能,也因為有定期的據點,更能夠讓家屬放心的工作。只不過,未來當老年人口越來越多的話,現行的長照機制可能無法負擔。

面對未來超高齡化社會的來臨,政府有必要著手規劃,不論是長照2.0的再升級,或者是偏鄉地區支持系統及醫療照護,都是未來社福系統的挑戰。這些社福機制不可能到時才發布政策實施,因為其中涵蓋了人力、設備、制度,是無法未來馬上宣布就立即實施,而是要分階段實施。

其中,所謂「時間銀行」的機制,在高齡化社會及超高齡化社會就相當重要,現況長照人力已無法充足,但需要被服務的長者未來會越來越多,如果導入時間銀行的機制,在現行體制下長照人力能拓展為專業長照人力、志工行長照人力。時間銀行的概念是讓參與社會服務的志工將平常的服務時數存起來,而當未來自己變老之後或者是家人有需要時,則可以申請政府機構或社福團體的免費長照服務,舉例而言,小樺與年邁的奶奶同住,平常除了上班也會撥空當志工,在社福單位擔任志工服務時數累積1000小時,近期想出國遊玩,但又思考家中年長的奶奶無人陪伴,小樺的奶奶是行動自如的長者,幸好有了時間銀行的機制,可以讓小樺用1000小時兌換免費的五天送餐服務,而小樺出國就不需要擔心奶奶的用餐了。

時間銀行是透過大量存取志工時數然後兌換免費的服務,雖然時數不是等值兌換,但卻能夠讓照顧高齡長者的家屬能夠多一份支持,甚至可以帶起全民志工的風氣。鄰近國家,日本建立了類似「時間銀行」的機制,讓服務能帶給未來多一點保障,不僅可以換餐點,也能換陪伴服務,是重視人與人之間服務的關係。

臺灣推行時間銀行的速度緩慢,目前最為大宗的時間銀行機制有新北市公辦公營的「佈老時間銀行」、以及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雖然推展進度緩慢,但時間銀行所遇到的挑戰會是「時數非等值兌換」、「長照人力不足」、「城鄉資源不均」、「專業人力不足」、「時數認列的範圍」五大困難點,這些造就了臺灣推行時間銀行的進度緩慢。

要有效推行時間銀行,不僅需要政府與民間服務團體的努力外,更需要有民眾的支持。時間銀行所存取的服務並非是能的兌換,但這讓一些志工認為說不划算。所以一定需要換個角度思考,回歸志工的精神,原本就不求回報,那如果有這麼好的兌換喘息機制,為何不善加利用呢?

由於時間銀行的推行勢必會讓被服務者及服務者增加,雖然服務者可以協助一些基本的長照服務,但不一定足夠,所以政府在這機制最能夠協助的是「增加專業長照人力」、「縮短城鄉差距」、「專業人力的保障」,能夠透過媒合社會人士,或者是與大專院校相關領域的學系進行合作,在未來能夠學以致用,也能增加就業機會。偏鄉長照資源現行就已不足,未來在時間銀行的機制裡,如果兌換所要被服務的對象是偏鄉的長者,那偏鄉是否有足夠的長照或社福機構來推行呢?這是政府得要規劃在偏鄉地區的資源投入。那然而長照並非只是單純的陪伴或者是協助居家照護而已,有時還會需要一些專業人員(如社工、心理師)的協助。

現階段社工師、心理師專業人員人數就已不太足夠,專業社工、心理師不足的原因雖有可能與工作複雜性有關,而讓社工師最沒有受到保障的是有些社福機構會要求回捐薪水。這舉動雖然政府早已明令禁止,但稽查的落實會是一大關鍵,往往都是得要機構的當事人向民代陳情、向新聞媒體爆料,相關單位才會嚴厲處置。如果專業人員的基本保障一直未落實,那未來又該如何改善專業人員不足的窘境呢?

臺灣推行志願服務的政策,因為需要受訓,所以相對嚴謹一點;但也因為有受訓才能成為真正的志工的機制,時數也都是由合法的志工運用單位登打,這在時間銀行的機制裡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如果沒有被立案的志工運用單位所開的服務時數是可行的,那就有可能會有時數浮報的問題。當然並非每個非志工運用單位的團體都會有這狀況,但這也是對於志工與國家的雙重保障。未來時間銀行也蠻大的機會會是由政府主導,社會福利的支出也會相對的變多,所以如果非立案的志工運用單位所開立的時數是能夠被認列的話,那國家對於社福資源的投入不一定是有保障的。

在時間銀行的機制裡,就能夠結合現行衛福部的志願服務整合系統,漸進式的將實數採電子化登記。不僅能有效整合志工於各服務單位的時數外,未來甚至能直接將系統多設計兌換功能,升級成為時間銀行系統。時間銀行的觀念不是一定要兌換東西,而是平常的小服務累積起來,未來當有需要時可以透過這機制尋求他人幫忙。時間銀行也不一定只能使用在自己身上,如果也能夠運用在家中長者甚至想轉贈給別人,那就能形成一種永續志工的概念以及社會善的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