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觀點】日相岸田「新外交」的苦鬥

圖片來源:防衛省(Japan Ministry of Defense) 臉書


在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接連對「臺灣有事即日本有事」的發言,造成中日關係對立升高後,大陸國防部長魏鳳和與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1227日舉行視訊會談,雙方聚焦亞太地區形勢、臺灣、東海及南海等議題及落實建置東海的「海空聯絡機制」,避免在中、日擦槍走火,造成中日關係結構性的破壞。

日本對兩岸關係不睦,臺海緊張升高及大陸《海警法》實施後,雙方在釣魚台周邊海域維權可能引發的衝突感到不安,此為影響東海及日本南面安全的重大隱憂。日本除須未雨綢繆,通過美日安保與美國共商對策外,亦須藉外交,強化中、日對話緩解雙邊關係中的「安全困境」,以防走入彼此皆不樂見的衝突。

針對臺海情勢的可能變化波及日本西南群島,美、日著手制定因應突發事態的新美日聯合作戰計劃草案,內容包括在事態的初期階段,美國陸戰隊依「遠征前進基地作戰」(EABO)在鹿兒島縣至沖繩縣的南西群島設置臨時的攻擊用軍事據點。

但日本防衛省意見認為,居民捲入戰鬥的風險會飆升,無法獲得理解。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海軍上將阿奎利諾11月訪日與防衛省統合幕僚長山崎幸二舉行會談,「遠征前進基地作戰」(EABO)為主要議題之一。會後,防衛省官員透露,自衛隊最高層的臉色很差,似乎阿奎利諾施對自衛隊施加極大壓力。

然而,日本該區域的居民對於捲入衝突,成為攻擊對象感到不安,屆時如何安全疏散居民,保護生命安全是未來美、日制定計劃時居民所關注的焦點,並決定民意能否支持計劃,此問題將成為美日同盟中繼沖繩美軍基地遷移問題,另一受沖繩居民反對的議題。

日本基於周邊安全關注臺海情勢,但無意捲入兩岸衝突,使戰火延燒到日本,日本人民招至生命、財產的損失。因此,如何將戰火阻絕於境外為岸田內閣在擬定相關因應對策的重點,而非為近鄰臺灣挺身而出,亦即安倍前首相所言之「臺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也可以說是等同「美日同盟有事」道出日本對「臺灣有事」若擴大為中、美衝突,基於美日同盟,日本恐難置身事外,但此應非意指日本支持臺獨亦或是理所當然的將臺灣視為日本的防衛範圍,北京無須在中日關係上反應過度。

中、日防長視訊會談中,岸信夫呼籲加強日、中防務交流與合作對兩國關係發展及維護區域穩定皆具重要意義。日本願與中國克服疫情影響,加強戰略溝通與危機管控,推進日、中海空聯絡機制直通電話建設等方面工作,共同努力構建建設性的、穩定的中日關係。

中、日存在東海海域爭端及海洋利益上的矛盾為不爭事實,但不意味日本將與中國尋求衝突。1222日,岸田首相在東京演講時拋出「新外交」的概念,表示將日本所處之變動中的國際形勢下,繼承「宏池會」的現實主義外交傳統,推進「自主外交」。

岸田的「新外交」是否奏效不得而知,但岸田顯然不願受制於安倍的「抗中」指導棋,在美、中對抗中,岸田不向美國一邊倒,靈活的在兩者間維持動態平衡,以求經濟與安保兩全其美,透過外交途徑與北京尋求海域問題的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