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振華觀點】「非典型選舉」帶來的啟示

圖片來源:蔣萬安 臉書


臺灣選民在過去短短兩個月內,經歷了三個非典型的「選舉」,包括未合併任何選舉的公民投票、臺中市區域立委補選、及臺北市區域立委罷免。這三場「非典選舉」帶給我們怎樣的啟示?我想可以歸納以下三點:

首先是公投。公民投票本來是希望透過直接民主的方式,以彌補代議政治的不足。不過,現實上我們看到的,是民眾參與低落,公投結果的代表性不足,最後淪為政黨動員的操兵演練,過程與結果其實和過去「鳥籠公投」時代相去不遠。由於多數民眾對於「投事」的選舉仍提不起太大的興趣,未來除非是透過認同動員,不然希冀藉公民投票讓民眾理性思考政策良窳並做出決斷,顯然是緣木求魚

其次有關臺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我們看到派系力量終究不敵政黨優勢。面對人口流動,傳統派系組織已不足以動員足夠的選票,贏得單一選區的立委選舉。顏寬恒二連敗代表的不是派系組織票完全沒用,只是派系已不再是獲勝的充份條件。至於在地性的選民服務究竟重不重要?到目前為止,民調依舊顯示有超過六成的民眾認為,選民服務是立委最重要的職責。只是,好的在地服務或許不足以贏得選舉,但缺乏選民服務卻很可能壞事。包括陳柏惟及林昶佐的罷免理由,都是從被指謫選民服務不佳、在選區看不到人開始。只是在兩項罷免案成立後,前者選擇高調對抗,強調立法委員的戰場在立法院,後者則選擇低調面對,回到選區儘可能滿足選民需求,於是我們看到前者被罷,後者則驚險過關。總之,對於區域立委來說,選民服務與中央問政絕不可偏廢,選民心中自有一把尺在。

最後,有關林昶佐的罷免選舉,再次突顯「側翼的哀歌」。自從罷免門檻下修後,除了韓國瑜的高雄市長罷免案外,被發動罷免的對象幾乎都是與民進黨意識型態較為接近的小黨、無黨、或至少原本是從小黨發跡,後來才轉而投靠民進黨者(譬如王浩宇)。這些地方議員或立委往往在議事運作上配合民進黨,且為了突顯小黨或個人形象,行事作風往往比民進黨還激進,自然較容易成為國民黨及相關公民團體的箭靶,畢竟針對這些小(無)黨側翼發動罷免,將使得被罷免者除了面對外部攻擊外,還得面臨來自同一陣營,即民進黨內有志於日後競逐這一席次者的競爭壓力。由於議員選舉是採複數選區制,小黨議員除了靠少數票即可當選外,目前的罷免門檻相對較高,還是有許多生存空間。但單一選區的小黨立委,在不易維持同一陣營內的團結度、且目前罷免門檻相對較低的情況下,將很容易成為大黨「狙擊」的對象。這次林昶佐驚險過關,很大的原因是罷免方不團結,但只要制度不改,做為側翼的小黨或無黨立委仍將如坐針氈,這也相對壓縮了小黨的參政空間。

總之,這三場非典型選舉,或許不能當作是即將到來的地方選舉前哨戰,但結果終究影響藍綠陣營的士氣,及對於未來選戰攻防策略的部署與想像。綠營以政黨為核心、以「抗中保臺」為價值的選戰策略顯然奏效,至少突顯了由上而下的動員能力。藍營目前的政黨實力則明顯不足,未來地方選舉勢必需要回歸到以候選人為中心、以現任者政績為主調的選戰策略,才有機會守住地方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