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業中觀點】拜登的烏克蘭挑戰

圖片來源:whitehouse instagram


美國總統拜登執政初滿一年,來自內政與外交議題的挑戰方興未艾,根據美國國內多項民意調查顯示,均有過半數選民並不滿意拜登的施政表現。依據蓋洛普(Gallup)的施政滿意度調查,拜登在就職滿周年前夕(統計日期為13日至16日),其滿意度僅為40%;若以冷戰結束以來的歷任總統而言,拜登僅小幅度領先川普同時期的38%,而大幅落後其他幾位總統。

內政外交多頭燒

拜登上任之初,即以穩住外交、力拼內政為主軸,讓美國可以重建美好。然而,疫情與經濟未明顯好轉,而兩黨對立與社會極化的紛擾,更耗損了拜登執政前半年的外交紅利。這樣的對立,使得冷戰時期常見的兩黨一致對外政策成為現下可遇而不可求的例外,黨派之見持續削弱其他國家對於美國的正面觀感。

民主黨內部情勢,隨著拜登個人健康因素與領導風格亦有變化。相較於川普目前在共和黨內部仍有高度影響力,民主黨內部似已開始為後拜登時期預做規劃。在去年總統大選後,部分共和黨執政州擬以州立法來限縮投票權,而民主黨則希望以投票權法案來避免這些立法兩黨在參議院原先可掌控席次幾乎相同的情況下,即便拜登親自出馬,但民主黨目前已有兩位參議員表態不支持廢除投票門檻為60票的「費力百事拖」規則,這讓民主黨在參議院就算有副總統賀錦麗擔任議長,也難以在推動投票權法案上取得優勢。2022年的期中選舉,將有約三分之一、34席的參議員要改選,眾議員全數改選,而有36個州州長(及其他領地)選舉。以參議院而言,現有該34席中有14席屬民主黨、20席屬於共和黨,而若與前次總統選舉結果相較,本次共和黨有兩席所在地是前次總統大選時拜登勝選的州別,民主黨則均屬拜登勝選區而相對安全。

值得注意的是,社會極化與兩黨對立現象,伴隨著世代差異,影響了美國民眾對於外交事務的看法。Pew Research Center202112月公布了一項7月間進行的民調結果顯示,若以國際地位為例,整體受訪者認為「美國國際地位較其他國家高」、「美國與其他國家一樣,是眾多強權之一」、以及「其他國家的國際地位比美國高」的回應分別為23%52%、及23%。然而,若是自認為是或傾向民主黨的30歲以下受訪者,有高達55%的回應認為「其他國家的國際地位比美國高」,而自認為是或傾向共和黨者則僅有18%做出同樣回應,而有19%的比例認為「美國國際地位較其他國家高」。65歲以上的共和黨傾向者有較高比例選擇「美國國際地位較其他國家高」,而民主黨支持者除年輕世代認為其他國家地位較美國高之外,不分年齡多數均認為「美國與其他國家一樣,是眾多強權之一」。換言之,於冷戰時期出生、成長的共和黨傾向者,對於世界秩序由美蘇兩極對峙轉變為美國一強獨霸最有感觸,這群人也勢必對於川普的「美國第一」最為支持

烏克蘭挑戰剛開始

當前烏克蘭與俄羅斯對峙情勢越演越烈,國內學者如中央研究院吳玉山院士即剴切指出,由地緣政治的角度觀察,烏克蘭正位於美國與西方國家做為海上霸權、而俄羅斯作為陸上霸權的海陸爭霸衝突線的前沿,亦有學者指出烏克蘭也是天主教與東正教不同宗教的文明衝突線前沿,都凸顯了烏克蘭挑戰(the Ukraine Challenge)對於拜登做為西方世界領導人的重要性。拜登政府目前仍試圖透過外交手段施壓俄羅斯放棄侵略意圖,俄羅斯尚未買帳,但北約盟國內部已出現主張應當正視俄羅斯的安全顧慮等不同的聲音,而拜登總統本人對侵略有大小之分的論述,更引起烏克蘭的不滿,使得各方嚇阻俄羅斯的效力大打折扣。

對於拜登政府而言,內政議題已充滿挑戰,實難想像如若俄羅斯真的發動戰爭,美國及北約盟國將如何回應,拜登有無可能享有戰時總統的光環、又或俄羅斯侵略將是另個既成事實。臺灣與烏克蘭均不是美國的正式盟邦,但對於當前美國而言,又是可以敲動主要對手敏感神經的重要角色。固有論者認為臺灣的地緣位置及高科技產業,形塑了較烏克蘭更為重要戰略地位,但美國如何應對烏克蘭挑戰,我們確實必須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