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元豪觀點】非恨不可+不罵會死的恐怖時代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之兩岸交流紀錄照片


中華隊冬奧競速滑冰選手黃郁婷,只因貼了一張顯示她與大陸選手友情的照片,就成為千夫所指。她一開始還理直氣壯地辯駁,後來還是道歉並且將照片下架。有人緩頰說黃郁婷只是欠缺政治敏感度,但還是招來館長之流更多的批判謾罵。甚至還有人看到黃郁婷輸了比賽,居然幸災樂禍地說「臺灣人會很開心」,冷血地否定國手在海外的拼搏努力。這讓我們很憂心:臺灣現在已經進入一個「不罵會死」、「非恨不可」的時代?

就以兩岸關係來說,在這種氛圍下,你不能只是愛臺灣,還要恨中國。恨到不能跟對岸的人當朋友,不許說對岸的好話。以前總說競賽不妨礙交情,競爭只在場上,現在好像也不行喔。反共要反到跟十四億人為敵?私人不能交朋友?臺灣藍綠的政治人物,對黃郁婷講的話倒還都算合理。但她在網路霸凌的氣氛下,還是要道歉......所以她不能與大陸選手有私交,不能有友誼?中共專制政體不許人民有「不表意的自由」,臺灣卻居然不准人家交朋友,不准「不說恨中國」?這種寒蟬效應多可怕!

除了體育競賽外,其他領域也是如此。蕭敬騰這麼受歡迎的歌手,歌詞含著長江黃河也不行,上節目表現中華民族孺慕之情,一定是假的、被迫的,是中國大陸「沒有不表意之自由」的證據。就像黃郁婷換穿服裝是賣國一樣。為什麼?

因為你不夠「恨」!

兩岸對峙、對立的情況不是今日開始。但現在更糟,更奇怪的現象是:臺灣的綠營、名嘴、作家、幫閒網紅,自己天天罵中國也就罷了,而且還罵「不罵中國」的人。因為「不罵就是罪」。說來悲哀,這不也是另一種「沒有不表意的自由」嗎?

之前,許多人還在說他們其實是「反共不反中」,政治與私人交情、社會交流可以分開處理。然而現在卻很明顯地看出,這些號稱「只是反共反獨裁」的人,不只要反中,還不許運動國手「不反中國人」,不准臺灣歌手「不反中華民族情懷」。那對於幾十萬兩岸通婚的家庭,不就是要逼著他們全家裡外不是人難怪陸配、小明處境這麼苦

還記得不久之前,兩岸的學術交流相當頻繁,雙方都對彼此互訪的學者、學生極為友善,不僅建立了知識溝通橋樑,更建立了彼此深摯的交情。這其實是兩岸和平最重要的基礎:我們政治立場不相同,但卻有超越政治的愛。如今,不僅正式交流停滯,甚至在否定兩岸人民之間的友情、師生之情、親情、愛情?

這種「非恨不可」與「不罵會死」的狀態,當然不僅限於兩岸,而是國內藍綠對抗的延伸。臺灣的政治已經演變成藍要罵綠,綠要罵藍,雙方不是相互競爭批判,而是一副要消滅對方的仇恨。然而,從憲政民主的角度來看,在野批評執政黨、政府,天經地義。但批評政府不等於也不需要咒罵親綠的老百姓......親綠的人,當然也還是我們的親人朋友,只不過政治意見不同而已。

而臺灣更詭異的不是人民罵政府,而是政府罵人民,甚至是支持政府的人攻訐咒罵其他對政府不滿的人。政府執政黨居然可以直接大罵民眾與在野黨,甚至用網軍霸凌在野黨以及所有批評者,煽動仇恨。任何人批評政府,他們就唸經似的說「那中國呢」「怎麼不罵中共」?幫閒網紅從來不盡公民義務批判檢討監督政府,成天檢討人民與在野黨。而且檢討批判的內容就是:你不罵不恨中國!

一個充滿恨意的島/國家/群體,當然對彼此也用恨來對待。

要知道,批判、競爭,不等於罵,更不是恨。有人說,奧運是競技而不是格鬥,別弄得這樣難看。誠哉斯言。但其實「格鬥」也沒那麼難看。中國大陸的UFC格鬥選手張偉麗和美國號稱「暴徒玫瑰」的蘿絲(Rose Namajunas)激戰,在第一場也充滿了美國反中的民族氣氛。可在二番戰後,張偉麗雖然輸了,但兩人互擁,事後張偉麗表示讚賞蘿絲。這樣的風度,不是我們從小在書上鼓勵的運動家精神嗎?場上互相揮拳,打得鼻青臉腫的格鬥賽,輸了都不用恨,其他體育又怎樣?

鼓動仇恨的,也許沒有罵髒話,但是卻是最標準的「仇恨語言」(hate speech)

更低級的是:這種「罵」,甚至也不是為了傷害中共專制政權,而是為了鬥自己人。試想,專制政體怕你「罵」嗎?網軍鬥起臺灣人,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可是網軍能讓中共專制被撼動一絲一毫嗎?這恐怕比蘇院長的掃帚還無力呢。這些網路霸凌甚至也傷不了那些武統派小粉紅;真正受害的,被檢討的不都是臺灣人,以及那些樂意與臺灣人交流的友臺大陸人嗎?

兩岸可以競爭、對抗,但嘴砲無法改變對方,也不能保護臺灣。在兩岸情勢中,臺灣最好的「武器」不是槍砲戰機,更不是口水、仇恨與掃帚。真正能夠改善臺灣處境,保護臺灣安全的,是臺灣人民與大陸人民的友善情感。當我們可以放下政治歧異,彼此以「人」的身分交往,這種對「鄰舍」的愛就是臺灣最好的防衛。國際體育競賽,當然都有國族對抗的成分。但要把政治介入到這麼深,太可怕了。如果政治介入那麼天經地義,那「中共政治打壓臺灣」難道也是天經地義的嗎?

可以批判,可以競爭,但這種「非恨不可」的政治繼續下去,我們的心也會被毒化的。臺灣最美麗的風景,還是「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