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騰筆者 - 嚴震生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國立臺灣大學政治系兼任教授、國立清華大學通識中心兼任教授

奔騰筆者 - 嚴震生
嚴震生,政治學暨國際關係學者,美國與非洲政治專家,教育背景為美國德州大學歷史學及政治學碩士、普渡大學政治學博士。

時事

【嚴震生觀點】索馬利蘭出租港口,非洲之角風雲密佈

二○二四年元旦,非洲之角最大的新聞,就是衣索比亞與我國設有代表處的索馬利蘭簽署備忘錄,獲得後者十二公里海岸線與港口的租用權。這個看似兩國之間的協議,卻引起索馬利亞的嚴重抗議,畢竟它視分離出去長達三十多年的索馬利蘭為其領土的一部分,因此它沒有權利與衣索比亞簽署這項備忘錄⋯

時事

【嚴震生觀點】為何民主黨沒有人挑戰拜登?

根據九月初CNN所做的民調,美國總統拜登 (Joe Biden)的支持度,已從初上任時超過五成,降至不到四成;認為拜登政策的經濟表現造成負面影響的選民,也由前年底的四成五,來到目前的五成八。另外在民主黨黨員或是傾向民主黨支持者中,僅有三分之一支持拜登競選連任,三分之二希望看到另一位候選人代表民主黨。任何人看到這份民調,都會認為拜登連任無望,而民主黨的政治人物或許也希望他能選擇退休,或是希望有人挑戰他,讓明年有更濃的機會贏得選舉,但截至目前為止,這個情形尚未發生...

時事

【嚴震生觀點】多位總統候選人參選,還能有政黨輪替?

截至目前為止,明年的總統大選基本上有三位總統候選人,分別是民眾黨的柯文哲、民進黨的賴清德,及國民黨的侯友宜,形成了所謂的三腳督選舉。由於我國的選舉制度為相對多數制(simple majority),因此若三位候選人實力差距不大,也沒有明顯的棄保,一位候選人若能掌握到四成左右的選票,就很有可能當選。如果有四位候選人,甚至有可能三成五就有機會。根據民調,有六成臺灣民眾支持政黨輪替,但若在野勢力無法整合,民進黨有可能下台嗎...

時事

【嚴震生觀點】奈及利亞總統大選首次打破宗教平衡慣例

非洲第一大國奈及利亞在二月下旬舉行總統大選,該國過去曾發生多次軍事政變,也經歷過地域矛盾及內戰,更飽受族群衝突及激進伊斯蘭主義所擾,唯一不變的是世紀之交展開的四年一次民主選舉,不僅總統任期限制受到尊重,同時還經歷過政黨輪替。基於其為非洲第一大國,因此這次選舉備受重視...

時事

【嚴震生觀點】南非總統逃過彈劾,有機會做滿兩任

南非自脫離種族隔離政策、走向多黨民主政治後,沒有一位總統做滿兩任的憲法任期。曼德拉(Nelson Mandela)因為年事已高,許多政務早交給他在非洲民族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ANC)的戰友、副總統姆貝基(Thabo Mbeki)負責,因此五年一任總統任期(一九九四—一九九九)結束後,選擇退休,交棒給姆貝基。

時事

【嚴震生觀點】布吉納法索軍事政變:法國與俄羅斯非洲影響力的消長

我國前西非友邦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上月底發生今年的第二次軍事政變,陸軍上尉崔奧瑞(Ibrahim Traore)以現任領導人達米巴(Paul-Henri Sandaogo Damiba)無法消弭伊斯蘭極端分子在該國北方的動亂為由,將其推翻。令人感到諷刺的是,這是九個月前達米巴發動軍事政變、推翻卡波雷(Roch Marc Christian Kaboré)時,所採取的同樣理由。換句話說,達米巴未能實現承諾,讓布吉納法索動亂持續,因而才又被取代。除了執政者無力對抗伊斯蘭激進主義外,這兩次軍事政變的另一個共通處,就是在卡波雷及達米巴被推翻前,早已有傳聞軍方醞釀採取行動,缺乏軍事政變瞬間迅雷不及掩耳的出奇不意特性...

時事

【嚴震生觀點】陳時中兩項可疑的徇私行為

臺北市長候選人陳時中,因一個免治馬桶的競選影片,引發爭議,衝擊他的選情。先前他為了爭取年輕人選票,現身同志酒吧,想要打造「親民」形象,但舔耳照Po出後,反被批評作秀過頭,是對同志的不尊重。許多長年觀察選舉的專家認為,陳時中被設定的候選人形象(人設),非常混亂。

時事

【嚴震生觀點】民主式微的美國在G7峰會強調韌性民主

或許是受到俄烏戰爭的影響,或許是感受到中國綜合實力的威脅,以美國為首的G7在今年峰會結束後...

時事

【嚴震生觀點】烏克蘭戰爭讓我想起戈蘭高地

烏克蘭戰爭爆發至今,已超過兩個多月,莫斯科與基輔雖曾嘗試進行和平談判,但由於澤倫斯基對領土完整的堅持,讓雙方走向停火的可能極為渺小...

時事

【嚴震生觀點】烏克蘭戰火中的非洲留學生

烏克蘭在前蘇聯時代就對高等教育有相當大的投資,並在冷戰時期刻意招募剛獨立的非洲國家學生,和西方國家進行人才教育的競逐。或許是因為蘇聯時期留下的傳統,許多非洲學生仍然會選擇到烏克蘭留學,因為教育品質不錯、學費相對低廉,且學位普遍被接受,如今到這個前蘇聯共和國留學還多了一項誘因,即後者是進入歐洲就業市場的門戶。根據2020年的統計,在烏克蘭的七萬五千名留學生中,來自非洲的青年佔了四分之一,其中人數最多的是奈及利亞、埃及與摩洛哥,大部分攻讀醫學、工程及商管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