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登及觀點】白馬非馬,阿富汗當然不是臺灣

圖片來源:Twitter - The White House


阿富汗政府從8月初起,短短十幾天丟掉十餘省會,總統加尼(Mohammad A. Ghani )在813日親臨前線勉勵政府軍,14日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通話,15日夜即匆匆搭機出逃塔吉克並最終抵達阿聯酋。加尼政府如此戲劇性的崩塌,被許多人比擬為1940年代末國民政府在內戰中的潰敗。更多人把阿富汗親美政權的垮臺與美國支持的南越阮文紹政府在1976的滅亡相提並論,還有人想到也曾有條約與邦交保障的臺灣,在1971年與1979年兩度被美國「拋棄」,因而發出「今日阿富汗,明日臺灣」的哀嘆。

美國力圖抑制「今日阿富汗,明日○○○」論

但是這樣的哀嘆,很快就被另一種聲音「打臉」。反對者認為「今日阿富汗,明日臺灣」大錯特錯者在於阿富汗對美國早已不重要,這是歐巴馬執政時越來越明白的事。從歐巴馬到川普再到拜登,三屆政府雖然黨派與政見不同,但撤出中東「無限戰爭」(Eternal War),將戰略重點從「全球反恐」轉向「大國競爭」,具體對手從蓋達、伊斯蘭國重新轉向中國、俄國,則是共識。若然,針對中國的「印太戰略」與「自由民主陣營」怎麼會沒有臺灣?阿富汗哪裡能跟臺灣相提並論?

但美國似乎也很擔心臺灣,甚至像是立陶宛、南韓、東協各國與東歐中小國家。看著美國投資數百億美元、經營20年扶持的「現代化」新政府與新軍隊如此不堪一擊;而美國與北約卻不斷提前撤軍時程,美國民意對本國長期援助甚至損失巨大的盟友越來越不重視,不免寒心。為此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於17日出面強調,華府對盟國與「伙伴」有神聖的(sacrosanct)承諾。似乎這樣還不太夠,拜登總統18日媒體專訪再加碼,還搬出北大西洋公約第五條,聲稱北約條款對日本、韓國、臺灣都適用,全力為一切可能的「棄論」滅火。拜登此言又被擴大解釋,認為等於美國正式放棄「戰略模糊」,對臺灣改採「戰略清晰」,反倒呼應了早前立法院長游錫堃的「臺海有事、臺美建交」與「臺美必定建交論」。

阿富汗上演政權崩潰已非第一次,阿富汗被稱為「帝國墳場」也非浪得虛名。但2021815日阿富汗共和國的戲劇性潰敗,絕對是國際關係史重大的地標性事件,其意義不亞於韓戰爆發、南越淪亡、蘇聯敗出阿富汗,與俄國兼併克里米亞;而比兩次海灣戰爭、聯軍推翻利比亞、敘利亞戰爭更為重要。

也正是因為韓戰爆發,美國才放棄對華「靜待塵埃落定」政策,決心轉向支持臺北;因為南越淪亡,加強支持臺灣與韓國等親美東亞新興工業國,把自己在「東亞」的落魄,改造成在全「亞太」的一哥。阿、臺在地緣政治歷史上都具有重要價值與重大意義,否則不值得大國甘冒風險,軍資糜費,又屢頒檄書。硬要說「臺灣不是阿富汗」,形同說小布希是戰略文盲,出兵阿富汗、伊拉克是匹夫兒戲。這種形同白馬非馬的主張,等於以今日之美國反對昔日之美國,或可以壯輿論,但邏輯紊亂,不足為戰略指導。

國際政治有戰略支點,但沒有海誓山盟

主張臺灣當然不是阿富汗,就如同說橘子不是蘋果,大象不是髦牛;一個是陸鎖國,一個是海島國;一個人均產值兩千美元,一個人均產值突破三萬,要列舉差異,實在多不勝數,但未免太過廉價。認真論證「今日甲國,明日乙國」的是非,倒是應該效法拜登總統的方法,排比甲乙兩地在不同時空條件下,對不同行為者的戰略價值。只是拜登在訪問中的論點勢必出於宣傳,只能涉及對美國有利的部分,但不便啟齒、意猶未盡者還非常多。如果不是,拜登與美方高官何必急於爭辯,不惜暴露了華府的戰略焦慮?

我們已經明白,美國在蘇聯垮臺、伊朗實力增強之際,因紐約恐襲而進取阿富汗,進而進軍巴格達,絕非僅是布希家族的榮譽問題,也不僅是為雙子星大樓而復仇。從鴉片戰爭前一年(1839)英國為與俄國競逐中亞而侵入阿富汗開始,阿富汗就是西方列強插旗東亞與中東的重要支點。阿富汗地處現代國際體系強權「爭極」的路口,正是伊斯蘭、斯拉夫、南亞與東亞四大區的交會處(參閱下圖)。四大區的區域強權如能主導此一支點,即有可能成為具有顯著優勢的跨區域超強,問鼎全歐亞大陸。英國當年殖民南亞而亟欲北進,俄國囊括中亞與西伯利亞而盼南下,甚至納粹德國也曾要插旗此處。美國組訓聖戰士,拖垮蘇聯後直接前來建立親美「現代化政權」,西扼伊朗、北阻俄國、東制「帶路」、南控油區,也符合事理。臺灣地處東亞、北美與南太三大區,並連動斯拉夫與南亞,顯然也是戰略支點。

歷史上同是戰略支點的地方還很多,但不僅戰略區域會隨大國實力升降與科技發展而變化,大國利益也會因實力與其民眾興趣的流動而變化。在這裡,戰略支點可能受寵若驚,也可能懷璧其罪,被海誓山盟所欺騙。支點要勇敢,更要發揮戰略審慎,以避免經常像塔利班,要接受「置之死地」的考驗,道理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