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新觀點】習近平提共富,宜以人為本

圖片來源:編輯部資料庫


8月17日,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在他親自主持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中,將「共同富裕」拉高到「夯實(紮實)黨長期執政基礎」的高度。

事實上,中國大陸討論與推動「共富」或「共同富裕」已有好一陣子。「共富」理論已接近成形,也有實際案例幫助中國共產黨和政府詳加說明,讓廣大社會與人民討論、瞭解、支持、配合與推動,將中國大陸推向到一個「共同富裕」的社會。

在理論上,「共富說」首先指出中國共產黨和其政府已愈來愈不願容忍大陸貧富差距日益嚴重的事實。的確,1978年三中全會以來,共產黨和大陸政府一向支持「讓一部分人與地區先富起來」的政策,但「先富」並未帶動其他人民與地區也富起來,著實有違當年黨與政府的「初心」。

其次,「先富」不僅未帶動「後富」,更造成貧富差距日益擴大,演變成社會矛盾加劇,為新的階級鬥爭提供溫床,影響社會安定。

第三,習近平指出,大陸將透過三次分配來達成「共富」的目標。「初次分配」指的是勞動與投資的市場回報,「再分配」是指政府透過稅收、轉移支付的財富再平衡等方式達成,「三次分配」則是透過中共中央「清理規範不合理收入、取締非法收入、合理調節過高收入、整頓收入分配秩序」的法令與政策,鼓勵大型民企對國家進行公益慈善捐助,以防止「貧者愈貧」與「富者愈富」。

雖然「共富」在理論層次上的建構已初具規模,但未來仍可在「以人為本」或「以廣大人民利益為依歸」的方向上多加琢磨,以進一步完善「共富」的理論。

不過,在實際上或執行層面上卻仍有一些疑點,值得推敲。第一,馬化騰的騰訊顯然是中國大陸推出的「典型模藍公司」。騰訊2021年推出參加「共富」與「共創」以來,已向黨與政府捐輸兩次鉅款,每次500億人民幣,總共1000億人民幣。

對於騰訊的慷慨捐輸,陸媒都已大幅報導並表示未來大型民企不只要比實力與創新能力,更要比慷慨,有意鼓勵大型民企在比「慷慨」方面進行競爭。

第二,大型民企在「慷慨捐輸」進行激烈競爭之後,勢必將在財政收入嚴重失血,影響公司研發、營運與對外競爭能力,恐怕會對國家長期發展不利。

以騰訊為例,2021年捐給國家的1000億人民幣相當於2020年該公司淨利潤的80%。在過度「樂捐」的情形下,騰訊的研發、營運與對外競爭能力恐怕不免打折。

第三,騰訊所謂的「共富」與「共創」,不過是讓公司利潤與員工分享,或最多與「共同創新」的其他工作夥伴的員工一同分享,卻不太可能澤及廣大社會與人民。

最後,當騰訊等大型民企將大量金錢捐給黨國,若是沒有妥適的監管與審批機制,則最多只有少數人能分沾雨露,不太可能澤及廣大社會與人民。因此,「共富」理論在未來總結經驗與教訓後進一步付諸實行時,仍宜將「以人為本」或「以廣大人民利益為依歸」列入重要考量。